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95.html"}})();
    坐着电梯到了酒店顶楼,李蒙带着他们进了一个房间,请他们稍坐,客气地道:“龙老大,规矩你懂,身上的武器麻烦你暂时交出来。”

    龙跃皱眉道:“连合作伙伴都信不过,你们这位诸葛老板也太谨慎了吧。”

    李蒙苦笑道:“龙老大也不是第一次跟我老板合作,知道他的性格。”

    龙跃跟诸葛云打过几次交道,确实每次都被取了武器,虽然不悦,却也没再说什么,先把自己的枪给取了出来,放到了李蒙手里。

    几个兄弟也陆续跟着交了枪,李蒙道了声请稍等,转身出了门。

    龙跃等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静候诸葛云来到。

    等了五六分钟,房间门再次开启。

    龙跃回头看去,张口正想说话,忽然一呆,僵住了。

    门口,一个高瘦年轻人冷冷而立。

    龙跃霍然起身,眼中意外一扫而失,精光闪射:“张枫逸!”

    两人是第一次见面,但从照片上,他已经见过这个秦绯月身边最为倚重的保安科长无数次了!

    张枫逸缓步踏入,反手关上房门,锁死。

    龙跃已知中了计,却夷然不惧,冷笑道:“以为搜走了我的枪你就赢了?动手!”

    应他喝声,身后那四个手下同时扑前,迅猛地朝张枫逸扑了过去!

    张枫逸几乎同时前扑,最先迎上居中一人,当胸就是一脚。

    那人反应不错,侧身闪避,双手同时抱住他小腿,就想掀翻他。哪知道张枫逸陡地跃起,凌空旋身,竟然一记连环踢,狠狠命中对方侧颊。惨呼声中,那人向后连退了七八步,撞在墙上,就那么昏了过去。

    左右两边的三人趁着这间隙,拳打脚踢,三面围攻。

    张枫逸硬扛了两人的拳击,格开第三人的狠踹,闪电般左扑,集中全力攻击左边那人,其他书友正在看:。不到五秒,那人被他一个擒拿,扭断了胳膊,登时大声痛呼,失去了战斗力。

    四个人伤了两个,剩下两人尽管攻势仍悍但,气势已落下风。张枫逸左格右挡,以快打慢,不到半分钟,把两人全都放倒,敲晕在地上。

    正要回身对付龙跃,他忽有所觉,一个矮身,一把匕首从他头顶射过,命中房门,竟然直没至柄,可见这一记的力道之深。

    嗤嗤!

    连着两声破风声响,张枫逸刚一回头,就看到两道寒光奔着自己面门、胸口疾至,躲闪已是不及。

    几步外的龙跃嘴角已现冷笑。

    哪知道笑容还没完全成型,张枫逸倏然双手开弓,竟然徒手抓住了两把匕首刃身!

    龙跃瞬间石化。

    张枫逸手一松,任匕首落地。

    咣啷!

    龙跃被惊醒过来,再摸出一把匕首,怒吼一声,扑了过去。

    要知道龙跃既然已经接了秦昆的任务,那张枫逸和他们就是死仇,今天只可能有一方离开这里。而这刻他已经知道对方实力非凡,偷袭失败,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拼,干脆抛开杂念,全力一搏!

    张枫逸唇角现出骇人冷笑,稳立不动。

    转眼龙跃扑近,匕首像化作一条毒蛇,灵活地朝着张枫逸刺去。

    张枫逸连着退避两步,倏然发力,左手闪电般抓住了对方右腕,一个下力狂捏,就想捏碎龙跃腕骨。

    哪知道龙跃播放指一翻,匕首竟然倒转反削,逼得他不得不松手,反而被对手抢了待机,一时被逼得连连退让。

    到这刻张枫逸才知道自己小瞧了这位能够建立“龙跃”这种大型佣兵组织的厉害人物,尽管自己用计骗得他毫无防备地过来,但只论身手,龙跃完全不逊色于猛子、雷厉那样的特种兵级人物,也不弱于崔盈、任迁那种狠辣的道上高手。

    连退了七八步,撞到墙上后,张枫逸反手抓着旁边一把椅子,当头朝对方砸去。

    龙跃一个左侧身,避过椅子。

    张枫逸搏得缓冲之机,双手一用力,把椅子分成了左右两个半片,左抡右挥,逆转形势,以长制短地逼着对方不糈后退。

    叮!

    龙跃退不到五步,手腕被椅子扫中,登时匕首脱手。

    张枫逸一声长喝,手里的“兵器”势头更急,抓龙跃一个避闪不及,砸在他格挡的胳膊上。

    蓬!

    椅子碎成了零件,龙跃的臂骨情况好点,但也痛得他闷哼出来。

    张枫逸一步扑到他面前,拳如暴雨,迅猛疾攻!

    龙跃勉力挡了十多记,终于再扛不住,被张枫逸一掌搧在左颊,登时向右跌去。

    张枫逸没有追击,用脚尖挑起地上掉落的匕首,一把抄住,随即旋身扬手,匕首化作凌厉寒光,瞬间掠过,精准命中仍在跌势中的龙跃。

    “啊!”

    惨叫声中,龙跃左肩被穿了个透,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这才如影随形般贴了过去。

    龙跃非常硬气,右手抓住匕首柄,硬生生把匕首拔了出来。但没等他用它攻击,张枫逸已近在眼前,抓着他右手往他胸口猛然扎下!

    片刻后,张枫逸一松手,龙跃踉踉跄跄地朝后连跌了四五步,仰天倒了下去。

    左胸上,匕首直没至柄,已毫不留情地扎穿了他心脏!

    这能把崔天来也逼得几乎走投无路的黑道大豪,就此一命呜呼。

    开门声响起,张枫逸霍然转身,立刻和门外举枪作势的几个枪手正面对上。

    砰砰砰砰……

    枪声连连响起,张枫逸条件反射地一个左扑,翻到了沙发堆反面,立刻五体投地地趴低。

    一时间,子弹把沙发打得扑扑作响,从张枫逸头顶穿过。

    二十多发子弹打尽,外面的五个枪手几乎同时开始换弹匣,枪声一时暂歇。

    张枫逸抓着这时间把面前的沙发猛地掀起,超过三十斤的沙发朝着门口砸了过去。

    门外几个人吓了一跳,赶紧左右闪避。

    蓬!

    沙发撞在了门框上,没能砸出去,重重落地。

    “给我堵回去!”一旁的李蒙嘶吼道,额头汗如雨下。

    对方非常厉害,绝对不能给他半点反击的机会!

    几个枪手立刻回到门外,哪知道眼前呼呼声倏起,最前面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额头已被两把匕首钉穿,仰头就倒!

    就在这时,张枫逸已从门内扑了出来,一把抓着他们俩当盾牌,迅速移出门外。

    另外三个枪手反应都不错,迅速退开,同时举枪。

    砰砰砰砰砰……

    另一轮枪响再起,把那两个中了匕首的枪手打得扑鲜血直流,却没能命中张枫逸半点。

    转眼另一轮子弹打尽,张枫逸再不客气,松开两个人肉盾牌,左扑右打,转眼把三个枪手解决掉。

    远处,李蒙早已经吓破了胆,逃进了电梯。

    张枫逸眼中杀机大盛,摸出个遥控器,按下了上面的按钮。

    来找龙跃之前,他就在诸葛云身上装了个小型的遥控炸弹,原本想挟制对方,但现在看来,这家伙胆大包天,那自己也没必要再客气了!

    哪知道一按之下,周围仍然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响动。

    张枫逸微微一愕。

    他离开诸葛云不过两三分钟,对方就算有专业的拆弹专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拆掉这炸弹。

    就在这时,走道尽头脚步声传来。

    张枫逸俯身捡起旁边两把手枪,朝着脚步声来的方向冲去。

    既然对方决心要下杀手,那他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