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719.html"}})();
    第二天中午,张枫逸准时赶到龙腾花园小区。

    苏玉瑶在小区大门处接他,一见面就怒道:“你别拦着我,我要宰了王克凡!”

    张枫逸奇道:“这我举双手赞同,不过还是想知道为什么?”

    苏玉瑶咬牙切齿地道:“刚才他居然在我妈面前说我该换个工作,当个贤妻良母!不是你正好打电话叫我来接你,我现在已经把他大卸八块了!他王克凡什么东西,竟然敢干涉我的生活!”

    张枫逸反问:“他干涉得了吗?”

    “当然不能!”苏玉瑶想都不用想。

    “那你还气个蛋?”张枫逸不客气地道。

    苏玉瑶一想也对,怒容转笑:“有理,不过我就是看他不顺眼。唉,真不知道我妈看他哪点好。咱们赶紧进去,你赶紧发功,把那家伙给我弄走!”

    张枫逸神秘一笑:“不用我撵,看到我,他自己就会走!”

    几分钟后,两人到了苏家,开门进入后,客厅里一个中年美妇正另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相谈甚欢,。

    两人旁边,衣冠楚楚的王克凡含笑而坐,显得很有修养,完全没有平时的纨绔气息。

    但刚一看到进门的张枫逸,他脸色登时一变,青了。

    “玉瑶,这位就是你说的朋友?”中年美妇转头看去,露出讶容。

    “纠正一下,是‘男朋友’!”苏玉瑶笑盈盈地拉着张枫逸走了过去,“枫逸,这是我妈,快叫阿姨。那边的人渣你认识,就不介绍了。”

    “阿姨。”张枫逸含笑叫了一声,心里却听得发毛。

    被苏玉瑶叫“枫逸”,就跟被秦绯月叫“小逸”的感觉是一样的,让人寒毛直竖。

    不过果然有其女必有其母,苏母哪怕已经过了四十,但仍然可以看出其年轻时的美丽来。

    一旁的苏玉瑶则是心里暗暗得意。

    张枫逸今天换了一身清爽的短袖t恤和休闲裤,整个人透出一股青春而有活力的气息,登时和王克凡一身庄重的西服形成强烈对比。但后者论英俊帅气,远不如他,立刻被比了下去。

    但苏母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却转头对坐在对面的王克凡他妈妈笑道:“果然,和同龄人相比,克凡是稳重踏实多了。”

    王母也笑道:“是啊,我家克凡虽然还年轻,但做事稳重。不像现在很多年轻人,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行事为人,都那么轻浮。”

    张枫逸算是明白了苏玉瑶为什么那么紧张,不由看了她一眼。

    苏玉瑶秀眉微蹙,哼道:“他要稳重,也不会在大街上见到个美女就追着去了!”

    王母还没说话,苏母已经露出不悦神色:“玉瑶你还说!克凡已经说过了,那是个意外,他认错了人,以为是以前的同学,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张枫逸不由皱眉。

    这也偏袒得太明显了,认错了会搞得一脑袋伤?

    心念一转,他转头看王克凡:“这不是真的,对吗?”

    王克凡自他进来就没听到周围的人说啥,这时被他目光一慑,登时浑身一震,脱口道:“对!”

    在场所有人顿时一呆。

    “那真实情况是什么?”张枫逸不动声色地问。

    “我……”王克凡哆嗦着道,“我是看那位周……周老师长得漂亮,才……才……”

    苏母整张脸都白了。

    这小子疯了?自己在故而他说话,他居然这么说!

    殊不知之前在学校,张枫逸出手的狠辣已经深深刻进了他心里,此时强烈的恐惧感正侵袭着他神经,他哪敢乱说?

    “儿子你胡说什么!”王母脸色大变,强撑着喝止他,“还不给我闭嘴!”

    王克凡看看他妈,哭丧着脸道:“妈!咱们走吧……”

    王母怎么也没想到儿子会在苏家母女面前表现得这么窝囊,登时既尴尬又火大,心里更觉惊讶,对着苏母强笑道:“妹子,克凡可能有点不舒服,我先带他回去,改天再来看你。”

    苏母恢复了正常,起身道:“行,回去好好休息,好看的小说:。”

    一旁,苏玉瑶看向张枫逸,彻底呆了。

    居然真的跟他说的一样,王克凡这家伙自己求着走了!

    王家母子离开后,苏母看向苏玉瑶,冷冷道:“我累了,把你带来的人给我带走!”

    “妈!”苏玉瑶忍不住了,“你不能偏帮王克凡那坏蛋!!”

    “丫头,你真是……唉,你以为你妈不知道王克凡那小子不成样子?”苏母忽然一叹,“妈还不是为了你,为了你爸的事业!”

    苏玉瑶陡听这一句,登时愕然。

    “你知道,王克凡他家现在起势了,家大业大,在省里关系也多。”苏母苦口婆心地道,“你要嫁了他,不但你将来衣食无忧,你爸的事业也能好好发展,这一举两得的事,你怎么不懂妈的苦心呢?”

    苏玉瑶反应过来,分辩道:“嫁给王克凡那种混蛋,我哪还有幸福可言?”

    苏母面容又沉了下来:“那也比你嫁个什么都没有的保安强吧!”

    张枫逸终于明白了苏母的意思,脸色也沉下来:“保安又怎么了?”

    苏母冷笑道:“保安也没什么,就是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地位没地位,怎么跟政法书记的千金配?”

    苏玉瑶从小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拿身份压人,眸中怒色顿现,就想说话。

    啪!

    一物被张枫逸扔在了桌上,截住了她的话。

    苏母一愣,只见是一本红色的证件,上方一个大大的黄色五角星,下面是一行小字“华夏人民解放军”,再下是三个大字——“军官证”!

    张枫逸轻描淡写地道:“我确实没钱没权没地位,只有这个。”

    苏母回过神来,轻哼道:“当过军官有什么了不起?现在还不是做保安?”说着却忍不住好奇心,把证件拿起来,翻开一看,登时浑身一震。

    军官证内,张枫逸穿着军装的一寸照片贴在左上角,下方的日期和印章证明这份证件仍然在有效期内,但是让苏母震惊的是,证件右边写着的衔级上,赫然印着四个黑字——“专技少将”!

    旁边苏玉瑶看见母亲神情,不由好奇起来,绕过去看了一眼,娇躯顿时一僵。

    张枫逸神色自若地道:“看完了吗?麻烦你还给我。”

    苏母一颤回神,赶紧把证件递了回去。

    跟了苏凌岳这么多年,她对官、军、商三界的了解不比任何人少,当然清楚一个“少将”军衔,到底有多少份量。别说一个市级政法书记,就算是省级的,也没法与之相比!

    虽然部队一栏和职务一栏都空着,但……那可是“少将”啊!

    天啊!

    这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点,怎么会有少将军衔?

    张枫逸揣好军官证,微微一笑:“阿姨的话让我非常惭愧,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以后我不会再骚扰玉瑶了。”说着转身欲走。

    “别!”苏母脱口道,“阿姨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呵呵,小张别介意,我一见你就特别有亲切感,开了个玩笑。玉瑶最清楚,我最爱开玩笑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