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37.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章 治治老板的脾气

第21章 治治老板的脾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枫逸眉一挑:“呵,单挑?”

    “敢不敢就一句话!”钟海豁出去了。昨天被赢得太狠,这“仇”他可不会忘。

    “既然这样……”张枫逸看了看他面前的钞票,“那就再大点,一起咋样?”

    钟海心中冷笑,把面前的一百多块都推了出去:“行!”

    真要和这新科长比长线,他心里还有点犯难。毕竟长线靠的是稳定性,而张枫逸的稳定性显然很好。可是比梭哈式的一铺决胜负,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运气至少占半,他赢的机率更大!

    两分钟后,看着桌上的骰子,钟海差点没哭出来。

    算上这一把,又是三个六!

    张枫逸看看左右:“谁还来?”

    “科长你太厉害了,”旁边一瘦保安无奈道,“跟你来太没意思。”

    “呵呵,”张枫逸把桌上的钱给收了起来,“时来运转,谁都有旺的时候。要来可别忘了叫我,不然我可翻脸。”

    半玩笑半认真的话让几个人面面相觑。

    要是每次玩都叫上这科长大人,那还有什么玩头?

    “咳咳,差不多该上班了。”瘦子使个眼色,旁边几人慌忙附和,跟张枫逸打了个招呼,出去了。

    张枫逸看看对面的钟海:“还来?”

    钟海霍然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张枫逸面前,猛地跪了下来:“逸哥,我服了!我愿意拜你为师,求你把这手教我!”

    张枫逸微感意外,似笑非笑地看他:“真想学?”

    “想!”钟海大声道。

    “行!我教你!”张枫逸一口答应,“但你得认真学,错了半点,我这做师父的可不会留情。”

    “都听师父的!”钟海大喜。谁都怕会了徒弟饿着师父,没想到这“师父”答应这么爽快。

    “先来个测试。伸右手,握拳,留食指伸直。”张枫逸一本正经地道。

    钟头乖乖照做。

    张枫逸喝道:“别颤,稳住!”

    钟海努力照做,但怎么也没法稳定下来,食指一直在小幅抖动。

    “这……这也太难了,。”

    “难?”张枫逸一笑,伸手摆出同样的动静,食指稳如泰山。

    钟海呆了。

    “知道你为什么不稳?”

    钟海茫然摇头。

    “因为你心不稳。”张枫逸一脸认真,“手要稳,心更要稳。心不稳,手就没法稳。”

    钟海听得直点头。

    “所以入门第一课,就是练心。”张枫逸神色严肃,“比方说,你最受不了什么的诱惑?”

    钟海挠挠头:“‘最’啊,我看就只有赌了……”

    他自己知道自己,没赌都忍不住要拉人赌,要有人赌,他几乎逢赌必入。

    “明白了,那咱们就从这入手。”张枫逸认真道,“从今天起,你给我戒赌!”

    钟海大嘴一张,合不上了。

    “怎么?不能?”张枫逸站了起来,“那算了,你没这资质,教不会。”

    “不不!行!”钟海一咬牙,“我戒!不过这总得有个期限吧?”

    “期限?有期限叫什么‘练心’?”张枫逸哂道,“真要说期限,那就是当你能做到有人拉你你也不赌,这第一步就成了。那之后,你就能学习手法。”

    钟海一想也对,毅然道:“行!我听师父的!”

    张枫逸哈哈一笑,拍拍他肩膀:“有决心先成一半,我看好你!”

    离开了休息室,张枫逸不禁莞尔。

    人都这样,关心的事上总会笨点儿。真要能把这“心稳”练成,哪还会去赌?

    刚进办公室,身后一声“逸哥”响起。

    张枫逸一回头,只见身穿保安服的猛子朝气蓬勃地走了进来。

    “行!这就精神多了。”张枫逸点头道。

    剪了寸头的猛子一洗初见时的渣态,五官端正,还有点俊气。

    “哥,今天我第一天上班。”猛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笑,“有事你安排!”

    “新人进来有两天学习期,呆会儿王震会给你排个前辈带着。”张枫逸昨天已经听过了过程,“对了,跟人有点礼貌,别把老一套带公司里来。”

    “明白!”猛子一并脚,向他敬了个军礼。

    张枫逸还没说话,门口有人奇道:“军礼?你军队的?”

    两人看去,猛子大嘴一张,口水差点淌一地。

    我草!居然还有这么骚媚入骨的女人!

    进来的秦绯月咯咯一笑:“谁能回答我的问题?”

    张枫逸耸耸肩:“这你得问他。”

    猛子回过神来,嘻嘻一笑:“妹子你好眼力,我一标准的退伍军人。”

    “妹你个头!”张枫逸好笑地敲了他脑袋一记,“这是老板,其他书友正在看:!”

    猛子一愣,没反应过来:“哪个老板?”

    “给你工资的那个。”张枫逸不由一笑。这小子太丢脸了,看到秦绯月就忘了魂儿在哪。

    猛子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张枫逸不再理他,看着秦绯月:“有事?”

    “刚才忘了说,”秦绯月含笑道,“明晚我有个宴会要参加,你得跟着。”

    “不去。”张枫逸答得干脆。

    “为什么?”秦绯月微讶,“协议上可是说过……”

    “宴会很危险?”张枫逸反问。

    “那倒不……”

    “那就行了。”张枫逸正色道,“‘随叫随到’,得你有危险才行。不然你要是没事就叫,我这不亏大了?”

    “你……”

    “行了!”张枫逸打断她,“这样吧,我退一步,明晚让猛子跟着你,当保镖保护人,他在行。”

    秦绯月哭笑不得地道:“我可没请他!”

    “那就不用退步了,明晚你自个儿去。”张枫逸转身朝办公桌走去,“等宴会上有人枪杀你时,再给我打电话。”

    他这么说,秦绯月也没辙,只好转身离开。

    旁边的猛子愣愣地道:“哥,这是咋回事?”

    “没事。”张枫逸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治治老板的脾气。”

    猛子接不下去了。

    尼玛这得多大的胆子,才敢去治老板的脾气?

    在公司晃悠了整天,张枫逸做得最多的就是给报到的新人办手续。幸好招聘已经结束,新人基本到齐,明天再不用为这操心。

    在位谋职,空隙时他翻阅了手上的保安名单,大感奇怪。

    保安科管辖的除了秦氏大厦的保安外,还有大厦后面的仓库区的保安,前后加起来超过五十人。但是在他来前,保安名单上没被标注“离职”的人只剩下十来个,整个仓库区的保安几乎全都被撤了。

    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撤职,难道出过什么事?

    回忆起老妈之前说过秦氏前段时间出过事,张枫逸想了想,趁着下班时间还早,干脆让王震带着出了大夏,朝楼后的仓库区而去。

    “公司的仓库区是多层式的,货车可以自由上下。”一边走,王震一边给科长大人解释,“一共六层,中转的货物都在这,每天早晚配送到市区甚至郊悬的门店和代理商那儿。”

    “现在有多少保安守那儿?”张枫逸边走边问。

    “保安?没了。现在是警察在守。”王震回答。

    “什么?”张枫逸愕然看他。

    “是这样的,十多天前,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仓库被人砸了,还差点被对方一把火烧掉。”王震想起那天的事,仍然心有余悸,“还好警察来得快,不然就糟了。”

    “有人捣乱?”张枫逸一听即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