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39.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章 另类禁赌法
    张枫逸皱眉道:“那为什么要开除所有人?”

    “不是我们要开除所有人。”苏颜无奈道,“而是他们全体请辞。”

    “原因?”张枫逸真有点意外。

    “仓库区的保安几乎全是雷厉找来的,他一出事,其它人都不肯留下。”苏颜惋惜地道,“本来那批保安的水准相当不错,不是他们和闹事的殊死博斗,仓库那晚就完了。”

    张枫逸开始有了兴趣。

    看这意思,这些家伙挺义气的。

    “老板念在雷厉这两年为公司付出不少,最终决定就以‘保卫不力’开除了他们,算是给雷厉留点余地。”苏颜最后道。

    张枫逸明白过来。秦绯月这手确实留了情,否则雷厉以后休想再在这一行找到工作。

    “闹事的人查出来没有?”他问道。

    “没有,对方在警察来时全部撤走,动作干净利落。”苏颜摇头,“警方说训练有素,不像是一般混混。”

    张枫逸心中一动。

    “训练有素”四字看似简单,其实已经大幅限定了对方的范围。别说混混,就算是一般黑道上的帮派、组织,也难以符合这条件。

    但他对江安道上的情况并不清楚,这时只好在心里存疑。

    “本想等你熟悉了岗位再讨论,不过既然说到这个问题,我问一下,”苏颜神色严肃起来,“警方对公司的协助不可能永远,你对以后仓库区的保安工作有什么计划?”

    “来一个揍一个。”张枫逸淡淡道。

    苏颜秀眉微蹙。

    这算什么计划?

    “我要雷厉的联系方式,”张枫逸不打算再多说下去,“我会先设法调查清楚情况。”

    ***

    回到三楼,张枫逸没先去办公室,直接到休息室去看了一圈。昨天这个时候休息室赌得不可开交,今天竟然一个人都没看到,。

    难道转移“战斗”地点了?

    他微一皱眉,转身正要离开,正好和刚要进来的王震遇上,后者憨厚一笑,道:“科长你在这哪,我到处找你。”

    “他们人呢?”张枫逸打断他的话。

    “各就各位,轮班的轮班,巡逻的巡逻。”王震咧嘴一笑,“我进公司以来,几乎没见过兄弟们这么积极。”

    张枫逸讶道:“这还没到换班的时间吧?”保安工作是早、中、晚三班轮换,早班和头天晚班的换岗时间在九点半左右,这都还差着半个小时。

    “平时大家这个点都爱玩点儿东西,现在没玩儿的了,又没事做,大家干脆早点换岗。”王震解释道。

    “嗯?怎么说?”张枫逸不动声色。

    “科长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王震嘿嘿笑着,“还不都是因为你?听钟海那小子说,以后要戒赌,跟你学甩骰子的高明手法,这事儿是真的吧?”

    张枫逸笑笑:“有这事。不过他不来,大伙儿自个儿也行啊。”

    “海子是咱们兄弟里最爱玩儿的,他不来,大家兴致都没了。不过最主要的是,”王震压低了声音,“有科长你这种高手参与,大伙儿哪还有赢的希望?光输不赢,还有个蛋的玩头?”

    张枫逸心里暗笑,表面上却露出可惜神色:“是这样?可惜,我还以为终于找到臭味相投的兄弟了……算了,工作要紧。对了,你找我啥事?”

    “有人找你。”王震脸色奇怪起来。

    “谁?”张枫逸奇道。

    “就在办公室,科长你去了就知道了。”

    一分钟后,回到保安科办公室,张枫逸刚一踏进房间,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健壮男了。

    那人大约三十来,面色微黑,五官线条分明,尤其是两道浓眉向上倒钩,配着像岩石雕出来的嘴唇,予人不怒自威的观感。

    见到张枫逸进来,他站了起来,前者才发现他身高居然和自己差不多,而且身材比自己还要壮上一圈。

    “眼神、体形、动作,三个最能透露人特点的表现你都非常上乘。”张枫逸缓步走到他面前,锐利目光紧攫对方眼睛,“你挺厉害。”

    对方一愣,怎么也没想到他一来就是这么一句。

    “我就是张枫逸,”张枫逸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你是谁?”

    那人沉声道:“我叫雷厉!”

    张枫逸一呆。

    他正想去找这人,没想到对方居然先找上门来了。

    “看样子你已经清楚之前发生的事了,”雷厉点头道,“这就更简单了,我就一句话,信或者不信都由你。”

    “说。”张枫逸不动声色地道。

    他直觉感到这个“内应”是个相当有原则的汉子,说话时有种令人难以怀疑的魅力。

    “上次引发安全事故的人并没有得逞,他们一定会再有动作。”雷厉双眼眨都不眨,紧紧盯着张枫逸的眼睛,“而且,就在这几天。”

    张枫逸微微一笑,好看的小说:。

    雷厉微露诧异神色:“你好像并不意外。”

    “一般人都会认为,对方如果还要闹事,会等警察走之后,寻新的保安还没建立起足够牢固的防御系统时,发动袭击。但那错了。”张枫逸在沙发上惬意地坐了下来,“正因为谁都认为他们怕警察,所以在警察还没离开时发动袭击,成功的机率更大。”

    雷厉再一次上下打量他:“看来我多操了心,换了是徐军那货,会是截然不同的观点。”

    “把我和人渣相提并论,我能骂你侮辱了我吗?”张枫逸好笑地道,“来,坐下,让我们来个促膝长谈。”

    雷厉感到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对方手上,愕然道:“谈什么?”

    “谈谈你‘内应’是怎么回事,以及你为什么要来提醒我,还有最重要的,”张枫逸缓缓道,“你愿不愿意重回公司。”

    ***

    下午两点,午休时间结束后,苏颜走进了保安科办公室,蹙眉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枫逸把目光从手里的仓库环境图上抬了起来:“什么?”

    “昨天早上开始,保安科的赌博现象就消失了。”苏颜看着他。

    张枫逸明白过来,哑然一笑:“说过我在禁赌。”

    苏颜不悦道:“我有权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

    “ceo助理是有权,可是你没有。”张枫逸戏谑地看着她,“忘了我们打的赌了?”

    “没忘。”苏颜若无其事地道,“刚才我已经把辞呈交给秦小姐了。”

    张枫逸微微一愣。

    这赌在他只是个玩笑,没想到这美女这么认真,居然真的辞职。

    “你不用内疚,我愿赌服输。”苏颜严肃地道。

    张枫逸凝神看她片刻,点头道:“够豁达。”

    苏颜一怔:“你真的不内疚?”

    张枫逸目光又落到环境图上去了:“慢走不送。”

    苏颜秀眉微蹙:“正常男人这个时候该主动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办法才对。”

    “觉着我不正常的人多了。”张枫逸头都不抬。

    苏颜站了几秒,突然一转身,朝门外走去。

    “帮我跟秦绯月说一声,别到处跑,十分钟后我有事去找她。”张枫逸迸出一句。

    苏颜停了下来,在头看他一眼:“我不是助理了,要说自己说去。”

    张枫逸指指自己脑袋。

    “什么意思?”苏颜莫名其妙。

    “我有智商。”张枫逸的眼睛仍然看着环境图,“你肯走,她肯放?”

    假如秦绯月真为这种莫名其妙的赌约,就肯把自己的得力助手放了,这公司离完蛋也没几步了。

    苏颜登时一呆,半晌才转身离开。

    这家伙原来比看起来聪明多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