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72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9章 意外的结果
    杀了房间里的四人后,张枫逸立刻解开绑在椅子上的苏凌岳。这位江安市最正直的政法书记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去,幸好被张枫逸扶住。

    “你……你是谁?”苏凌岳虚弱地问道。

    “先离开再说!”张枫逸看出他被对方折磨得不轻,当机立断地把他抱了起来,冲到窗边,推开窗户,随即跳上窗台,就那么直直地跳了下去。

    落地时张枫逸灵活地一个缩身,贴地一滚,自己承在下面,把苏凌岳的坠力卸尽。

    这点高度落下,就算是头着了地,他都没事,何况现在还能有个缓冲?张枫逸立刻起身,抱着苏凌岳朝着黑暗中迅速潜去。

    后方楼上惊叫声传来,他心中冷笑。

    等把苏凌岳送到安全的地方,有你们好看的!

    哪知道刚奔出不到一百米,造纸厂外忽然由远及近地响起了警笛声,他一时愕然。

    警察?谁报了警?

    ***

    几分钟后,张枫逸带着苏凌岳翻墙而出,轻巧地落在墙外。

    从他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造纸厂前门处,四辆警车把门口堵了个严实,至少二十名干警手持武器朝着门里逼进去。

    张枫逸无暇多看,带着苏凌岳溜到预定的接应处,找着狗子的面包车。

    “逸哥成了?”狗子见他上车,看了昏迷过去的苏凌岳一眼。

    “你报的警?”张枫逸边把苏凌岳放在座位上边问。

    “不是。”狗子摇头道,“不过很奇怪,这些警察像是早等在这附近,我留在外围守着的兄弟回报说,他们之前是藏在不远处的一个小仓库里。我算了算时间,是在你进入造纸厂后出来的。”

    张枫逸心中微微一动,沉声道:“帮我把这人送到最近的医院去,好看的小说:!”说着从车上退了下去,砰地关上车门。

    狗子愕道:“逸哥你不走?”

    张枫逸淡淡道:“我要留在这里,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

    警察的突然出现,时机非常奇怪,让他有了一点新的想法。不过是不是那样,只有等这些警察走了才知道。

    ***

    二十分钟后,坐在家里阳台上的工商局局长徐正来拿着手机,面色凝重地听着对面的话。

    半晌,他突然失声道:“什么?他已经在市人民医院里了?谁救了他?”

    那头的声音回应道:“根据回报,应该是那个叫张枫逸的男子。现在苏凌岳的家属已经去了医院,武警部队已经派人前往保护,动手已经来不及了。”

    徐正来浓眉深锁,作声不得。

    那头的声音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徐正来深吸一口气,叹道:“暂时只好停手,看看情况再说。奇怪,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一个人把苏凌岳救走!”

    那头的声音也叹了口气:“这我没法回答你,不过照王志平拒绝你的态度来看,那家伙来头不小,否则你也不会找我这副局长帮忙了。算了,挂了。”

    电话挂断后,徐正来的双眉仍然紧锁着。

    事情越来越棘手了,难道自己真得走最后一步?

    ***

    张枫逸到医院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苏凌岳睡着了。

    后者情况很好,尽管挨了顿毒打,肋骨轻微骨折,但没有生命危险。

    看完苏凌岳,张枫逸朝陪护的苏玉瑶使了个眼色,两人离开病房,到了安全通道处。

    “谢谢。”苏玉瑶感激地道。不是张枫逸,怎么可能这么快救出苏凌岳?

    “先别谢,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张枫逸神色凝重地道,“我怀疑警察局内部有人协助这次的劫匪!”

    警方的人进入造纸厂不久,悄守在外面的张枫逸就听见里面响起了枪声。

    没多久,更多的警车赶到,造纸厂热闹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张枫逸一个接一个地记数,最终把警察从里面抬出的所有尸体都认了个全。

    竟然没有活口!

    张枫逸至此已完全明白,悄悄离开了造纸厂。

    最初那四辆警车上的人,来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灭口!

    先找歹徒抓苏凌岳,然后藉苏凌岳来威胁他张枫逸,再趁机把这两人杀死,最后让警察去清理那些歹徒,张枫逸之前所推测的一箭双雕根本是低估了对方的奸毒,好一个一箭三雕!

    听完张枫逸的话后,苏玉瑶的玉容也微微泛白,她有点不能置信地道:“你是说,这次的事,是警察局的人在背后搞鬼?”

    张枫逸意味深长地道:“别忘了根据我最初的推测,这次劫人事件,该是由徐正来和王伟一方策划的,否则没法解释对方会用你爸来引我去送死,好看的小说:。”

    苏玉瑶惊呼一声:“天哪!你的意思是,徐正来和警察局的人勾结,联手害我爸?”

    张枫逸沉声道:“而且在警察局里的人绝对职位不低,否则不可能调动那么多警察去清尾!”

    苏玉瑶颊上没了血色,作声不得。

    假如真是这样,那整件事就不简单了。

    可是,事情真的会严重到这地步?

    “不行!”苏玉瑶忽然断然道,“我要去警察局,把这事查个清楚!”

    张枫逸伸手抓着她,摇头道:“你不用去,我去。”

    苏玉瑶愕然道:“你怎么查?”

    张枫逸唇角微现一丝冷笑:“有人会很乐意向我透露所有的事!”

    ***

    凌晨四点,江安市警察局后面的警属小区内。

    其中一套公寓里,警察局局长王志平酣睡正深,蓦地一耻刺耳的铃声响起,惊得他一震,醒了过来。

    “谁tm这么打电话!”王志平大为恼火,伸手抓过床头的手机。

    陌生号码。

    “喂!”王志平接通了电话怒道。

    “是我。”那头一个清朗男声。

    王志平满嘴的骂语登时缩了回去。

    张枫逸!

    “张……张先生,有事吗?”王志平结结巴巴地道。这个时间点打来电话,绝对不是好事!

    “你说呢?”张枫逸冷冷反问。

    “那您……您说……”王志平心里一紧,小心翼翼地道。

    “今晚警方有个行动,我希望知道它是不是你安排的。”张枫逸慢条斯理地道。

    “行动?”王志平微微一愕,“那我得先打电话去局里查查,你看是不昌暂时挂……”

    “不,我相信不用查,你也知道是什么样的行动。”张枫逸打断他的话。

    “这……”王志平大感为难,正想说实在不知道时,脑中忽然灵光闪过,登时一震。

    “记起来了?”张枫逸听到那边骤止的声音,已知对方一定是有了想法。

    “不……不是我做的!”王志平脱口道。

    “呵呵,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否则不会有这电话。”张枫逸轻描淡写地道。

    早在想到找王志平来查问时,他就已经猜到事情不是王志平做的。后者知道他有国家安全部的秘密身份,要是真敢造次,除非他不想一家子活了。

    “张……张先生英……英明……”王志平摸了一把冷汗,“我本来准备明天早上再……再跟您联络,提醒您一声,没想到……”

    “废话少说,说正题,到底怎么回事?”张枫逸喝道。

    “是……”王志平不敢隐瞒,老老实实地说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