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714.html"}})();
    在座众人无不清楚他是在拿张枫逸发泄苏玉瑶带来的怒气,不好插嘴,尽皆装作听台上的致辞,转过头去。

    苏玉瑶柳眉微竖,就想说话。

    张枫逸比她快一步,斜眼看着唐副台长:“泡妞泡不着把气撒我头上?”

    唐副台长没想到他来这么一句,白皙的脸上微微胀红:“你说谁泡妞呢!”

    张枫逸没打算跟他客气:“你敢当众赌咒发誓说你不是想泡苏玉瑶?”

    “你!”唐副台长语塞了。这周围可都是媒体记者,这话要出去,那就是社会舆论,以后他再不用想追求苏玉瑶了。

    旁边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轻咳了两声,说道:“玩笑话别放心上。小唐,小张是玉瑶的朋友,玩笑适可而止。”

    唐副台长得了这台阶,这才缓和了神情,强笑道:“宋叔说得是。”

    “下面请宋台长上来讲两句。”台上,唐装男扬声道。

    那五十来岁的男子笑笑,站起身,走上台去。

    苏玉瑶凑张枫逸耳边低声道:“江安市电视台的台长宋金鼎,这被你损的是副台长唐文。”

    张枫逸也低声道:“又替你解决了一个追求者。”

    苏玉瑶低叹道:“等你了解唐文这家伙什么样的人再说这话吧!”

    ***

    晚上十点,晚宴才结束。

    张枫逸和苏玉瑶出了酒店,走到她那辆mini旁,后面突然传来唐文的声音:“玉瑶!”

    苏玉瑶对张枫逸摆了个气绝的神情,才转头道:“什么事?”

    唐文快步走近,含笑道:“明天我们台不是对你有采访吗?我去接你吧。”

    苏玉瑶指指旁边的mini:“这是什么?”

    唐文愣道:“车?”

    苏玉瑶若无其事地道:“那你就该明白我的回答了。”

    唐文笑容彻底僵住。

    张枫逸心里暗笑,开了车门,坐到车上。

    话到这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就在这时,旁边有个拿着话筒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叫道:“苏小姐你好,能抽点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吗?”

    苏玉瑶转头看去:“你是哪家媒体的?”

    “民哥让我跟你问好,好看的小说:!”那男子神情突然转狞,左手蓦地抬起,一把匕首狠狠刺了过去!

    苏玉瑶一声惊叫,慌忙后退。

    车上的张枫逸大吃一惊,但身在车上,哪来得及救援?

    那男子一击没中,立刻再扑,匕首狂挥。

    旁边唐文吓得魂飞魄散,腿一软,坐倒在地。

    苏玉瑶眼看再避不过,情急中把手里的车钥匙扔了出去,正好打在对方眼睛上。男子一声痛叫,攻势立缓,张枫逸已经开门扑了下来,左手闪电般抓住对方左腕,一个扭反,喀嚓声中,那男子惨叫倒地。

    不远处,发现这边动静的两个保安奔了过来:“怎么回事?”

    苏玉瑶这才松了口气,看着把人交给保安的张枫逸,惊魂未定地吐了吐舌头:“幸好有你在。”

    张枫逸沉声道:“那家伙不是被抓了吗?”对方说“民哥”,当然指的是杨联民。

    “可能是余党。”苏玉瑶猜测道。

    “算了,这事交给警方处理。”张枫逸不想为这事多纠缠,转头看向仍坐在地上的唐文。

    唐文这时才缓过一口气,勉力爬了起来:“玉瑶你……你没事吧?”

    苏玉瑶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摸出手机,拨打了110的电话。

    唐文瞬间血色全失。

    这下脸丢大了!居然没在这种天赐的表现机会中露面,反而把自己懦弱的一面暴露出来!

    十多分钟后,警察赶到现场,把仍留在那里的张枫逸和苏玉瑶等人简单讯问后,旁边一个瘦瘦的警察正检查众人的身份证,忽然盯着张枫逸道:“你就是张枫逸?”

    “身份证上怎么写?”张枫逸有点莫名其妙。

    “很好!”瘦警察一声冷笑,突然摸出手铐,“正好省了去你家抓你的功夫!”

    苏玉瑶吃了一惊:“你干嘛!”

    瘦警察一脸正色:“张枫逸,你涉嫌一起袭警案,我现在正式逮捕你!”

    张枫逸瞬间反应过来。

    尼玛这货是说昨晚自己揍洪海的那事?!

    ***

    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独坐了近两个小时后,张枫逸才睁开眼睛,看向刚刚打开的门。

    几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人长得圆胖白皙,动作间竟然还有几分妖娆,缓缓走到他跟前。

    张枫逸冷眼扫过所有人,见有人拿书有人拿棍子,心知对方来意不善,不由微微皱眉。

    到底怎么回事?

    就算是告袭警,至少也得先审审,自己宁死不答再动手吧!

    砰!

    审讯室的门关上了,好看的小说:。

    “看来你没把我认出来啊。”胖子和张枫逸隔桌而坐,微微眯眼,“不过这七年我可是无时无刻不记得你,我亲爱的张枫逸同学。”

    听到这娘娘腔的声音,张枫逸愣是没把他认出来:“你是谁?”

    “都说贵人多忘事,你家也不怎么富贵啊,怎么记性这么差?”胖子似笑非笑地道,“到今天我都还记得,那天我把周倩倩扒光后,是谁tm冲了进来,把我变成了现在这模样。”

    张枫逸微微一震:“王军!”

    胖子摇头叹道:“终于记起来了!来人,给我揍!”

    旁边两个警察立刻拥过去,把张枫逸从椅子上提了起来,把他往地上按。

    哪知道张枫逸一声冷笑,突然双臂一挣,手铐应挣而断,两个警察更是被震得退了三四步,撞到墙上。

    原本他还不想多事,但对方既然是公报私仇,那就没必要客气了。

    王军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可以手铐给挣断,手立刻往枪套上按去。

    张枫逸一个跨步移到他面前,手起手落,已把他的枪给抢先拔了出来,抵在了他喉咙上。

    王军登时一僵,心里掀起滔天巨浪。

    奇怪,这家伙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

    旁边几个警察反应慢了一拍,这时哪敢乱动?抓张枫逸来的那瘦警察叫道:“别乱来!”

    张枫逸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死死盯在王军眼里:“我没找你,你还敢找我!”

    王军强持镇定:“你别……别乱来!杀了我,你也死定了!”

    “是吗?”张枫逸悠然道,“你爸现在该升正职了吧?权力挺大,呵呵,当年就滥用私权,现在应该还是那么混蛋吧?”

    “你知道就好!”王军顾不上理对方的讽意,“坦白跟你说,我爸现在是局长!你最好放下枪,乖乖给我绑起来,不然不只是你,连你爸妈都逃不掉!”

    啪!

    张枫逸反手一耳光搧在他肥脸上,冷笑道:“逃?王军你以为我是谁?不如这样,咱们来玩个游戏。”

    王军看着他充满寒意的目光,再撑不下去了,颤声道:“你……你想怎么样?”

    张枫逸唇角笑意浮现:“来,谁帮我去叫一下王大局长,告诉他,我要当着他的面杀了他儿子,请他务必参观!”

    两分钟后,局长王志平匆匆赶到,走进审讯室的刹那,只见儿子王军被一人踩在脚下动弹不得,登时又惊又怒,叫道:“王军你没事吧?!”

    王军苦着脸叫道:“爸!救我!”

    张枫逸手里的枪仍指着王军脑袋,他笑了笑,忽然打开了手枪保险。

    喀!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审讯室里。

    王志平色变道:“不要冲动!有话好说!”

    张枫逸森然道:“晚了!”

    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