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769.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4章 极端的艺术
    何思语赞赏地一笑:“请先让我看看你的双手。 ”

    张枫逸不再犹豫,把双手平伸出去。

    何思语伸手轻捏他双手指骨,动容道:“你的手指骨节很奇怪,有种和正常人不同的松活。抱歉,我不是说你不正常,只是这种情况确实从没见过。”

    张枫逸笑笑:“没事。”他的手指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正因为指节的关节连接并不像常人一样僵硬,他的手才会那么灵活。

    何思语松开他的手,把自己的双手平摊:“你看看我的手怎么样?”

    张枫逸早注意到她的手部迥异常人的细滑,赞道:“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手之一,好看的小说:。”

    何思语一反之前的平和,骄傲地道:“这一生,我唯一自傲的东西,就是这双手,也是因为它,我才创立了‘手之极限’!”

    张枫逸对这个林子扬口中的“协会”早就好奇得要命,忍不住问道:“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何思语耐心解释道:“原本是个业余爱好的协会而已,但这些年来,它不断发展壮大,现在已经是全国范围内最好的极端手艺组织。”

    张枫逸疑惑道:“‘极端手艺’又是什么?”

    何思语一笑:“你从子扬那里解开的线球,就是我的手工艺术品,简称‘手艺’。但和普通手工艺品不同,我们的作品有特殊性,所以称为‘极端手艺’。简单地说,我们所有的会员,会不断创造出各种各样的‘极端手艺’,进行一些私人渠道的销售、比赛或者其它一些项目,获取协会的运营经费,以及和更多的手艺爱好者交流。”

    张枫逸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东西,好奇心大作。

    何思语继续道:“人的手,本身就是由进化而来的艺术品。灵活的手指,有力的肌腱,让手可以完成非常多的事。但手可以做到哪种程度,却从来没人研究过。举个例子,你的双手能做到这样吗?”双手一个十

    指交叉,竟然把右手拇指和左手小拇指触到了一块儿。

    张枫逸十指交叉,尝试模仿,哪知道两根手指天差地远,竟然隔了两三厘米远,根本没法触到。

    何思语笑了笑:“这就是练习过和没练习过的区别,这中间有个技巧,这样这样……”拿着张枫逸的手指一阵摆弄,片刻后,竟然让他那两根手指贴到了一起。

    张枫逸这才对“手之极限”有了点初步的认识。

    他的关节训练全是在部队中进行,无一不是针对如何完成任务和保护自己而进行,加上自我的天赋,所以关节非常灵活。可是像她所展示的这种技巧,却是一味追求极端,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何思语再道:“这只是一种示范,像生死结那种,则是对手指的灵活度有更高的要求。手稍微笨点的,就算你能看透门道,也没法解开。”说着从随身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由细铜丝缠成的、错综复杂的小丝球,轻放到茶几上。

    张枫逸信手拿起:“这又是什么?”

    “算是生死结的升级版,”何思语解释道,“是由一根完整的十米铜丝绕成,你能不借用任何工具,保持铜丝完好地把它解开吗?”

    张枫逸生出兴趣,不再说话,专心地翻弄起小丝球。

    抛开复杂度不谈,和昨天的线球不同,铜丝韧性远逊,容易弄断,能把十米长的铜丝绕成这样的球状,已经非常不易,要解更加艰难。

    而且如果像周倩倩那样,抽错了线位,想要把它恢复成原状,那根本不可能。

    难怪这能称为生死结的升级版,因为难度确实更胜一筹。

    但只过了五分钟,张枫逸就小心翼翼地从一处抽出铜丝头,不快不慢地抽解起来。

    何思语并不说话,专心地看着他手上的动作。

    十分钟过去,张枫逸抽出来的铜丝已经在两人间的茶几上占了大片的面积。

    何思语忽然开口:“不用解了,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愕然停手。

    何思语惊异地道:“你真的是个手艺的天才,竟然一次就能解开!”尽管还没抽完丝,但她是这方面的大师级人物,一眼就看出他已经解开了。

    张枫逸现在对这种能逼出双手潜力的极端艺术方式大感兴趣,放下丝球道:“还有更难的吗?”

    何思语欣然道:“当然有,今天的检验包括十二个内容,到你失败为止,我会一一让你尝试!”一边说着一边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边长约十厘米的塑料正方体,每一面都有好几个小指大小的孔洞。

    “这些洞相互接通,”何思语解释道,“你要把这根普通的线穿进去,让它穿遍每个洞,而且每一个洞只能走一次。”

    张枫逸接过正方体和线,后者只是普通缝补衣服用的那种细线,既没硬度又没弹性。

    “我提醒一下,你要把这线穿进去,必须要采取适当的角度才行,否则线软,没有办法伸出那么长的距离,穿过整个正方体。”何思语提醒道,“而且我向你保证,一定能够成功,如果需要,我可以先行示范。”

    “不用。”张枫逸摇头拒绝,“这简单。”

    “简单……”何思语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小张,千万不要小看它,这对你的手是极端的考验。”

    张枫逸一笑,拿着球来回翻了几圈,不到两分钟的观察后,就拿起细线,从其中一个孔洞穿了进去。

    片刻后,柔软的细线被他穿过十来厘米的小洞,从另一个孔洞穿了出来。他毫不停留,把线拔长,穿进了下一个孔洞。

    何思语微微蹙眉。

    这个测验她自己就做过不下千次,也让其它手艺爱好者做过,每个人都会小心翼翼地做。他这么快,太容易出问题了。

    哪知道两分钟过去,正方体上的孔洞已经被他穿了一半,他仍然动作迅快,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无论是抽线还是插线,又或洞口的选择,都毫不犹豫,就像脑子里早就算定了顺序一样。

    何思语越看越吃惊。

    五分钟后,张枫逸长舒一口气,把正方体放到了茶几上:“大功告成!”

    何思语怔怔地看着他。

    张枫逸奇怪地道:“你不检查一下?”

    何思语却道:“不用检查了,进行下一个检验。”刚才他的每一个动作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已知对方的完美地完成了整个穿线过程。

    这家伙恐怕真的是个手艺天才!

    张枫逸搓着双手急不可耐地道:“快来!”

    何思语深吸一口气,取出一块16开书本大小的塑料板。

    “这是由四百七十二块小板子粘成,胶水和板子的颜色完全一样,所以用肉眼你无法判断粘接的缝隙位置。”何思语开始说明,“另外,板子材料的强度只比粘连用的胶水强一点点,我要你把这四百七十二块小板子给一一分解下来。记住,只要力量稍大,或者说用力的位置不对,就有可能把板子板扳碎掉!”

    张枫逸欣然道:“明白了,我来试试!”

    何思语把板子递给他,心中微微颤动。

    他会成功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