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59.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3章 将计就计

第43章 将计就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他说,郝总知道今晚孙部长和秦小姐会见面,所以要来破坏。”张枫逸点到即止,剩下的让孙天去脑补。

    果然,孙天脸色一变,瞪向郝东方。

    郝东方霍然起身:“你这是没证据的胡说!”

    “证据?郝总稍等。”张枫逸摸出一个手机,翻出通话记录,调出来给孙天看清楚时间后,才回拨回去。

    片刻后,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孙、秦两人同时看向郝东方,声音是从他身上发出的。

    郝东方脸色剧变,强撑道:“我的号码很多人知道,这根本不能证明我和他联系过!不信孙部长你看我的手机,上面根本就没有和这陌生号码的通话记录!”

    张枫逸却摇头道:“你可以删除记录,但我不用看那个。”把手上手机一阵翻弄,调出音乐播放器。

    片刻后,声音从手机扬声器里传出来。

    “搞定了,你立刻离开招待所,回去等我消息。”

    孙天和郝东方同时一震。

    谁都听得出,那正是郝东方的声音!

    “这家伙和你合作留了后手,录下了你们的每一次通话。”张枫逸按停了播放,斜着眼看郝东方,“需要多放点吗?”

    刚才他捡起对方手机时,就发觉通话正被这手机录着音,现在起了奇效。

    郝东方颓然坐倒,终于知道自己栽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孙天对着门口的警卫兵喝道:“这家伙涉嫌纵凶犯罪,把他控制起来!”

    一旁,秦绯月和张枫逸换了个眼神。

    成了!

    ***

    回到宾馆后,秦绯月开心地道:“这家伙活该!”

    张枫逸坐到床上:“我比较好奇你是怎么把你的手机放到郝东方身上,又怎么取回来的。”

    “这还不简单,刹车走路哪个都有可能颠两下,郝东方毕竟是个男人,敢不扶我一把?”秦绯月若无其事地道。

    早前她拨通手机后,就找机会把机子放进了郝东方的西装口袋里,后来在进休息室前又找机会悄悄取了回来,对方对这临时的“窃听器”一无所觉。

    “身手不错,做小偷有潜质。”张枫逸越来越感到她不是一般的聪明。

    “真没想到,咱们想法和郝东方走了一条道。”秦绯月在床上仰躺下来。

    整件事已经非常清楚,郝东方不知道从哪得知孙天今晚要和秦绯月“夜谈”,所以故意安排“意外”,要打断他们,避免秦绯月藉这机会拿到行运权。

    但他却没想到,秦绯月根本不愿意牺牲色相,也安排了张枫逸来制造意外。

    现在郝东方和他那个杀手都被关进了警察局,又有物证,以后就算那杀手说是张枫逸开车冲招待所,也会因没有证据而无人相信。

    秦绯月忽然侧头看张枫逸:“我该怎么奖励你呢?”

    张枫逸回头看她。

    “刚到苏杭,你就给我立了个大功。”秦绯月眼睛闪闪发光,“刚才暴怒的孙天当场表示要把行运权给我时,我差点要跳起来。不是你戳破了郝东方的阴谋,这事怎么会这样?”

    张枫逸当之无愧地道:“这还不简单?我喜欢钱。”

    秦绯月一呆:“我还以为你会要其它的……”

    张枫逸哂道:“要你,你肯吗?”

    秦绯月心里竟然隐隐失落,有点自己还不如钱在他心里的地位的感觉。不过他说得也对,真要那么要求,她也不会答应。

    “行,回江安我给你百分之二的公司股权!”秦绯月见惯大风大浪,迅速调整过来。

    “爽快!”张枫逸忽然仰躺下去,“累了一晚,睡觉!”

    秦绯登时爬了起来,圆睁着杏目:“你!”

    这家伙还真想在这床上睡?!

    张枫逸蹬掉了鞋,整个人全躺到床上:“我说双人间你不要,怪谁?睡吧,明早还得去博览会呢!”

    秦绯月哑口无言。

    她要单人间,为的是试探这家伙是不是真的能正人君子,谁知道他居然这么无耻!

    第二天早上七点,张枫逸醒来,侧头看着胸口披散的秀发,感觉着半边被压得实在的身体。

    昨晚最终秦绯月还是在小半边床上躺了下来,她娇生惯养,哪会习惯沙发或者地上?不过当时她小心翼翼地和他隔了半臂的距离,哪知道睡着睡着,这美女居然爬到了他身上,像抱洋娃娃一样把他搂住,。

    尽管她没脱衣服,但张枫逸仍然可以清楚感觉到她丰腴娇躯的火辣,小腹渐渐热起来。

    被秦绯月这样的女人压着睡,这世上有男人能不动心么?

    “唔……”

    秦绯月忽然扭了两下,大概是睡久了换姿势,手一抖,落到了某个所在。

    张枫逸浑身一紧。

    尼玛!要不要这么精确啊!

    秦绯月忽然睁眼。

    手里抓着了什么东西?**的。

    片刻后。

    “呀!臭流氓!”秦绯月惊叫着跳下床,脸蛋已经红透了。

    张枫逸坐起身,不满道:“喂!搞清楚被占便宜的是我!”

    秦绯月抓起枕头就朝他砸了过去。

    这叫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

    苏杭第四届物流博览会的会期是三天,受邀者是业界的翘楚,从第一天的见面会和业务展示,到最后一天类似于拍卖性质的业务交易,能增加整个物流界的大公司的相互勾通、交流机会。

    当然,也是观察和兼并的机会。

    参与者全是国内物流公司,以及希望能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的客户群,第一天见面会上,张枫逸才知道原来他从来没关注的这行业竟然如此兴盛,单是资产上亿的公司就超过了十家,千万级的中型公司都在百家以上。

    像流风这样的公司,规模在全国连前五都排不进,比郝东方的“东方速递”规模要小一半左右。

    但流风经营对象的不同,让它拥有业界的特殊性。要知道奢侈品的货运向来是高风险和高回报相结合,一般公司轻易不敢接手。万一路上出事,那损失基本上都称得上“惨重”。

    陪着秦绯月和一群物流界的大老板谈了半天,张枫逸对沈吟月越来越感到好奇。

    这个安保部长看似年纪轻轻,却能保障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流风物流没有遭受过大损失,她的安保能力看来似乎在她的个人搏击能力之上。

    同时他也明白了秦绯月为什么不设法把沈吟月调走,毕竟公司利益为先。

    见面会进行到一半,一旁有个龙行虎步的男子走过来,高壮的身材令人直感到眼前像是突然出现了一座小山。

    “哈哈!我说为什么这边特别多人,原来是秦小姐在这。”那男子爽朗大笑,“秦小姐,三个月没见,你还记得我吗?”

    秦绯月轻捂红唇,娇笑道:“原总真会开玩笑,绯月忘了谁,也不可能忘了国内第一的原星速运的老板呀!”

    她一笑,登时艳丽更增,周围一群本来就别有心思的男人无不色授魂予。

    这男子正是原星速运的大老板原星,听得浑身舒坦,欣然道:“没想到我还能在秦绯月记忆里占一席之地,来,我敬你一杯。”他没拿杯子,顺手就从桌上端了个不知道是谁的高脚杯起来。

    “老板。”身后一人忽然踏前,抬手止住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