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64.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章 苏玉瑶遇险
    通过对方的手、眼和枪的角度来预判子弹来路,这是神剑成员的另一项必修课,他更是精于此道。别说一般的用枪者,就算是用枪高手,也难以在近距离内命中他。

    安启丰左手在腰间一抹,竟然又拿了把枪出来,双枪齐发,对着张枫逸一通移动射击。但密集的弹网竟然没能命中后者,转眼十多发子弹打尽,安启丰一声狂喝,扔了枪,双手同时掣出匕首,不退反进地扑了上去。

    对方速度比自己快半筹,真要逃是绝对逃不掉,不如一拼!

    张枫逸冷笑一声。

    硬拼?找死!

    ***

    大厅内,秦绯月仍和众人周旋,心思却飞到了张枫逸处。

    在场恐怕只有她明白,他到底是去干嘛,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十多分钟后,张枫逸若无其事地从员工通道那边出来,走回她身边,对她打了个“ok”的手势。

    安启丰的身手高明,但和他称冠神剑的博击能力相比,差了不只一个档次。不到两分钟,对方就惨败在他手下。

    他本来恼于这家伙趁他不在偷袭秦绯月的行径,想稍稍折磨姓安的一番,哪知道安启丰竟然早在嘴里备有特制的毒药,竟然在被折断了手、腿骨之后咬破,一命归天。

    尽管对这家伙不齿,但张枫逸仍不得不承认他非常有胆气。对比罗林,两人同样是高明的杀手,但一个为偷生不惜暴露无耻,另一个却敢于毅然自尽,高下立判。

    宴会结束后,张枫逸陪着秦绯月离开。

    路上,这美女问起事情经过,张枫逸简单地说了一下,听得她容色连变。

    要是都是明刀明枪的强杀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演变到了各种手段的暗袭!

    张枫逸看她神色,不由一笑:“放心吧,有我在谁也杀不了你。”

    秦绯月没好气地道:“说得轻巧!我又不像你那么厉害,你也不肯24小时保护我,有万一怎么办?”

    张枫逸神秘一笑:“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保证你的安全问题可以得到完美解决,好看的小说:。”

    秦绯月愕然看他。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回到了宾馆,这次秦绯月没再像头两晚那么纠结,睡觉时不但没骂他无耻,还破天荒地第一次换了睡衣上床。

    “我警告你,你要动了什么心思,我就咬舌自尽,做鬼缠关你!”

    临睡前,秦绯月凶神恶煞地威胁张枫逸。

    后者大感好笑,不过也看得怦然心动。

    换上了睡衣的秦绯月风情更盛,尤其是她的睡衣款形时尚,材料都是真丝,隐有半透明的效果,看得他心血沸腾。

    换了另外的男人,恐怕现在已经忍不住扑了上去。

    睡下后,秦绯月红着脸道:“过去点。”

    张枫逸侧头看她一眼,忽然起身下床。

    “你干嘛?”秦绯月一愣。

    “算了,这么搞我怕会忍不住。”张枫逸在床下躺了下来。

    床上的秦绯月愣了好一会儿。

    原来这家伙真是个正人君子。

    第二天早上,秦绯月悠悠醒转,睁眼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早。”身下有人忽道。

    秦绯月一愣,俯头一看,登时跳了起来。

    “你……你什么时候把我拉下来的?!”

    张枫逸哭笑不得地坐起身:“我?是你自己翻下来的好吧!”

    他现在算是知道这绝色尤物是多没睡相,昨天睡到半夜,秦绯月居然从床上翻落下来,直接压到了他身上。

    秦绯月双颊大红,辩道:“是这床太小了好不好!我家的床都很大的!”

    “大?够不够两个人睡?”张枫逸调戏道。

    扑!

    枕头直接砸到了他脸上。

    两个小时后,秦绯月收拾停当,正要和张枫逸离开宾馆去机场,后者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张枫逸摸出一看,讶道:“苏玉瑶?”

    秦绯月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大美女的电话还不接?”

    张枫逸知道她跟苏玉瑶关系不好,奇道:“你不喜欢她?”

    “我为什么要喜欢一个讨厌我的人?”秦绯月反问。

    张枫逸没话说了,按下了接听键:“喂?”

    “你在哪?”那头的声音有点急。

    “在苏杭。”张枫逸有点莫名其妙。他出差,苏玉瑶是知道的。

    “我知道你在苏杭!你现在离苏杭机场多远?”苏玉瑶急问。

    “怎么了?”张枫逸听出不对劲来,好看的小说:。

    “帮我个忙,到机场来接我一下。”苏玉瑶急道,“要快,晚了你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我啦!”

    张枫逸心中微震,挂断了电话,大步朝外走去。

    秦绯月赶紧跟上:“怎么了?”

    “没什么,我送你上飞机。”张枫逸简单地道,“我会给雷厉电话,让他在江安机场接你。”

    “那你呢?”秦绯月讶道。

    “有点私事。”张枫逸没细说。

    苏玉瑶是那种独立能力很强的女孩,不可能需要人接,除非是有异常情况。

    别的不说,单是她帮自己的这几次忙,自己都该伸出援手。她要真出了事,那就糟了。

    秦绯月隐隐感到他是为了苏玉瑶,心里竟无由地一阵异样,却没说话。

    一个小时后,张枫逸进了机场大厅,立刻看到了正在候机室坐着的苏玉瑶,大步走过去。

    “你可来了!”苏玉瑶看到他,大喜起身,不过随即看到旁边的秦绯月,喜色立刻降下。

    “到底怎么回事?”张枫逸微松一口气,问道。

    “这……她为什么来了?”苏玉瑶显然不想当着秦绯月的面说。

    秦绯月哼了一声,拖着行李箱转身就走。

    张枫逸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对苏玉瑶解释了一下,转身跟了上去。

    十多分钟后,送秦绯月上了飞机回来,张枫逸找到苏玉瑶,疑惑道:“你来这干嘛?”

    “工作呗。”苏玉瑶理所当然地道,“幸好我朋友多,不然一个人离开这地方就完了。”

    张枫逸略一沉吟,断然道:“这样吧,我先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路上细说。”

    有他在,苏玉瑶芳心大定:“听你的。”

    出了机场大厅,两人走到出租车候车区,正要上出租车,旁边忽然呼啦一下,十几个混混模样的年轻小子围了上来。

    “我看看,对,是这小妞没错。”其中一个像是带头的,拿着一张照片对比苏玉瑶,“真漂亮!可惜了这张脸蛋儿……”

    “你们是谁?”张枫逸冷眼扫视。

    眼力高明如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家伙的水准,无非就是街面上的混子,怎么苏玉瑶远在江安也能惹到苏杭地面上的人?

    “呵,小子,想做护花使者?”那年轻小子把照片揣进了裤兜,嬉皮笑脸地看着张枫逸,“哥们儿先让你醒醒,少在那做白日梦!”

    话音甫落,旁边一个混子抬脚就踹。

    苏玉瑶紧张地把手伸进了挎包里,抓住了防狼喷雾。但没等好拿出来,一声惨叫突起,踹人的那混子一个漂亮的后空翻,从人堆头顶飞过,落在了四五米外,摔得山响。

    周围几个人全呆了。

    张枫逸缓缓收脚,神态自若地道:“谁是下一个?”

    带头那小子神色陡然狰狞,吼道:“一起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