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37.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5章 纠缠不休的表弟
    韩雪点头道:“是,不过关系很远,算是远房表亲,小时候我们关系还算不错。 ”

    张枫逸怒道:“这家伙竟然这么害我,别让我看到他,否则一定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韩雪恢复了冷静:“你先把事情前后说清楚。”

    “两天前,你这位表弟亲自找到东区警察局的这位吴队长,和他开门见山地谈交易,指明要他藉我揍汪开的事把我抓进警察局,然后设法把我困在那里一周,代价是十万块。”张枫逸把问到的事情真相说了出来,“不过他的要求也只是把我困在那里,并没有伤害我。而且他还特别说明,一个星期后放了我,汪开案子也就这么终结。事情就是这样,现在你告诉我,你这个远房表弟害我的理由是什么?”

    韩雪秀眉微蹙,摇了摇头:“我想不出。”

    一旁周倩倩却关心另外的事:“小逸哥,你这么逃出来,那警察局的事怎么办?”

    跟她说话张枫逸立刻神情缓和下来:“放心吧,我找了王志军,他保证帮我把这事摆平。”

    周倩倩知道王志军现在对张枫逸那是恭敬有加,这才放下了心。

    秦绯月看看张枫逸,又看看韩雪,忽然道:“你们俩不想告诉我和倩倩,为什么要瞒着大家去燕京吗?”

    张枫逸一怔,看向韩雪:“你说了我和你去燕京?”

    韩雪已经恢复了正常神色,淡淡道:“我以为你爽约,不小心说漏的。”

    张枫逸挠头道:“那这就怪不得我了,你说还是我说?”

    韩雪平静地道:“我说吧,但我希望你们为我保密。”

    ***

    离开了秦氏大厦,张枫逸先回家跟爸妈说了要去燕京出差的事,然后才在老妈的叮嘱中稍作收拾,挎着包离开了家。

    韩雪重新订了最近的飞机票,是在上午十一点半,其他书友正在看:。

    搞清楚情况后,张枫逸本来还想去去找那个姓宣的,但却被韩雪制止。

    要知道宣临海他家是在燕京,无论是想要找他麻烦,又或者找他问清到底怎么回事,都可以先去燕京再说。

    张枫逸一想也对,放弃了去找仍在江安的宣临海的想法。

    到了机场后,韩雪已经在那了,两人险险赶上登机时间。

    登机后,韩雪才道:“一会儿下了飞机,你忍忍。”

    张枫逸莫名其妙:“忍什么?”

    韩雪淡淡道:“刚才我接到了我爸的电话,质问我为什么没按时到达,所以一会儿到了之后,一定少不了他一通责骂。”

    张枫逸明白过来,撇撇嘴:“错了几个钟头而已,能有多大的事。”

    “他的时间观念非常强,小时候我经常为此被他教训。”韩雪看向窗外,“另外,刚才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假如你真的被困在警察局一周,那我原本的计划就会泡汤,所以我在猜测,小海这么做,会不会和我回燕京的目的有关。”

    张枫逸诧异道:“你跟他说过?”

    韩雪轻声道:“他曾给过我电话,问起试婚的事,我把跟爸他们说过的话跟他说了一遍,包括我怀孕的事。”

    张枫逸若有所思地道:“你们关系怎么样?”

    韩雪露出回忆之色:“以前关系非常亲密,在学校时,他很粘我,所以我更想不通他为什么这么做。”

    张枫逸没接话。

    韩雪回头看他,见他神色古怪,微讶道:“怎么了?”

    张枫逸缓缓道:“你们属不属于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

    韩雪摇头道:“不属于,怎么了?”

    张枫逸看着她不说话,脸上神色更古怪了。

    就在这时,一位空姐走到两人旁边,拿着手里一张纸条对了对两人的坐号,才问道:“请问两位是张枫逸先生和韩雪小姐吗?”

    张枫逸抬头看她:“是,有事?”

    空姐松了口气:“哦,是这样的,刚刚有人到大厅找两位,说是事关人命,非常紧急,请两位过去看看。”

    韩雪身为医生,最听不得“事关人命”四个字,立刻起身。

    张枫逸伸手拦着她,仍看着空姐:“那人叫什么名字?”

    空姐看了看手里的纸条,说道:“叫周倩倩,说是家里老人有生命危险,打不通两位的电话,只好找我们传话。”

    韩雪动容道:“你爸妈出事了?”

    张枫逸眼中精光一闪,淡淡道:“坐下吧,没事。”

    韩雪愕然看他。

    张枫逸冷哼道:“假如我爸妈真有事,找我就行,为什么还要提你?现在飞机马上就要起飞,摆明了是有人想拖延我们!”

    那空姐忍不住道:“可是那位小姐看起来真的很急……”

    韩雪抓起自己的手提包,冷冷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的事可以耽搁,这事不行,走吧,其他书友正在看:!”

    张枫逸拿她没法,只好站起来。

    不一会儿,两人回到了机场大厅内,到了服务台,问起找张枫逸和韩雪的事,前台的接待员点头道:“是有人找你们,我请她在那边坐着等……咦?人呢?”

    两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确实空无一人。

    韩雪微微蹙眉。

    张枫逸朝通道那边望了一眼,叹道:“飞机起飞了!”

    韩雪一语不发,摸出手机,开机,然后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张枫逸知道她仍不甘心,也不拦着。

    片刻后,韩雪接通了电话:“喂?张阿姨?嗯,没什么,我就是问问,您和张叔叔没事吧?嗯,好的,没事就好,再见。”挂断了电话。

    张枫逸看着她。

    她淡淡地道:“你说对了,我被骗了。”

    张枫逸笑了笑:“你真的是个好医生。”

    韩雪没说话,转身走开。

    张枫逸愕道:“你去哪?”

    韩雪头也不回:“退机票。”

    张枫逸挠挠头。

    这一来又得等几个小时。

    这事十有**还是韩雪那表弟搞的鬼,不过对方竟然用这种无聊的手段,多少有点孩子气。

    ***

    直到晚上八点,两人才在燕京机场下了飞机。

    出了机场大厅,两人没找着韩家派来接的车,韩雪只好跟家里打电话。

    不一会儿,她挂断了电话,平静地道:“坐出租车吧。”

    张枫逸问道:“你爸生气了?”

    刚才她打电话时,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很大,显然是在怒气上。

    韩雪若无其事地道:“没什么,回去挨顿骂就好。”

    张枫逸皱眉道:“你不准备把你那位表弟搞的鬼说出来?”

    韩雪眼中微露温情:“小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不想在不清楚真相前透露给其它人知道。假如表叔知道他做了这些事,一定会严厉地责罚他的。”

    张枫逸看得出她对她那个表弟感情很深,不由暗暗摇头。

    希望事情不是像自己猜测的那样。

    可是目前一切迹象表明,恐怕他猜得没错。

    韩雪振作精神道:“走吧!晚上十点会有门禁,现在赶过去,希望不会在路上堵死。”

    张枫逸想到上次来燕京时被堵的情况,不禁大感同意。

    别看现在还有两个小时,可是在市中心,就算相隔不过几里的地方也能堵上个把钟头,更何况他们还要从这里赶往市区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