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40.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章 他不是内应
    二十分钟后,张枫逸推开ceo办公室的门,正坐旁边大沙发上翻阅杂志的秦绯月眼波一抬:“架子挺大,居然让你老板在这等你来见。”

    “等有等的价值。”张枫逸走了过去,在她斜对面坐了下来。

    “有意思。”秦绯月笑容绽放开来,妩媚无限,“我等着你的价值。”

    “雷厉这个人,你了解多少。”张枫逸看着她。

    “嗯?他?”秦绯月有点惊讶,“问这个干嘛?”

    “如果我说,他不是内应,”张枫逸悠然道,“你信吗?”

    秦绯月时刻都像充满电力的眸子一转:“你知道有监控录像吧?”

    张枫逸想想,忽然伸手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手腕一抖,烟灰缸直奔秦绯月脑门。

    秦绯月瞬间一僵。

    烟灰缸探着她耳边呼地飞了过去,摔在地板上转了几圈,居然没碎。

    “只看到我‘扔’,你知道我要砸你还是不砸?”张枫逸淡淡道,“监控录像只是一个‘扔’,落点在哪,你根本不知道。他开门是要干嘛,监控录像没法告诉你。”

    秦绯月回过神来,笑容再起:“奇怪,假如他有苦衷,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尊严。”张枫逸说道,“在某些人眼中渎职就是渎职,没有任何藉口,。”

    秦绯月奇道:“你包青天哪?找我就为给他洗冤屈?”

    “不,我是来告诉你,”张枫逸认直地道,“我要招他回来!”

    半个小时后,刚回保安科科长办公室,张枫逸就是一愣。

    “张……张科长……”办公室里有个小妞腼腆地站着。

    “你回来了?”张枫逸走到她面前。

    “嗯。”那小妞正是被他救过两次的温蕊,“今早接到电话,我刚刚去人事部复了职。”

    “那就好。”张枫逸上下打量她,“以后再有那种事,别退缩,找我。”

    “嗯!”温蕊用力地答了一声,迟疑片刻,忽然颊上一红,向他深深一躬,“谢谢!”

    张枫逸笑笑:“这谢我收了。”对于付出后的收获,他从来不会不好意思。

    门口传来敲门声。

    两人转头看时,温蕊慌忙道:“你有事我先走了,再见。”离开了。

    门口,雷厉一脸严肃地侧身,让她出去。

    “她是谁?”

    “你在公司呆了这么长时间,不认识?”张枫逸走到办公桌后坐下。

    雷厉走了进去,顺手关上门:“我只关心自己的职责。不过这女孩我好像见过。”

    “美女人人喜欢。”张枫逸随口应声,从抽屉里把仓库区的环境图拿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雷厉忽然露出恍然神情,“她是我妹妹的大学同学!”

    “你妹妹雷颐?”张枫逸抬眼看他。

    “你记得很清楚。”雷厉拉过一把椅子,在办公桌旁边坐下。

    张枫逸笑笑,没说话。

    雷厉这个妹妹是早上说起当时的事故时,他才第一次听说的。也正因为这个妹妹,当天事故时雷厉和成了“内应”。

    当天,雷厉确实跑去监控室开了仓库区的大门——因为对方把他妹妹雷颐给抓来威胁他!

    雷厉和妹子的父母早亡,相依为命,他哪能眼看着自己妹妹遇害?但在决定开门的刹那,他也已下定决心,绝对不让对方得逞。所以开门前,他不但把兄弟们全叫了起来,而且还报了警。最终,如果不是他豁命相拼,对方早准备好的汽油桶已经让仓库区变成了火海。

    事后,事故排查,他就成了不二的责任负担人选。雷厉自认为确实渎职,也不辩驳,但他一手拉进公司的那些保安手下,几乎都是他过去的战友,个个重情重义,直接向公司辞职,跟着他离开。

    “开始说正事前,我先说两件事。”张枫逸说道,“第一,最晚明天早上,你带你那些兄弟全部回公司复职,以后归我统管。第二,从你复职开始,你升任保安科副科长,只要我不在,一切保安事务都由你决定!”

    雷厉一愣:“副科长?”以前可没这职务。

    “我刚跟秦绯月申请的,待遇照科长级别。”张枫逸笑笑,“行了,现在咱们来说正事。早上你还没跟我说完,对方到底什么来历?”

    雷厉没回答,凝神看他好几秒,才缓缓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帮我,好看的小说:。”

    “帮你?呵呵,搞错了。我是在帮我自己。”张枫逸轻松地道,“新来乍到,这事凭我现在很难顾及周全,只有靠你这样的老人,才能助我度过难关。”

    雷厉没再多说,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江安地下黑道上,有几个人名气很大。远的不说,在咱们秦氏这一片,大哥叫龙王,是个三十多岁的亡命徒,这次的事,应该是他找人做的。”

    张枫逸眉毛微扬:“找人?”

    “因为我和他算有点认识,他手下比这亡命的有,但比这训练有素的绝对没有。”雷厉解释道,“这几天我尝试通过关系查了一下,唯一确定的是那批人不是来自江安本地。”

    “呵,找外地人?”张枫逸好奇了,“那家伙跟秦氏有什么样的仇恨?”

    雷厉给了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没有。”

    张枫逸微讶道:“没有?”

    “这是让我疑惑的主因,以前我和龙王的关系处得还行,按说他不该来这手。”雷厉沉声道,“但我已经确认,事后包庇来闹事者的人确实是他。”

    “找过他了?”张枫逸问。

    “他不见。”雷厉干脆地道。

    张枫逸若有所思:“有没想过那批人不是他找的?”

    “嗯?”雷厉有点不明白。

    “我是指,是那批人找他帮忙,又或者另外有人同时找了那批人和龙王,要他们合作,一个闹事,一个掩护。”张枫逸淡淡道。团队配合是完成任务的最佳途径,假如真如他所猜,那对方不简单。

    雷厉浓眉深锁,道:“这……也有可能。”

    张枫逸把环境图放在彼此之间的桌面上,说道:“不管到底怎样,现在我们先设计一套调度方案。警方五天后撤走,对方动手肯定在那之前,眼下是争分夺秒。”

    雷厉肃容道:“你有什么方案?”

    “我看过你以前的调配方案。”张枫逸说道,“凭不到二十人能兼顾这么大个仓库区,你的人员安排非常到位。我只有一个需要修整的地方,那就是把你所有的哨点和巡逻都换用这次招来的新人。”

    雷厉愕然道:“理由呢?”

    张枫逸神秘一笑:“你猜,这次招聘的新人中,有多少是真的来做保安的?”

    雷厉会意过来:“你认为对方派人来做内应?可是这样不是让对方能随意行动了吗?”

    张枫逸轻描淡写地道:“要的就是让他可以随便行动,不然谁给他们开门,让他们闯进我的陷阱呢?”

    雷大愕然。

    这位新科长的手段开始让他捉摸不透了。

    下班回到医院,张枫逸待到八点半,苏玉瑶果然开车来接。她进病房时,不只是张枫逸,连周倩倩都看呆了。

    为了宴会,苏玉瑶今天换了一身淡紫色的曳地晚礼服,还搭上了耳环和项链,一双高跟鞋把她衬得差点能和一米八的张枫逸比身高,高雅气息瞬间掩盖了她平时的跳脱活泼。

    最要命的是,半透的礼服在前胸开了个深深的v领,她火辣的蜂峦景致立时毕现无遗,深邃的乳沟几乎要把所有男人的魂魄都给吸进去,诱人之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