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51.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隐鳞者
    回到办公室,张枫逸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垂头丧气的猛子。

    张枫逸对他的沮丧一清二楚。这小子负责镇守控制室,早前治服任迁就是他的功劳,可是后来那黑衣女突袭进入控制室,连他在内四个人都被对方的麻醉枪给打中了。

    对方能成功的最大原因,就是他的粗心大意,以为一切已经尽在掌握,没有采取正确的防御布置。

    张枫逸走到他面前,严肃地道:“告诉我,假如昨晚只有我一个人在仓库区,能不能抓到对方?”

    猛子头也不抬:“能。”

    对方实力不错,但张枫逸后来的表现已经证明就算只有他,也足以解决这次的危机。

    张枫逸缓缓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还要费这么多心思,进行各种布置?”

    猛子一愣,抬起头来。

    的确,事情被张枫逸复杂化了,这是为什么?

    张枫逸神色柔和起来:“因为我希望包括你、雷厉在内,都能学到一些东西。在公司,你们是我最得力的帮手,当我不在的时候,需要靠你们来保护公司。而你,显然已经从这次的挫败中获得了经验和教训,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猛子一震:“逸哥!”

    张枫逸拍拍他肩膀,转身走向自己的位置:“说说那家伙做了什么破坏?”

    “任迁那小子挺厉害,竟然在其中一个仓库里藏了十二桶5升装的汽油。”猛子精神振作起来,有点惭愧,“其它的该是怕打草惊蛇,没了。”

    张枫逸点头道:“我看了他的身手,确实非常敏捷,不过单人搏击显然不行。”

    “我单审了他,这小子嘴硬,都快打残了还不松口。”猛子肃容道,“不过多给我几天时间,别说他,这批人都别想守住秘密。”

    张枫逸当然清楚他有这能力,“用刑逼供”,是特种兵的必修课之一。不过他摇头道:“不用了,这几天软禁他们,该知道的东西我已经知道,下一步,就是等崔天来和我联系。”

    “崔天来?隐鳞的老大?”猛子警惕道,“这家伙我听过,手段很高,逸哥你……”

    “高得过我,我认栽。”张枫逸微微一笑,“就怕他只是虚有其名,让人失望。”

    审完崔盈后,他立刻按照她们的秘密联络方式,向隐鳞的人发出了讯息,相信崔天来已经知道自己妹子被抓。不出意外,今天之内那家伙就会联络自己。

    如何抓好这一手牌,那时候就清楚了,好看的小说:。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张枫逸扬声道。

    门开,一人静立门口。

    张枫逸愕然道:“温蕊你找我有事?”

    门外的正是温蕊,但身上并没有换上工作服,而是一身便装。此时她脸色发白,眼里全是惊恐,嘴唇轻颤,没说出半个字,却忽然一伸手,开始拉外套的拉链。

    猛子瞧出不妥,走了过去:“你……”话只出半句,登时刹止。

    张枫逸比他早看出问题,眼神陡厉。

    温蕊终于带着哭腔说出话来:“张……张哥,他……他要我带话,说……说中午十二点前不……不放了他的人,就……就……就……”

    话面的话无须多说,因为她拉开外套后,身上那套奇特的装置已经告诉了现场两人会有什么结果。

    经验丰富如两人,一眼就看了出来,被锁死在她腰、腹等处的装置赫然竟是一套遥控炸弹!

    张枫逸连问都不需要问是谁做的。

    崔天来。

    你果然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猛子回头看他:“逸哥!”

    张枫逸唇角浮起一缕冷笑:“要斗,就斗个痛快!”

    一个小时后,一辆车厢全封闭的卡车载着被张枫逸抓到了隐鳞成员,驶进了江安市三环路,匀速前行。

    “雷哥,这得开多久?”开车的叫刘镇,是雷厉的兄弟之一,身手强悍,也是头晚少有的几个没受伤的人之一。

    副驾上的雷厉道:“等科长指示吧。”

    刘镇迟疑片刻,忽然道:“雷哥,有些话不该我多说,但……兄弟们都觉得咱们贸然听那个新科长的,拿命来拼,这……”

    雷厉转头看他:“你信我吗?”

    “当然信!”刘镇脱口道,“咱们兄弟命都是雷哥救的,早发过誓一辈子跟你了!”

    “那就行。”雷厉沉声道,“我信他。”

    刘镇明白过来,不再说话。

    事实上这次仓库区的事件中,大家都看得明白。这位新科长身手超乎人想像地高明,布置又周详,显然是个智勇双全的角色。只是毕竟是刚认识,谁也不敢贸然相信他。

    但大家都以雷厉马首是瞻,他说信,大家只有跟着他信了。

    卡车绕过半城之后,张枫逸终于打去电话,给出了下一步的指示。

    片刻后,卡车车厢的门被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从车厢里拖出一个被反绑了手脚的隐鳞成员,走到车门处,对着那人吼道:“叫崔天来去见逸哥!”猛地一扔,那隐鳞成员直接从高速行速的卡车上摔落地面,骨折声和惨叫声清晰可闻。

    车厢内,同样被捆着的郑伟峰怒吼道:“你tm干嘛!”

    大汉叫汪岳,转头咧嘴一笑:“放他走。”

    郑伟峰额头青筋暴胀,心里却惊疑莫名。

    这种“放”法,下去的人不死也重伤,姓张的到底做什么打算?

    汪岳笑道:“别急,很快就轮到你们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这时在秦氏大厦四楼的保安科科长办公室里,温蕊愣愣地坐在沙发上,对面是张枫逸。

    一旁坐着的猛子沉不住气了:“逸哥,那家伙到底会不会来?”

    “别急。”张枫逸翘着二郎腿,模样轻松悠闲。

    “那得等多久?”猛子问道。

    “等他发现抢卡车行不通,”张枫逸悠然道,“就会来这见我。”

    “可是……万一他不知道咱们在三环上‘放人’,这不白费功夫吗?”猛子疑惑道。

    “我已经照着崔盈说的联系方式发出了信息。”张枫逸简单解释了一下。

    猛子明白过来,看看墙上的挂钟。

    张枫逸吩咐的是每十分钟扔一个隐鳞成员,崔天来究竟会忍多少个十分钟?

    手机铃声响起。

    “喂?”张枫逸接了电话。

    “警方那边我已经关照过,但别让车进三环内,否则公众影响不好,那时警方可没法再忍着不动。”秦绯月说道。

    “明白。”

    “你到底想做什么?现在总该跟我解释一下吧?”秦绯月问道。

    “我说了,救温蕊。”张枫逸答得简单。

    嘟……嘟……

    电话挂断了。

    张枫逸看着手机一笑。

    秦绯月跟他接触久了,总算明白他张枫逸要是不想说的东西,问也白问。

    十多分钟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张枫逸看看号码,微微一笑。

    陌生号码。

    “喂?”

    “走到窗口,看楼下。”那边一个陌生而有磁性的男声。但只说了这一句,电话就挂了。

    张枫逸眼睛一亮。

    对方的应对终于来了!

    他站起身,走到了窗边,目光落低。

    猛子也走了过去,朝着楼下只看了一眼,登时色变。

    一辆小货车正缓缓驶到秦氏大厦的大门,车厢里,赫然是一箱箱开了盖的雷管!

    最要命的是,有个小小的红点不断在雷管群上面绕圈移动,似乎是故意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红外瞄准!

    猛子大惊道:“立刻让人把车拦下来!”

    “不。”张枫逸出奇地冷静,摸出手机拨出秦绯月的号码,“喂?有辆车要进大厅,让人别拦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