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8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9章 不共戴天的大仇
    张枫逸差点要跳起来。

    老子深情款款地说了这么大的道理,你居然还是一个“不”!

    沈吟月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除非你答应训练我!”

    张枫逸一呆。

    沈吟月心里有数,得意洋洋地道:“不答应我就走人,你看着办吧!”

    哪知道张枫逸呆了十多秒,突然摇头:“不行。”

    这回轮到沈吟月要跳起来了。

    这家伙刚才还一副正义模样,居然拒绝了自己这小小的要求!

    “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不可能像雷厉他们那样训练。”张枫逸忽然一笑,“男女有别,尤其是在生理结构上,注定了你那样练只会受伤,效果会非常差。”

    “你是说……”沈吟月忐忑不安起来。

    “下午两点到我办公室,”张枫逸转身朝门走去,“我会教你一套对你有用的训练法。”

    看着他出了办公室,愣了半晌的沈吟月喜色突现。

    见识过张枫逸训练雷厉等人的方法,她现在绝对相信,这家伙要教自己的,肯定是好东西!

    **

    回到ceo办公室,张枫逸简单把搞定沈吟月的事说了一下,秦、苏两女无不愕然,其他书友正在看:。不过事情只要能解决就是好事,至少当前明白了沈吟月的立场。

    “看来秦昆确实够心狠手辣,”张枫逸沉声道,“把事情做这么绝,他对继承秦氏家族是志在必得。”

    “我爸走了,二叔又对生意没兴趣,三姨能力一般,”秦绯月冷静地道,“只要我失去继承资格,秦氏必然是他的囊中物。以前他用的手段我都忍了,这次竟然卑鄙到这种程度,明天我就回一趟燕京,把这事告诉爷爷!”

    张枫逸愕然道:“燕京?你不会要我跟着吧?”

    秦绯月嫣然一笑:“我的保镖大人,你不跟着,我有命回到秦家吗?”

    张枫逸无语地看着她。

    要不是确实该给秦昆点警告,他绝对立刻拒绝秦绯月的回京决定。

    这次失败,秦昆肯定不会甘心,而他这个保镖又不能24小时跟着秦绯月,是该让秦绯月回去施加一点压力,至少让秦昆收敛点。

    不过这事有个一天时间足够了,该不会耽搁接爸出院。

    “不过我得提一下,”秦绯月忽然正容道,“四叔手段没这么多,这几次的事,恐怕都是由诸葛云策划的,明天回京咱们最好也低调点,尽量不要让他们先知道,否则他要给我造起交通事故什么的,那就完了。”

    “这家伙什么来历?”张枫逸沉吟道。

    “论奸诈整个秦家恐怕没一个及得上他,我也在他手上吃过几次亏。”秦绯月没好气地道,“这个人曾经去米国留学,毕业回来后就跟着四叔,他爸妈早死,家里又没亲戚,现在单身一个。”

    张枫逸微微一愕:“那他去留学谁出的钱?”

    “是我四叔。”秦绯月解释道,“我四叔有个慈善基金会,诸葛云是他的赞助计划中的一员。唉,说是慈善基金,其实是帮他挑选帮手的组织,只帮助那些他认为能有用的人。也正因为这个,四叔非常信任诸葛云,今天我和四叔的关系会这样,跟诸葛云这家伙的策划有非常大的关系。”

    “不过凭心而论,这个人很有才干。”一旁的苏颜忽然插嘴,“是那种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平时谦逊有礼,唯一缺点是好色,身边女人不断,不过没一个长的。”

    “去燕京肯定会遇到他,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秦绯月说道。

    张枫逸不禁有点好奇起来。

    这家伙到底有多厉害,竟然让敌对的秦绯月和苏颜都称赞他的才能?

    **

    中午张枫逸抽空回了趟医院,跟爸妈说了一下明天要去燕京的事。两口子对他的工作从来都是支持,当然没有异议。

    陪着爸妈吃了午饭,张枫逸去了韩雪的办公室,本来是想拜托她多照看一下老爸,不巧这美女医院正在急诊室手术。他想了想,转头坐电梯上十二楼去了。

    住院大楼上下楼层有明显的等级之别,高层基本上是特护病房,而像张卫国和猛子住的则是一般的双人病房,当然费用也大不相同。

    到了1207号病房外,他轻轻敲了敲房门。

    “进来吧。”里面传出崔天来的声音。

    张枫逸推门而入,立刻和病床上的崔盈目光撞上。

    “这时候来找我,我真想不到你有什么事,好看的小说:。”正坐在病床边削苹果的崔天来抬眼看他,手上动作丝毫没停,灵活的小刀却半点都不会割到他手上。

    张枫目光横移:“你的身份应该不可能让你光明正大地呆在这儿才对。”

    “呵呵,”崔天来笑了起来,“你错了。我要是用真实身份,反而能更光明正大地呆在这儿。”

    张枫逸若有所思地道:“崔天来这名字不是你真名?”

    崔天来赞道:“反应够快。我和我妹妹的名字都不是真名,不过这两个名字有特殊意义,而且也用惯了。现在在这医院里,我的名字是金龙,我妹妹金凤,哈!够俗吧?”

    张枫逸哑然一笑,问道:“她没事了?”

    “两枪都不是要害,而且我妹妹体质很好。”崔天来把手里削好的苹果削下一小块,拿刀尖插着,递到了崔盈嘴边。

    崔盈有点虚弱无力地张开小嘴,把苹果吃了下去,嚼得慢腾腾的。很显然,她的伤不致命,不过也不好受。

    “说正事,我来给你一个忠告。”张枫逸正色道,“别再掺合秦家的事,假如秦绯月出事,我会为她报仇,而且我能动用的力量,绝对超出你的想像。”

    崔天来抬眼看他:“知道我为什么和秦昆解除合作吗?”

    张枫逸耸耸肩:“谁知道?”

    “因为你。”崔天来缓缓道,“上次的交手,让我明白有你在,秦绯月这事不好收拾,所以你可以放心。尤其是龙跃的人会到这里之后,我更不可能和秦昆合作。”

    张枫逸瞬间明白过来。

    隐鳞在江安的消息,龙跃的人不该知道,除非是有知情人把信息透露给了他们。

    秦昆。

    这家伙看来心胸够狭窄的。

    “顺便告诉你个坏消息,我低估了陆闲那家伙,”崔天来轻描淡写地道,“一个小时前他逃出了我的地方,现在不知所踪。”

    “逃就逃吧,反正他第一个要对付的肯定不是我。”张枫逸暗忖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他敢来江安找隐鳞的麻烦就纯粹是找死了,“我有点奇怪,你们到底结了什么仇?”

    佣兵组织与佣兵组织之间,常理来说都是井河不犯,遇到一般冲突,也会考虑到整体的利益,尽量以谈判解决问题,搞到这种情况,隐鳞和龙跃的仇绝对非同一般。

    崔天来忽然叹了口气。

    张枫逸讶道:“你居然会有这么苦逼的表情,更让我好奇了。”

    崔天来怅然道:“人难免会犯错,这仇因我而起,假如我不是隐鳞的首领,早就过去给龙跃那家伙跪下求死了。”

    “哦?”张枫逸更好奇了。

    崔天来绝对是那种心志坚毅的人物,居然会为某件事而想求死!

    崔天来涩然道:“我强暴了龙跃的老婆。”

    张枫逸大讶:“就这?”

    “还因此杀了他老爸老妈……”崔天来苦笑道,“事实上当天我是血洗了他在加州的家,而后来证明我当时是找错了人。”

    “什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