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720.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4章 悲惨的军官证
    旁边苏玉瑶回过神来,适时配合道:“是啊,我妈最爱开玩笑。”芳心里却疑云大起。

    这家伙不过是个保安,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军衔?

    张枫逸停步恍然道:“原来是这样,我就说苏阿姨不可能是那种不长眼的人,看不出谁好谁坏,谁是花花大少,谁才能给玉瑶带来幸福,呵呵……”

    苏母被他这藉机的暗损搞得颊上一红,强撑道:“小张你坐吧,玉瑶,还不给小张泡杯茶,我去叫你爸来见见客人。”

    苏玉瑶问道:“泡什么茶?”

    “上次你爸的战友给他带回来的极品毛峰。”苏母想都不想地回答。

    苏玉瑶一愣:“那茶我爸自己都没舍得常喝呢!”

    苏母笑道:“傻瓜,既然小张是你男朋友,当然不能怠慢,快去吧。”

    苏玉瑶回头看了张枫逸一眼,背着朝楼梯口快步走去的母亲朝他伸了伸大拇指,这才去了。

    张枫逸在沙发上坐下,心里暗笑。

    他张大科长什么场面没见过,要是这都搞不定,还配称为“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只要看王克凡母子两刚才在这,苏母都没去叫苏凌岳下来,就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知道,有少将军衔的人,绝对不可能只是个保安那么简单,不抓着这好机会拉拉关系行吗?

    不一会儿,苏玉瑶泡好茶端回来:“张大将军,这是您的茶。”

    张枫逸苦笑道:“你还是叫我‘枫逸’吧,我会恶心得比较好一点。”

    苏玉瑶白了他一眼:“去你的!不知道多少人希望我直接叫他们名字呢!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你居然还是深藏不露!”

    张枫逸含蓄地一笑:“那是,!我还有很多优点。”

    脚步声从楼梯那边传来,下来的却仍是只有苏母一人。她走回客厅,歉然道:“不好意思,我家老苏正忙紧急工作,抽不出身,下次大家再一块儿聚聚。”

    来前张枫逸就知道今天是苏凌岳的休假,他立刻明白对方是在撒谎。不过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王克凡,见不见苏凌岳也无所谓,他客气地道:“没事没事,公事要紧。”

    苏母欣然道:“现在很少看到像小张这样体谅人的年轻人了,看来咱家玉瑶这次是真找对了人!”

    张枫逸和苏玉瑶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对什么人用什么法子,看来王克凡以后再也别想攀苏家这门亲了。

    ***

    在苏家呆了十多分钟,张枫逸就拿有事为藉口,告辞离开。

    苏玉瑶当然陪他一道离开,出了公寓楼后,她才笑了起来:“知道我爸为什么不肯下来见你吗?”

    张枫逸哂道:“我哪知道?”

    苏玉瑶嘻嘻一笑:“我爸这辈子最讨厌的事就是拉关系走后门,现在你明白了吧?”

    张枫逸一呆:“你爸这么正直?”

    即使是没在官场上混,他也知道官场上不少规矩,苏凌岳居然这么与众不同。

    苏玉瑶只自豪地道:“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我正直的天性从哪来的?当然是遗传基因的影响!”

    张枫逸听得直摇头,不过心里对苏凌岳这人有了不错的感觉。

    他自己本身绝对不是那种以“正直”为原则的人,但是对于这样的人,他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敬意。

    苏玉瑶忽然伸出玉手:“你证件再给我看看。”

    张枫逸愕然道:“还看啥?”

    苏玉瑶理所当然地道:“刚才就瞄了一眼,哪看得清?”

    张枫逸知道这美女好奇心强,想想给她看也没什么,摸出军官证,递了过去。

    苏玉瑶翻开,仔细查看。

    印章不像假的,发证机关写的是“黔海军区政治部”,部队和职务都是空的,看不出更多信息。

    苏玉瑶想了想,问道:“专技少将,你到底专的什么技?”

    张枫逸暗忖说出来不得把你吓死,表面上失笑道:“你还真信了?那证件是我找人做的!”

    苏玉瑶愕道:“假证?”

    张枫逸眨眨眼:“花了我二百块钱呢!”

    苏玉瑶呆了好几秒,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原来是……聪明!不过这证还真像真的,至少我辨不出来。”

    这回轮到张枫逸愕然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无耻呢,拿假证骗你爸妈。”

    “嘻嘻,每一种行为都有两面性,‘无耻’在我眼里也可以是‘聪明’。”苏玉瑶俏皮地一笑,“看来我还真没看错人!”

    张枫逸对这美女越来越刮目相看了,她的看法总是与众不同,。

    苏玉瑶轻轻扬着手里的军官证,忽然一把抓住,玉手一个上下分撕。

    刷!

    军官证生生被撕成了两半。

    张枫逸一震停步:“你干嘛!”

    苏玉瑶若无其事地道:“反正都用完了,我身为一个正直的记者,当然不能再让你拿这东西去骗别人。你要心疼这两百块钱,我请你吃顿饭,保证抵得过这点价值。”

    张枫逸欲哭无泪,看着她把证件撕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堆里。

    我的军官证!

    要命的是,他又不能告诉苏玉瑶,说那是真的!

    唉,早知道会有这结果,就另找个办法了,拿什么军官证啊!

    苏玉瑶亲昵地一把挽住他胳膊:“走吧,二百块每人的大餐正等着咱们,嘻嘻……”

    张枫逸心里叹了口气。

    算了,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没有把特别调查员证件拿出来,不然那才是真的糟了。

    ***

    下午,张枫逸回到公司,直接去找秦绯月。

    在ceo办公室里,秦绯月正和沈吟月说事,张枫逸进入后,见两人玉容上神情凝重,讶道:“什么事谈得这么沉重?”

    “正说张冷的事。”秦绯月轻叹道,“算了,这些都不关你的事。找我有事?”

    “有。”张枫逸点头道,“我来说一声,最多一周,我就得离开公司。”

    秦绯月点头道:“这一点早晚得来,我明白了。沈部长,这几天就让张科长把他手上的事情完全交给你,新的保安科长就由你来挑。”

    沈吟月还是第一次被秦绯月这么信任,点头道:“行。”早前张枫逸就跟她说过这事,因此并不意外。

    秦绯月再道:“你去忙你的吧,我和张科长还有点事要谈。”

    沈吟月离开后,秦绯月才开口道:“昨天从家里传来一个消息,是关于上次在墓园来杀我们的杀手的,想听吗?”

    张枫逸诧异道:“你家里?”

    “我把墓园的事告诉了爷爷,他设法进行调查。”秦绯月认真地道,“袭击我们的两个,模样和两个国际通缉犯相同,他们最后一次有记录的出现,都是在米国。”

    张枫逸眼中精光一闪:“你是指诸葛云?”

    戳破秦昆和诸葛云的阴谋后,后者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华夏,回到了米国。现在想想,确实幕后者是他的可能性最大。

    “这很难说,毕竟爷爷也没找到更多的线索。”秦绯月叹道,“但我现在很担心,只要一天没确认和除去幕后者,咱们就很危险……尤其是我。”

    张枫逸深有同感,不同的是他早有了准备,微笑道:“放心吧,我早有安排。放心吧,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秦绯月意外道:“什么安排?”

    “秘密。”张枫逸神秘一笑。他没打算透露自己的底牌,把安排雷厉的人保护她的事说出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