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97.html"}})();
    车子一路疾行,快到地方时,崔天来忽然叹道:“我现在心情很复杂。”

    张枫逸微微皱眉:“别告诉我你觉得对不起龙跃。”

    要知道霍天来误杀了龙跃全家,他对杀死龙跃本来就有心理障碍,很有可能会像张枫逸猜测的这样想。

    哪知道崔天来摇头道:“不,这事我早想通了。假如是由我亲手杀了龙跃,我会自杀陪罪,但现在我只会把对他的歉意藏在心底,到我死的那天。”

    张枫逸大奇:“那你还复杂个蛋?”

    崔天来苦笑道:“我有两件烦心事,一件和你有关,另一件是因为我想求你件事。”

    张枫逸失笑道:“这不都跟我有关?说吧!”

    “第一,我想求你保住容倩。”崔天来恢复了正常神色。

    “原因?”张枫逸小吃了一惊。

    “看到她,我就不由想起了龙跃的老婆。”崔天来眼中闪过一丝悲痛。

    那天她苦苦哀求,苦愿牺牲自己,求他不要伤害龙家其它人的情景,至今仍在他脑海里。

    只是当时他被怒火焚尽理智,没有答应。

    “行。”张枫逸答得毫不犹豫。

    崔天来细看他两眼:“你该明白‘保住’不只是不让你杀她。”

    “当然,你是怕秦家的人找她麻烦。这事简单,我只取药,她全交给你处置。”张枫逸干脆地道,“你帮了我大忙,这点要求我当然可以答应。”

    崔天来多看了他一眼,才道:“另一件事,是我妹妹嚷着要杀你。”

    张枫逸无语了。

    自己还救了她一命,好看的小说:!

    崔天来神色有点古怪:“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她平时不会这样。”

    要在以前,张枫逸绝对无所谓,但现在彼此交情渐深,他也有点尴尬起来。可是当初哪知道今天会跟隐鳞的人走这么近?

    车停。

    张枫逸藉机转移了话题:“到了!”

    两人下了车,雷厉早带着四个兄弟在那等着,旁边还有崔天来的得力手下任迁。这次被龙跃袭击,他负责照顾崔盈,反而活了下来,但隐鳞其它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们就在这栋大厦的四楼。”任迁低声道。

    “怎么做?”雷厉问。

    张枫逸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时候才下午四点,无论是大街上还是大厦里人都多,真要动手,非常容易引来警察。他们的目的是抓人而不是杀人,警察插手会非常麻烦。

    就在这时,一旁的刘镇忽然动容道:“咦?那不就是陆闲和容倩?”

    众人站的位置是在大厦大门左侧二十多米外,此时,大门处一行人鱼贯而出,虽然戴了墨镜和帽子作掩饰,但中间有两人显然正是陆闲和容倩!

    任迁忽然失声道:“那不是狼哥吗?”

    其它人也都看了出来,在人堆中,脸色苍白的郑伟峰被押着前行,显然受制。

    张枫逸之前就从崔天来那里听到了当天遇袭的情况,知道那晚他曾去灯饰店救人,结果不但没救到人,反而把自己搞出了伤。这次行动,容倩以外,另一个要救的人就是郑伟峰。

    崔天来微微一震:“他们是要回燕京!”这个时候,以这种规模离开,只有这一种可能!

    张枫逸眼中精光一闪:“这更好,省了等的功夫。上车!路上动手!”

    众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机场是在三环外,到那里之前会有一段郊区路段,正适合动手,更不用担心警察会迅速赶到。

    两分钟后,陆闲等人分了三辆面包车,离开了大厦。

    后方,狗子开着车,载着参与这次行动的九个人跟了上去。

    车上,张枫逸沉声道:“改了动手地点,战术就得变化。城外是空旷地带,难以偷袭,但正面冲突容易带来更多伤亡,我要大家分工合作,以抓住容倩为第一目标,但前提是尽量保护自己的性命。”

    “明白!”几个人同时应声。

    半个多小时后,四辆面包车驶出了江安三环,前方人烟迅速减少。

    最后一辆面包车忽然加速,超过第三辆面包车,一个斜插,生生插进后者和第二辆面包车之间。

    同一时间,雷厉在副驾位置上抬手举枪,连发两记,精准地射中了后面那车的前胎。

    那面包车登时以一个不自然的扭拐,冲进了路旁边的荒田。

    前面两辆面包车立刻察觉,第一辆让开通路,减速让装着陆闲和容倩的第二辆面包车通过,随即一个打横,拦在了张枫逸他们那车前面。

    这战术非常正确,只要它把追击者的车给拦下,容倩他们就能从容离开,。

    哪知道张枫逸早猜着了他们的战术,喝道:“绕!”

    狗子方向盘连续甩转,车子一个惊险的绕行,从停下的那面包车左侧绕了过去。

    停下的那车登时动作起来,想再追上去。

    任迁从后排窗口探出半身,砰砰砰三枪,打爆了那车左前胎。后面那车立刻不自然地连续拐行,冲到了逆行道上。

    蓬!

    一辆运渣车和它撞了个结实,面包车登时横翻。

    那边驶远的面包车上,崔天来笑道:“这就当先给我隐鳞的兄弟们讨点债。”

    张枫逸想到他的十来个兄弟全死在对方手下,心中暗叹,但这就是这世界的规则,冤冤相报,永无了结。

    就在这时,开车的狗子失声道:“糟糕!”

    张枫逸转头看去,只见戴着容倩和陆闲的那车这时已经开出了百多米远,忽然一个急刹,竟然停了下来,立时暗叫不好。

    他们的战术是用突袭把目标车给迫得驶远,形成单对单的局面,这样对方的人数优势就会变成劣势。正常情况下,容倩等人是要赶着回燕京,加上不知道来者是何方神圣,心理上会有障碍,一般人都会采取尽量远逃、让同伴阻拦对手的策略。

    可是现在目标车却停了下来,他们离两辆非目标车都不远,只要容倩等人藉着车子拖延个两三分钟,非目标车的人就会赶过来,对张枫逸等人形成围剿。

    两车转眼相距不过二十来米。

    狗子一脚踏上刹车。

    “继续开!撞它!”张枫逸一声断喝。

    狗子吓了一跳,不过老大发话,立刻松了脚。

    容倩等人纷纷从车上下来,一共六个人,眼见追来的车竟然不停,无不大吃一惊,慌忙朝旁边四散开。

    两车相跑不过五米时,张枫逸忽然一探身,抓住狗子手里的方向盘,往左猛然一甩,同时喝道:“刹车!”

    左前方是容倩、郑伟峰以及一个龙跃的兄弟,见面包车突然一个急甩撞过来,无不狼狈躲闪。

    刺耳刹车声中,面包车直接停在了三人中间。

    道上其它车被这变化所扰,纷纷左闪右避,生恐撞上他们。

    面包车车门倏然开启,张枫逸和崔天来同时扑下,一个抓容倩,一个扶郑伟峰,以最快速度回到车上。

    砰砰砰……

    车子另一边,包括陆闲在内,其它龙跃的人纷纷拔枪,朝着面包车狂射。幸好这车经过简单改装,外壳上加了铁板,任迁、雷厉等人纷纷反击拖延,一时间对方也拿他们没办法。

    上车后,张枫逸狂喝道:“走!”

    面包车立刻加大油门,朝着远处疾去。

    崔天来闪电般从旁边刘镇手上夺过枪,蓦地回身,对着后窗就是一枪。

    后方,陆闲挥着枪怒吼:“给我上车追!”

    这话刚落,他突然一震,侧身倒下,双眼圆睁,却再没了声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