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46.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章 以人赔车
    “修好还不一样新?”张枫逸觉得这美女有点小题大作了。

    “我给你一刀,然后再把你医好,这一样吗?”苏玉瑶越说越火,跟她平时对张枫逸的好态度大不相同。

    张枫逸皱眉道:“车跟人不能比。”

    苏玉瑶在电话里大叫:“谁说不能比!我对我的车是有感情的!”

    张枫逸无语了。

    为个车至于吗?

    嘟……嘟……嘟……

    电话断了。

    张枫逸诧异地看着手机屏幕,确实断了。

    不会吧?苏玉瑶这是得多气?

    想了想,他重新拨了个号码。

    任何事都有其缘由,这事他得问个明白。

    “喂?”电话通了,那头韩雪的声音传来。

    “是我张枫逸。韩医生,问你个事,”张枫逸开门见山,“苏玉瑶那车有什么特别的吗?”

    “没有。”韩雪答得干脆。

    “嗯?谢谢。”张枫逸暗忖难道得亲问苏玉瑶才行?

    “等等,我想起来了。”韩雪忽然道,“这个可能算是——她那辆mini是她用自己的积蓄,不依靠家里,独力买下的。当时,我记得她说过那是她向苏书记证明自己能力的重要大事。”

    张枫逸一时愕然。

    还有这层渊源?

    要是这样,她还真有生气的理由。毕竟是有意义的东西,谁都会有那么几件。

    道谢后,他挂了电话,想了想,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午休了,大步离开了房间。

    半个小时后,他在江安市报的大楼外下了出租车。

    市报大厦是一栋约十五层的大楼,看样子建成年头不短,外墙都有点发黄。正门外,市长亲笔题下的“江安市报”四个大字在一块横条花岗石上龙飞凤舞,石旁一个真马大小的扬蹄奔马铜雕。

    大门锁着,只有人行的小门虚掩着,旁边挂着牌子:“来访者请登记。”

    张枫逸直接走到门卫处:“麻烦你,我要找个人。”

    门卫室里一个四五十岁的保安正看电视看得入神,头也不回地指了指窗台上的来访者登记薄。

    张枫逸低头正要填,忽然大门内有人叫道:“保安,!保安!过来一下!”

    门卫室里的保安仍盯着电视。

    张枫逸看看他,又转头看看那边。

    “喂!快过来!”三十多米外的大楼门口,那穿着短袖衬衣和西裤皮鞋的胖子不耐烦地叫,眼睛很坚定地看着张枫逸。

    后者微微一愣,突然看到自己身上,恍然了。

    来时忘了换下保安服,那家伙把自己当这地方的保安了!

    一转念,他放下了笔,悄悄穿过小门,快步朝大楼走去。

    “有人闹事,快把他赶出去!”刚走近,那胖子就焦急地转身带着他朝楼梯口走去。

    张枫逸边走边看周围,把不远处的楼层分布示意图收进眼内。

    苏玉瑶既然是个出名的社会新闻记者,那该是在三楼的新闻科。

    正寻思间,胖子带着他一路直上,到了三楼一拐,进了走道。张枫逸暗忖又有这么巧的?刚跟着进了楼道,不远处一阵喧哗传来,七八个人围在一个办公室门口。

    “今天不给我个交待,我死都不走!”有男人吼道。

    “你太不讲道理了!新闻就是新闻,不能因为你的威胁就随便改!你也承认了,这新闻没有不属实的地方,”清脆的女声响起,“用假油就是用假油,敢做为什么不敢承担责任!”

    胖子快步走过去,边走边道:“就是这家伙闹事,快把他弄出去!”

    张枫逸走近一看,只见办公室内两人正怒目对峙,左边一人赫然正是苏玉瑶!

    右边那男的生得牛高马大,个头比张枫逸也不遑多让,突地叫道:“你这是把我的厂子往死里逼!反正回去也是死,我跟你同归于尽!”突然一个前扑。

    苏玉瑶一声尖叫,向后跌退,蓬地撞在墙上。眼看再避不过扑来的对方时,那男人突然扑势刹止,随即整个人朝后直退。

    苏玉瑶一呆,目光穿过去,才发觉他身后有个保安揪着了他衣领,轻松地把他朝外拖。

    “放开我!”超过一百六十斤的壮汉像只小棉羊,怎么挣扎也挣不脱。

    外面围观的人让开了道,那保安拖着闹事的径直朝楼梯口走去。

    苏玉瑶娇躯一颤,快步跟了上去。

    张枫逸!

    出了大楼,张枫逸拖着那货直出大门,沿途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到门口时,门卫室里的保安终于回头看了一眼,登时吓了一大跳,赶紧出来:“喂喂!你们在干嘛!”

    扑!

    张枫逸把手上那男的扔出了门,冷冷道:“警察很快就来,不想进看守所就滚!”

    那男的爬起来正要发飚,被这一句震住了,恶狠狠地道:“这事老子跟她没完!”一转身,走了。

    苏玉瑶这时才追了出来,哼道:“这种人就该抓来关起来!”

    “你可真能耐,”张枫逸转身看她,“这种麻烦都能惹上。”

    “没听过吗?‘做记者难,做名记者更难’,我要做好工作,不得罪人怎么可能?”苏玉瑶对他的火气看来也消了,只是白了他一眼,“突然跑这儿来干嘛?”

    张枫逸看看她,忽然道:“对不起,好看的小说:。”

    “嗯?”苏玉瑶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不知道那车对你有意义,是我的错。郑重向你道歉!”张枫逸一脸严肃地道。

    苏玉瑶明白过来,芳心无由一暖。

    这家伙原来有人心的。

    “不行,一句道歉就完了?”苏玉瑶玉容一沉。

    “要不……我请你吃饭?”张枫逸想了想,“或者你想要什么就跟我说,力所能及,在所不辞。”

    苏玉瑶等的注是他后一句,笑容突绽:“你说的啊!不许抵赖!我要你!”

    包括周围跟着出来看热闹的人在内,现场所有人同时傻眼。

    这这这也太直接了吧?

    “我还没说完。”苏玉瑶眼里全是狡黠,“我要你,要一个完整的你,不能缺失过去的七年!”

    张枫逸终于明白过来。

    这美女要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的过去经历!

    “你答应过的,不能抵赖!”苏玉瑶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有点紧张起来。

    张枫逸笑笑,爽快地道:“行!我答应了!”

    周围刚刚回过神来的人又傻眼了。

    唯独苏玉瑶心花怒放,“行!那就现在开始吧!”

    周围又是一地眼镜碎的无声冲击波……

    张枫逸看看周围。

    一圈人目光各异地期待着。

    苏玉瑶回过神来,暗忖这么私人的事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来讲,压下激动,点头道:“行!你定个时间地点。”

    张枫逸笑笑,摇头:“不用,就在这也行。”

    苏玉瑶大感意外:“那你说。”

    “七年前,我是个普通人。”张枫逸淡淡地道,“这七年,我学会了不普通。”

    苏玉瑶愣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就这些?”

    张枫逸反问:“有缺失?”

    缺失倒没有,可这……

    “你耍赖!”苏玉瑶大叫道。

    “哪个地方?”张枫逸再问。

    “这……”苏玉瑶接不下去了。刚才要求时,可没说不能简单说啊!

    “告诉你这些,已经是我的极限。”张枫逸看着她,“每个人都有不能对别人细说的事,你是个成年人,不可能不明白。”

    苏玉瑶触及他明亮的眼睛,芳心一颤,一股奇异感觉涌上,让她没再追问下去。

    呃,当然也是因为知道再追问也没用。

    “好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