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16.html"}})();
    半个小时后,在东扬市市中心靠北的一条大街上,张枫逸独自一人推开了飞乐发廊的店门。

    门内闲坐着几个理发师,门口有个小妹妹殷勤上前:“帅哥要做头发还是……”

    “我找你们老板。”张枫逸打断她。

    那小妹妹显然知情,笑容顿失,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冷冷道:“跟我来。”一转身,朝发廊墙边的楼梯走去。

    张枫逸无视周围几双敌视的眼睛,施施然跟着那妹子上了三楼,进入一个大房间,立刻看到了缩在墙角的卓小凡。

    这小子被人扒得只剩内裤,身上红一道青一道黑一道,看样子是被揍得够惨。

    旁边七八人围着张桌子正打牌,其中一个正是那晚见过的黄毛男。他抬头看到张枫逸,愕然道:“你是谁?”

    张枫逸已经卸掉了易容,现在恢复本来面目,连墙角的卓小凡抬头看到时,也是一脸茫然。

    啪!

    一个信封被张枫逸扔到了牌桌上。

    张枫逸淡淡道:“我来送钱。”

    他一说话,黄毛男登时认出了他声音,诧异道:“你怎么整容了?”

    张枫逸一笑:“我要是你,就先点钱。”

    这话提醒了对方,黄毛男将信将疑地拿起信封,摸出五叠捆得整整齐齐的崭新红票子,登时眼前一亮:“地道!数着!”把钱递给旁边的人,后者立刻数了起来。

    片刻后,那人数完,点头道:“是五万。”

    黄毛男咧嘴一笑,扬声道:“把衣服给小凡!”

    旁边立刻有人把卓小凡的衣服扔给了他,后者慌忙穿好衣服,一瘸一拐地走到张枫逸面前,迟疑道:“你是……伟哥?”

    张枫逸笑笑:“是我,。”

    卓小凡将信将疑地看看他,转头又看看旁边的黄毛男等人,低声下气地道:“谢谢恒哥手下留情。”

    黄毛男阴笑道:“下回长点记性,滚吧!”

    卓小凡赶紧转身。

    黄毛男目光转向张枫逸:“现在咱们来算算你打我的债!”

    卓小凡一震,停步转身。

    张枫逸看向他:“你先离开吧,这儿我能应付。”

    卓小凡犹豫再三,断然道:“不行,你来救我,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走!”

    那边黄毛男不悦道:“卓小凡,别tm给机会不要,滚!不然连你一块儿收拾!”

    卓小凡胀红了脸,怒道:“恒哥你说过拿到钱就不追究以前的事的!”

    黄毛男眼皮一翻:“我反悔了不行?”

    卓小凡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反而张枫逸毫无异色,走到桌边,轻轻把一人推开,自己坐了下来。

    那人大怒,抬手想揍他,但黄毛男一个眼色过来,他只好悻悻地收手。

    张枫逸若无其事地道:“我说明一下,这笔钱的用途,是让恒哥拿来重新装修贵店的。”

    黄毛男愣道:“装修?我这店刚装修完不到三个月,你tm从哪看出我的店需要装修?”

    张枫逸悠然自得地道:“现在不用,但很快就有必要了。”

    黄毛男双眉一扬,正要说话,楼下忽然传来惊叫:“剑……剑哥!你……你这是……”

    另一个声音响起:“没啥,逛逛。兄弟们,砸!”

    话音刚落,一声瓷器摔击的脆响陡起!

    黄毛男脸色一变,霍然起身。

    张枫逸轻松地道:“我说过了,你的店需要重新装修。”

    黄毛男耳中听到下面不断响起的砸击声和自己兄弟、店员的惊叫声,心急如焚,哪还顾得上和他说话?一个箭步奔出房门,带着兄弟们朝楼下奔去。

    房间里,卓小凡愣道:“怎么回事?”他已经听出来了,下面来砸店的赫然正是他曾经割伤过的剑哥。

    张枫逸示意他坐下,微笑道:“想报仇吗?”

    卓小凡毫不犹豫地点头。

    张枫逸笑了起来:“一会儿别客气,打死他有我撑着。”

    楼下,黄毛男带着人下到一楼,惊见十多个混混正满店地乱砸,大惊道:“剑哥!你这是干嘛!兄弟有哪得罪你,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说啊!”

    正站在店门处的刀疤脸哈哈一笑:“恒子你终于下来了,咱明说吧,今儿个来这砸店我也不想,不过你得罪了我大哥的朋友,兄弟我也不好不听大哥的吩咐。识相的站一边,咱们好歹也有点交情,我可不想动手揍你。”

    黄毛男惊道:“你大哥?剑哥你是说阔哥?我哪得罪阔哥朋友了?”

    刀疤脸奇道:“他刚刚不是上去了吗?怎么你没看到?”

    黄毛男浑身一震,瞠目结舌,其他书友正在看:。

    天啊!

    那家伙居然是海阔的朋友!

    刀疤脸走到他旁边,忽然压低了声音:“顺便告诉你个秘密,他不但是阔哥的朋友,还是他妹夫,这次还好来的是我,你该知道要是大小姐亲自来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扑!

    黄毛男腿一软,跪倒在地。

    这下完蛋了!

    几分钟后,黄毛男颤颤巍巍地回到三楼,走进房间,二话没说,就一膝跪倒在张、卓两人面前,哭丧着脸道:“大哥我错了,是我不对,不该得罪您,您……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卓小凡浑身一震,不能置信地看向张枫逸。

    张枫逸微微一笑:“动手。”

    卓小凡霍然起身,兜头一脚踹在黄毛男头上。

    黄毛男一声痛叫,翻倒在地,却不敢反抗。

    卓小凡扑了上去,拳打脚踢,边打边骂,打骂不过瘾还顺手操起旁边的椅子砸,看样子前两天被这家伙欺负得够惨。

    五分钟后,卓小凡才气喘吁吁地松手,退到一旁,累得满头都是汗。

    地上的黄毛男奄奄一息地躺着,浑身是血。

    张枫逸看向卓小凡:“过瘾吗?”

    卓小凡擦了把汗:“过瘾!这逼货仗着自己有点儿钱,养了几个混子,成天不把我当人看,我早想揍他了!md,你这种人渣活在世上就是祸害,伟哥,我宰了他!”

    黄毛男吓了一大跳,拼命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凡……凡哥,您大……大人有大量,别跟我……我一般见识……”

    旁边张枫逸剑眉微扬:“想杀他?”

    卓小凡不屑地看了黄毛男一眼,坐回了桌边:“算了,这家伙罪不致死,揍一顿够了。”

    张枫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卓小凡被盯得不自在,摸摸自己脸上:“我脸上有东西?”

    张枫逸哑然一笑,起身道:“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到东海集团大厦找我。”

    卓小凡一愣:“伟哥你的意思是……”

    “记得我的话吗?”张枫逸轻描淡写地道,“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验,明天开始,我会给你一个短期的特训,能有多大的进步,就只有看你以后的努力程度了。”

    刚刚他故意多次表示卓小凡可以杀了黄毛男,其实是想看看这小子的本性。假如这小子真的动了杀念,张枫逸不但会阻止他,而且也绝对不会教他。本性凶残者有了武力,最终只能带来恶果,只有能控制自己、能理智判断的人,才值得他去教导。

    啪!

    五叠百元大钞扔到了黄毛男脸上,张枫逸对他一笑:“我早说过了,你的店需要重新装修。”这才迈步出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