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3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章 我是在禁赌!
    二十分钟后,张枫逸数着面前的一叠票子:“嘿,给力!”

    对面的钟海青筋暴胀地瞪着他。

    十五局下来,张枫逸连着甩了四十五个六点,没一回出错。再怎么蠢的人,也该明白这绝对不是手气的问题了。

    “科长原来深藏不露。”

    张枫逸看看说话的王震,哑然一笑:“哪有的事,运气,哈哈,运气!还来吗?”

    周围的人哪还敢和他来?事实上前几局之后,就只有钟海一个人和他拼了,张枫逸手上三百多,一半都是钟海贡献的。

    “不来了?”张枫逸露出失望神色。

    “咳咳,休息差不多,该轮班了。”旁边一人起身朝外走去。

    张枫逸笑笑,把钱收了起来:“再来别忘叫我,离办公室也不远吧,可别把我当外人。这玩意儿有意思,嘿嘿……”

    出了休息室,王震佩服地道:“科长,你这手骰子太厉害了!”

    张枫逸但笑不语。

    走到办公室,还没进门,里面有人冷冷道:“张科长,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是新官上任先一赌。”

    张枫逸见是秦绯月的助理苏颜,微微一笑,走到了自己座位上,悠然自得地坐下:“苏助理有事?”

    王震识相地离开,顺手关上了门。

    论长相,苏颜比秦绯月也不过差半档,绝对是美女中的美女。但论风情,她几乎是和秦绯月走了两个极端,神情冰冷。听到张枫逸的话,她蹙眉道:“公司中层调动,惯例我都要检查一下工作情况,没想到你竟然在公司里聚众赌博!”

    “赌博?”张枫逸把脚放到了办公桌上,“我是在禁赌。”

    “禁?”苏颜冷笑道,“你管参与叫‘禁’?”

    “打个赌,”张枫逸似笑非笑地看她,“三天之后,保安科再没赌博情况,。我要输了,立马辞职。你要输了,你走人。”

    “行!”苏颜不由笑了起来,“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赢法!”

    转眼一下午过去,张枫逸除了呆办公室就是在楼里闲逛,到了六点,准时下班。

    回医院陪爸妈吃了晚饭,闲聊半晌,挨到快九点他才出去坐了个车,直奔雅轩阁。刚下车,不远处一声娇唤传来:“张枫逸!”

    张枫逸一眼看过去,登时眼前一亮。

    苏玉瑶穿了件紧身t恤,下身配着热裤,修长美腿和丰胸隆臀合力,带来火辣辣的视觉冲击。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都等半天了。”苏玉瑶迎向他,忽然发现他的目光不老实,颊上不由一红,嗔道,“你看什么呢!”

    张枫逸从她高耸的胸上把肆无忌惮的目光移上去,若无其事地道:“看胸,怎么了?”

    “你!”苏玉瑶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有点接不下去。

    一般男人遇到这种问题都至少会绕个圈,这家伙也太直了!

    “行了,进去吧。”张枫逸耸耸肩,“吃完饭还得回医院。”

    在雅轩阁的大厅一角选了个位置,两人坐了下来,点好东西后,张枫逸若有所思地道:“你倒是挺节约的。”跟韩雪那种讲高雅的点法不同,苏玉瑶这点的几乎都是实在货,全算下来连三百都超不过。

    “当然,我请你吃饭花的是我自己挣的钱。”苏玉瑶理所当然地道,“怎么样?那篇报道。”

    张枫逸点头道:“写得不错,基本属实,评得一般。”

    苏玉瑶一呆:“我以为你会感激我。”

    “感激?为什么?为了你让我整天忙个不停?”张枫逸反问,“为了我爸连个休息都快没时间?”

    “这……”苏玉瑶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不过还是谢谢你。”张枫逸忽然笑了起来,“没你这报道,陈青云今天不会来道歉。”

    “没……没事,这我该做的。”苏玉瑶没想到他会突然道谢,有点没准备好。

    说话间服务员开始上菜,两人边聊边用餐,苏玉瑶今天是有为而来,故意把话题往目标上牵引。饭至一半时,她终于问出了今天最想问的问题:“对了,说到伯父伯母,你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应该很想念他们吧?”

    张枫逸停筷抬眼,不由一笑:“下一个问题是不是‘你这么多年在外面干什么’?”

    苏玉瑶登时被刚进口的菜给呛住,连着咳了好几下,差点没咽死。

    这家伙!

    原来早看出自己的目的了!

    “审问是门艺术,但你还不到家。”张枫逸好笑地看着她,“不过你也甭费心,想知道自个儿查去。”

    苏玉瑶缓过一口气,喝了口水,强撑道:“谁要问那个了?不就闲聊两句,说得像谁有心机似的……”

    张枫逸耸耸肩:“不是最好,吃饭!”

    这么一闹,苏玉瑶没好意思把早准备好的问题问下去,只好乖乖吃饭,好看的小说:。

    饭后,张枫逸正想掏腰包结帐,苏玉瑶一把拦着他:“说过我请客!”

    张枫逸仔细看了她两眼,收起了钱夹:“行!”

    苏玉瑶讶道:“一般男人遇这种情况都是抢着给吧?”

    “抢着给?”张枫逸耸耸肩,“抱歉,没那个毛病。”

    苏玉瑶再一次对这家伙刮目相看。

    直率,不虚伪,难怪韩雪会看上他。

    离开雅轩阁,苏玉瑶道:“我有车,送送你?”心里想的却是如何在车上把剩下的问题问出来,不然今天这顿不白请了?

    张枫逸正要回答,目光忽然看到斜对街一幕。

    这时已是夜深,行人渐少。在对面街旁,一个年轻男人正把一个年轻女孩又拉又扯地弄进了一辆白色逍客里。

    苏玉瑶察觉他的不对,顺着方向看去,愕然道:“怎么回事?”

    张枫逸眉头一皱,见那车快速驶离,断然道:“车借我用用!”

    苏玉瑶比他还快一步,朝着自己车子跑去:“上车!我载你!”

    张枫逸愣了一下。

    这美女倒是挺积极的。

    苏玉瑶的车是辆白色宝马mini,上路后,调头转到对街。幸好对面十字路口红灯,逍客堵了一下,否则要跟上还真难。

    灯转色后,逍客一个右转,驶上的一条大道。

    “看样子是要出城。”苏玉瑶是老江安,一眼看出了端倪,开车跟了上去。

    张枫逸目光紧盯着十来个车位前的逍客。

    开车的是另一个男子,那女孩上车后也没再挣扎,跟那个推她上车的年轻人并排坐。看她坐姿和反应,应该是被人用武器挟制了。

    两辆车一路东行,半个多小时后,驶出了江安城区,逍客转上一条碎石小道,继续前行。

    “我记得前面是个废了的工地,他们来这干嘛?”苏玉瑶奇怪地道,机警地关上了车灯,隔着百多米跟着。

    张枫逸一声冷哼,没说话。

    果然,几分钟后到了一个废话的工地旁,逍客停了下来。车上两个男的把那女孩拉下车,朝着工地里面走去。

    苏玉瑶把车停在了远处,还没停稳,张枫逸开门扑了下去,抛下一句:“在这等着!”

    苏玉瑶哪会在车上等?熄火拔钥匙开车门下车一气呵成,哪知道一看前面,张枫逸竟然已经扑到了几十米外的工地大门处,一个闪身,没到了门后。

    她不由一呆。

    这家伙是人是鬼?怎么这么快!

    进了工地,张枫逸放轻脚步,迅快地顺着前面挣扎的声音追去。

    刚才他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女孩正是那天他从徐军魔爪下救出、后来被公司解了职的温蕊,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光天化夜下公然劫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