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770.html"}})();
    何思语离开飞逸建筑后,张枫逸直接找到周倩倩,含笑道:“猜我有什么好消息要给你。 ”

    周倩倩芳心微动:“林老板答应了?”

    张枫逸打了个响指:“中!”把刚刚的事说了一遍。

    周倩倩听完后,一时作声不得。

    十二个测验,耗掉了张枫逸整个上午的时间,但他所说的每一个测验,就算是心灵手巧的她,听着也觉得难得要命,他竟然全部完成了!

    张枫逸奇道:“你现在该是开心和兴奋的表情才对吧?”

    周倩倩回过神来,甜甜一笑:“准备开工啦!”

    张枫逸笑笑:“别急,这段时间为了飞逸的事你忙坏了。代理公司的事推后个把月不迟,等飞逸上了轨道,你再专心弄它!”

    周倩倩却摇头道:“不,时间就是金钱。飞逸的事基本上已经妥了,连锁酒店的工程很快就能开始,以后猛哥会担得更多点,我可以腾出时间处理代理的事。小逸哥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张枫逸有点心疼地道:“但我怕你累坏了。算了,都依你,但我有个要求。”

    周倩倩愕然道:“什么要求?”

    张枫逸回身开了办公室的门,朝外面的柯露道:“我出来前别让人进来。”

    柯露现在是周倩倩助理,听得一愣,看着张枫逸重新关上门,忽然心中一动,不由瞠目结舌。

    他不会是大白天在公司里和周总那啥啥啥吧?

    办公室里张枫逸反锁了门,欣然道:“来,在沙发上坐好。”

    周倩倩被他锁门的举动吓了一跳,脸红道:“小逸哥你要干……干嘛?”

    张枫逸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推到沙发上坐下,双手按上她双肩:“上次没给你按摩成,今天没人打扰,咱们继续!”

    周倩倩这才明白过来,正想说话,肩头忽然一阵异样感觉传来,她不由一声轻吟:“啊,其他书友正在看:!”

    门外,柯露不由自主地脸红起来。

    尽管她在红灯区已经做过不少时候的皮肉生意,但那是出于环境所迫,本心仍然是传统的羞涩女孩,当然受不了这种刺激。

    办公室里,张枫逸一边双手缓缓轻按,一边道:“放松身体,十分钟让你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周倩倩从没被人这么按摩过,虽然强忍,但却没法完全忍下来,紧闭的小嘴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听得她自个儿都红透了整张脸。

    但多按一会儿,她就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手放松下来,一股近来罕有的舒适感袭遍全身,让她懒洋洋地不想动。

    不多时,她微微一侧,竟然睡着了。

    张枫逸轻轻把她放到沙发上,盖上薄衣,这才悄悄开门离开。

    门外,柯露吃惊地道:“这么快?”

    张枫逸低声道:“她太累,睡着了。”

    柯露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离开。

    这个高高瘦瘦的帅气男子这么生猛?不过十来分钟,周总竟然已经体力不支到睡着了?!

    ***

    几分钟后,在秦绯月的办公室里,张枫逸开门见山地道:“搞定了,明天会商讨合同细节,我希望能借你用一下。”

    秦绯月一愣,粉颊大红:“你在胡说什么!”

    “嘿嘿,漏了几个字。”张枫逸嘿嘿一笑,“是想借你的信用来用一下。我想向银行贷笔款,作为网络销售代理的起动资金,但我的信用不够。”

    秦绯月明白过来,眼珠一转:“帮忙可以,回报是什么?”

    这段时间以来,张枫逸有点把她的帮忙当成了理所当然,现在才想起自己确实该给点回报。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把新公司20(百分号)的股给你。”

    秦绯月一震:“你确定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

    张枫逸哂道:“我没做过生意,但也不是白痴,当然明白。放心吧,以后公司火起来,我不会向你追讨这部分股权的。”

    要知道雪精健元丹身为全国第一畅销的保健品,其网络销售的市场潜力巨大,别看只是20(百分号),那很可能代表的金钱得用千万乃至亿来作单位。

    秦绯月深吸一口气,认真地道:“凭你这一句,就不枉我帮你这么多。不过股权算了,这是你争取来的机会,我不缺那钱。放心吧,我会以担保的身份帮你贷款,不过你记住,你欠我秦绯月的情,以后我要有事找你,你不准拒绝!”

    张枫逸笑笑:“一定。”

    知恩图报从来都是他的优点,更何况对方是秦绯月这样的大美女呢?

    ***

    直到下午三点,周倩倩才醒了过来,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正伸着懒腰,突然看到一脸坏坏笑容的张枫逸坐在对面,登时大窘:“小……小逸哥,我怎么睡……睡着了……”

    张枫逸哈哈一笑:“怎么睡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周倩倩活动了两下,惊奇地道:“真的浑身都轻松了很多,你是哪学的按摩?”

    张枫逸神秘地道:“梦里学的,哈,!”事实上他这手是在神剑导学习的,但当然不可能告诉她。

    周倩倩起身走了两步,惊讶地道:“真的很厉害,我要跟你学!”

    这下轮到张枫逸吃惊了,他愕然道:“为什么要学?”

    周倩倩兴奋地道:“这样我就可以给张婶按摩了嘛,她平时也很辛苦的。”

    张枫逸暗暗自责,论对家人的细心,自己显然还远远及不上周倩倩。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周倩倩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才道:“进来!”

    柯露开门而入:“周总,老板,有人送来一封信。”说着把手上的信封递了过去。

    周倩倩接过信封,奇怪地道:“没邮票也没寄送方的信息,是谁送的?”

    柯露摇头道:“不知道,前台说对方送到就走了,我没看到来人。”

    周倩倩拆开信封,摸出里面的信纸,更是奇怪:“咦?什么内容也没有。”

    张枫逸伸手拿过信纸,反复看了两遍,沉吟片刻,忽然心中一动。

    难道用的是隐形墨水?

    可是谁会把一封不想别人看到的信这样堂堂正正送到公司来?

    但当试尽办法后,张枫逸终于确定这信不过就是普通的一页白纸,根本没有内容,更是讶异。

    就在这时,周倩倩忽然一声惊噫:“咦?手上为什么这么痒?”

    张枫逸一愣,抓起她的手。

    纤嫩的手指上,竟然起了点点红斑!

    张枫逸登时一震,断然道:“立刻去医院!”

    信上有古怪!

    ***

    直到晚上八点,两人才从医院离开。

    医院的检查结果,是信纸上涂有一层会刺激皮肤的药粉。不过它只是暂时性的效果,用消毒水清洗后痒感和红斑都消失了。

    回家的路上,张枫逸苦思不解。

    是谁搞这种恶作剧?周倩倩为人温和,性格是讨喜的那种,很难得罪人。

    临近到家时,周倩倩忽然问道:“手上有点麻麻的感觉。可是小逸哥,你为什么不痒呢?”

    张枫逸愕然抬手。

    确实,上面没有红色的斑点。

    周倩倩惊奇地道:“这药还有选择性?”

    这当然不可能,但张枫逸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曾受过抗药性训练,对很多普通药物都有免疫力。对方使用的药粉不过是普通的常用化工制品,所以对他效果非常微弱。

    想到这里,他摸出手机,拨出了柯露的号码,接通后问道:“对方送信过来时,有没有指定要送给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