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48.html"}})();
    一觉起来,已是早上八点。

    张枫逸翻身而起,伸了个懒腰。

    昨晚海允进去后,两女在房内低声说起话来。初时是海允在那试图安慰韩雪,后者一派伤心欲绝的反应,胡编瞎造地说起两人过往经历。

    张枫逸只听了一小段,就知道该不会出现凶杀案,沉沉睡去,直到这会儿。

    房内动静微起。

    张枫逸凝神听了片刻,赶紧悄悄走开。

    是韩雪的脚步,要是被她发觉自己昨晚在门外睡觉,他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两分钟后,穿戴整齐的韩雪推开了客卧的房门。

    床上的张枫逸假装被她惊醒,坐起身来:“原来是你。”

    韩雪关上门,淡淡道:“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张枫逸伸出大拇指,赞道:“昨晚你的表演太精彩了!”旋即叹了口气。

    韩雪对他的心思一清二楚,走到窗边坐下:“我一直有个问题没问,不过现在也该问了。”

    张枫逸一时没懂她的意思,下床走到窗边:“什么?”

    韩雪抬眼看他:“你为什么不娶海允?”

    张枫逸讶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韩雪不答:“先回答我。”

    张枫逸叹道:“因为像你说的,那次和她发生关系,确实是一时冲动。”

    韩雪眼中飘过一丝异色:“果然男人没一个可靠。不过就算那样,海允要家世有家世,要漂亮有漂亮,你大可以将错就错。感情可以培养,更何况我看得出来,你并不讨厌她。”

    张枫逸露出复杂神色。

    韩雪心中一动:“难道你已经有心上人了?”

    张枫逸摇头道:“不只这么简单,但我不能说。”

    脑海中飘过倩倩的身影。

    她的痴情,以及和她发生的事,他都还没法完全消化,更不可能接受别人的感情。

    韩雪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当你确实有不能娶海允的苦衷。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张枫逸挠头道:“恐怕只能再想办法让海允死心了。”

    韩雪若有所思地道:“假如我有办法呢?”

    张枫逸错愕道:“不是这么神通广大吧?”自己苦恼了一晚上,她竟然说得这么随意!

    韩雪并不说话,看着他,其他书友正在看:。

    张枫逸断然道:“只要你能帮到我,你说什么都行!当然,不能是像昨天那种办法。”

    韩雪起身朝房门走去。

    张枫逸愣道:“你什么意思?”

    韩雪拉开门,停步看了他一眼:“一会儿海允要走,你和我一起去送她。”

    “什么!”

    张枫逸瞬间石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上午十一点,燕京机场的大厅内。

    收拾停当的海允紧紧拥着张枫逸,一语不发。

    张枫逸到现在仍没明白怎么回事,只知道她已经决定要离开燕京回到东扬。

    足足五六分钟后,海允才松开他,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好好照顾雪姐!”

    张枫逸愣愣地看着她。

    海允忽然颊上一红,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低声道:“但你想我时,就过来找我吧,我永远是你的女人!”

    这是当初在东扬时她说过的话,这刻听来,张枫逸也不禁心中一震。

    海允转身拉起行李箱,朝韩雪瞪了一眼:“便宜你啦!”这才朝着登机口走去。

    张枫逸转头看韩雪。

    韩雪若无其事地道:“解决了。”

    张枫逸有种想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冲动。

    早知道会有这么戏剧性的转变,昨晚就不睡了,干脆偷听一整晚!

    “走吧。”韩雪转身朝大厅外走去。

    张枫逸无奈跟上,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韩雪看都不看他一眼:“记得早上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什么都听我的,所以我现在不准你问,你也不能问。”

    张枫逸哪知道她当时那要求是为现在准备?苦恼道:“多少给个提示好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近大门处,门边进出的人很多,韩雪侧身闪避前面过来的几个游客模样的人,一边道:“男人要讲信用,答应的事不能反悔。”

    张枫逸正要说话,突有所觉,蓦地左手一伸,一把抓住了旁边刚要和他们错身而过的瘦子。

    韩雪愕然止步。

    那瘦子也是一愣,被抓着的右手挣了两下没挣脱,微怒道:“你抓我干嘛?”

    张枫逸笑了笑,右手伸出,把瘦子背在后面的左手抓了出来,登时一呆。

    瘦子左手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那瘦子怒道:“你到底干嘛?放开我!否则我叫人了!”

    张枫逸疑惑道:“不对,我刚刚明明看到你偷我同伴的钱包来着,怎么突然不见了……”他眼力何等高明,瞧准了对方是用左手偷的钱包,被他抓着后,才迅速背到了身后,没想到再拿出来竟然空了。

    韩雪听得一愣,忙把手提包拿起来,才发觉拉链开了,一翻里面,果然钱包已失,。

    那瘦子怒道:“你冤枉我!”

    周围的人瞅见热闹,把三人围了起来。

    张枫逸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瘦子按翻在地,上下摸索起来。

    那瘦子惊叫道:“放开我!你干嘛!我草!放手……”

    不远处的两个机场安保人员听到动静,立刻赶了过来:“怎么回事?”

    张枫逸大惑不解地站起来。

    这瘦子身上竟然真没韩雪的钱包!

    瘦子爬了起来,指着张枫逸怒叫:“我要告你!”

    张枫逸心里一动,脑中画面飞快回闪,定格在刚才的画面上。

    旁边的安保人员正色道:“麻烦你们跟我们去趟……”

    他话还没说完,张枫逸突然抬头,四下张望,迅速锁定了一个方向,一把推开正想押他的安保人员,朝那边奔去。

    “喂!站住!”两人还以为他要逃跑,忙大叫着追了过去。

    韩雪也是莫名其妙,怔怔地看着张枫逸奔到十多米外一个中年妇女旁边,一把把她抓住。

    “干嘛呢你!”那中年妇女一惊,回头看清是个年轻人,登时恼了,“你抓我干嘛!想非礼我是不是!”

    张枫逸理都不理她,一把把她手弯上的挎包拖了过来。

    中年妇女大惊,尖叫道:“抢劫了!救命啊!”

    张枫逸在包里略一翻腾,眼睛一亮:“找到了!”

    中年妇女叫声一断,愕然看着他手里的钱包。

    两个安保人员这时才追近,还没说话,张枫逸沉声道:“她是小偷的同党,抓住她!”

    中年妇女回过神来,怒道:“你才小偷呢!这东西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我包里的!”

    两个安保人员摸不着头脑,其中一个道:“那就麻烦两位都……”

    张枫逸瞅见两人都在这,心中一懔,转头望去,只见那瘦子已经趁机溜出了大厅,朝着一辆出租车扑去。他暗骂笨蛋,一把推开两个安保人员,向外狂追。

    那瘦子上了出租车,转头看着张枫逸追出来,得意一笑,叫道:“小子,敢坏你偷王爷爷的事,下回再遇上走着瞧!”

    前面的司机没听清,愕然看着后视镜:“啥?”

    瘦子惊觉一时得意忘形说漏了嘴,忙道:“没啥,快开车!”

    张枫逸终究慢了一线,追出去时出租车已经汇进了外面的车流,无奈停步。

    偷神?

    这家伙嘴倒是挺能吹的!

    就在这时,他突然脸色一变,反手摸上自己裤兜,登时大怒。

    我靠!

    钱夹不见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