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61.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5章 江安惊变
    几分钟后,听完张枫逸的话,秦绯月立刻道:“事关重大,你回去是应该的。放心吧,我一个人在这也有自保的能力。”

    张枫逸摇头道:“不行,你跟我回去。”

    要知道安启丰刚逃出警察局,假如他找张枫逸报仇,却只找到了秦绯月,很容易就会迁怒。

    “不,我要参加完博览会。”秦绯月拒绝了他的要求,“尤其是明、后天的业务畅谈和业务交易,是公司拓开渠道的好机会,我更不能走。”

    “命重要还是生意重要?”张枫逸有点火了。

    秦绯月正眼看他,缓缓道:“我如果更在乎命,就不会接下赌约了。”

    张枫逸一愣。

    的确,假如她不接手这赌约,去争取继承秦氏集团的机会,那她现在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性命问题。

    有时候,某些东西确实比生命更重要。

    ***

    下午五点,张枫逸坐飞机回到江安,以最快的速度转车到人民医院。

    走前他再三考虑,给雷厉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两个兄弟立刻坐飞机去苏杭,接手秦绯月的安全。至于公司的安全问题,当然换由他来处理。

    进医院后,他一路直奔住院大楼。

    猛子的病房本来安排得较远,但他担心对方趁这段时间再来,要求把病房重新调配。最终韩雪走了点关系,把他和张卫国同病房的病人调换,以便照料。

    病房外,两个警察守着,把他一通盘问才放行。毕竟是在医院内发生的事,警方多少要拿出点维护市民安全的诚意来。

    “逸哥!”

    猛子一见到他,就想挣扎着坐起来。

    张枫逸冷喝道:“躺下!”

    猛子赶紧躺倒。

    “你回来干嘛?”旁边的张卫国怒道。

    张枫逸早知道以工作为重的老爸会生气,早准备好了答案:“爸,我老板知道这边出了事,逼着我回来的,好看的小说:。”

    张卫国板着脸:“这么好的老板,你怎么能扔下她一个人在那边?”

    “放心吧爸,我都安排好了。”张枫逸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猛子旁边,“你伤怎么样?”

    “没事。都怪我不够小心,才让那小子得了逞。”猛子有点惭愧。

    “我给你的任务是什么?”张枫逸问道。

    “保护张叔和阿姨的安全。”猛子一愣,还是回答了。

    “他们安全吗?”张枫逸再问。

    “这……”

    “他们丝毫无损。”张枫逸打断他,“这事你做得非常好,有功无过。”

    猛子听得一愣一愣的。

    确实,至少对方没伤到张卫国和赵娟。

    开门声响起,赵娟和手腕上缠着布的周倩倩走了进来,各自惊喜。

    “小逸!”

    “小逸哥!”

    张枫逸看着周倩倩的伤,一阵心痛,冷哼道:“那家伙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才几天,周倩倩旧伤未必,新伤又起。据猛子电话里说,当时她是为了保护赵娟,才受的伤,这份情义,叫他怎么不心疼?

    但到底是谁下的手,这就有待考究了。在江安最大可能还是陈青云,毕竟针对的是张卫国,但身手好到可以打伤猛子再安然在警察眼皮下离开,又似乎不是陈青云这种人所能找得到的帮手。

    “逸哥,我知道那家伙住哪。”一旁,猛子忽然道。

    张枫逸大喜道:“快说。”

    “那家伙逃走的时候我让我兄弟们跟着他,查到了他落脚点是在这附近的一家旅馆。”猛子解释道。

    张枫逸还没说话,赵娟惊道:“小逸,你别去找那人,太危险了!”

    “放心吧妈,我去报警。”张枫逸知道该在什么事上撒个小谎,靠警察不如靠自己,这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几分钟后,他离开了医院,当然没去找警察,直接朝医院外走去。

    出了医院大门,旁边一人窜了出来:“逸哥!”

    张枫逸一看:“咦?这不狗哥吗?”

    眼前这被猛子安排来给他带路的,居然就是那天在酒吧得罪他的那家伙!

    “逸哥你……你别吓我,我哪敢称哥呀。”狗子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

    张枫逸一笑,换了称呼:“狗子,离这多远?”

    “不远,走快点五分钟!”狗子精神一振,当先带路,“猛哥说了,逸哥你才是咱们大哥,有事尽管吩咐!”

    张枫逸淡淡道:“我只有一个吩咐,那就是呆会儿到了地方,你立刻离开。对方能伤你猛哥,你跟着去只有危险。”

    狗子唯唯喏嘶地应了。

    穿过两条街,狗子停了下来:“到了,其他书友正在看:!就那,‘上家旅馆’,二楼左手第一间就是。”

    “你留在这。”张枫逸抛下这一句,眼中杀气闪过,越过他大步前行。

    不一会儿,他已进了旅馆,上到二楼。

    左手第一间房门紧闭,张枫逸二话不说,抬脚就是一记狠踹。

    蓬!

    整扇门登时飞了进去。

    屋内,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退到窗边喝道:“谁!”

    张枫逸只看这人敏捷的身手,就知道没找错,也不说话,直接大步逼过去。

    那人占据了窗口的有利位置,也不急着逃,右手一抬,手中一柄黑枪赫然在握。

    张枫逸早半秒蓦地手腕一抖,早捏好的硬币化作一道寒光,瞬间掠过彼此间的五米之跑。

    那人一惊偏手,竟然避过了张枫逸这回江安后百发百中的暗招。但这一避已失先机,张枫逸迅速欺近他面前,拳起如雨。

    那人错估他的身手,只两拳就被打飞了手枪,但他身手非常高明,竟然仍顽强格挡了张枫逸七八拳,才露出破绽,被一拳砸在左脸上。

    扑!

    下面一脚疾起,猛踹在他小腹上。他一声惨叫,朝着窗外飞了出去。

    张枫逸右手疾抓,硬生生扯着他的脚把他拖了回来,一记侧身掼摔。

    那人大惊中一把抓住窗台边,双足疾收,竟然从张枫逸手上挣脱出来,落地一个贴地翻滚,已滚到房间正中,起身第一件事不是逃,而是回身狠狠划下,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握住了把匕首!

    追过来的张枫逸收腹缩腰,匕首尖险险贴着他衣服划过,差点就把他开了膛。

    那人抢得先机,一把匕首挥得风生水起,动作既快又狠,逼得张枫逸也不得不退避了两步,才找到个机会探手疾打。

    砰!

    那人捂着鼻子连连后退。

    张枫逸趁机欺身而上,一记擒拿手抓住对方握匕的手,肩顶脚绊连环使出,那人终于没法再避过,仰天倒地。

    蓬!

    张枫逸一脚踏在他肚子上,差点没把对方隔夜饭给踏出来。

    门外这时已经围满了惊觉动静的住客和老板没一个敢进来,畏畏缩缩地看着房里。

    张枫逸加力踏下,凭凭那人挣扎,冷冷道:“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就再也不用回答问题了!”

    那人强忍着肚子上的剧痛,满头大汗地瞪着他,凶悍的目光中已带上了几分惧意。

    在此之前,他怎么也没想到会碰到这么棘手的目标!

    “第一,你是谁?”张枫逸一字一字地问道。

    “我……我叫罗林。”那人感觉肠子都快被踏烂了,回答得不敢犹豫。赚钱是赚钱,为钱而不要命,那就不值当了。

    “第二,谁派你来的?”张枫逸缓缓再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