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54.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2章 武术赛
    连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太有趣啦!”

    张枫逸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她,目光不由落到因此而抖动不已的丰胸处,一阵惊心动魄。

    她到底吃的什么能这么雄伟?

    连芳笑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常态,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看出他们有问题的?”

    张枫逸一本正经地道:“别人都叫我‘牌神’,看破这点手段当然不在话下。”

    连芳眼珠子一转:“看来你也没少用这种手段去骗别家小妹妹吧?”

    张枫逸胡扯道:“用得着骗吗?凭我超强的个人魅力,美女倒贴都来不及。”

    连芳又是“扑哧”一声失笑:“好臭美的男人,不过你刚才帮我摸牌和洗牌的时候是出了老千对吧?不然哪能老赢?”

    张枫逸神秘一笑,没说话。

    连芳心热起来,忍不住道:“牌神你收我做徒弟吧,我只要学会你一半本事,应该就不会被骗了。”

    张枫逸失笑道:“哪有这么轻松?”

    连芳一把挽住他,丰胸紧紧挤着他胳膊,撒娇似地摇晃道:“你收我嘛,我多给你拜师费好啦,!”

    张枫逸大感享受,却摇头道:“五百块都得拿色相去换,你能给我多少拜师费?”

    连芳颊上微红,凑在他耳边低声道:“用我自己怎么样?别骗我哦,刚才你看着人家胸部眼都看直啦!”

    张枫逸老脸一红,却又心里大动。

    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从来无理可说,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尽管连芳姿色甚至远不如海允的水准,可是仍然拥有强悍的吸引力。尤其是这种情形下,她主动开出这种条件,显然本来就是放浪的性格,他更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问题是他所有懂的赌术、手法,没多少是短时间能学会的,这交易他是想接受也难。

    连芳还以为他沉默拒绝,可怜兮兮地道:“人家把能给的都给你了,还不行吗?难道你忍心看着我以后被其它男人骗么?”

    张枫逸苦笑道:“你戒赌好了。”

    连芳大摇脑袋:“赌埥多有趣啊,干嘛要戒?人家本来就没什么娱乐活动,天天对着那个死板的死鬼,烦都烦死了,就靠这个放松心情呢!”

    张枫逸愕然道:“原来你有老公!”

    连芳撅起了小嘴:“是老公就好了。算了,怎么样?肯收我吗?”

    张枫逸有点不想让她失望,心思一转,点头道:“拜师不用了,趁着到你家还有点时间,我教你点识别千术的手段好了。”

    连芳大喜:“太好啦!”猛地一口亲在他大嘴上,热情得令他差点融化。

    ***

    回到京华烟云时,张枫逸仍在回味到了未明道馆后,连芳给他的另一个激情热吻。

    这美丽的少妇显然在男女之事非常有经验,在学到他几种简单的识别术后,那记长吻差点让他想把她按翻在出租车上,就地正法。

    别墅前门开着,张枫逸大步而入,一眼就看到正坐在客厅里的韩雪和韩母。

    “你回来了!”一见张枫逸,韩母一改头天的冷漠,热情招呼,“小张快过来坐。”

    张枫逸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仍坐到了她们对面:“伯母有事?”

    按时间算,天都快黑了,这位徐娘半老的美妇早该离开,怎么还在?

    韩雪看他一眼,忽然起身走到他面前,微微俯身,藉自己的身体挡着了韩母的视线,顺手抽了张纸朝他嘴边擦去。

    张枫逸愣道:“你干嘛?”

    韩雪淡淡道:“吃了东西要擦干净,行了。”把擦过他嘴的纸塞进了他手里,这才退回了沙发边。

    张枫逸见纸上隐带红色,蓦地醒悟过来,暗叫好险。

    刚才连芳亲他,显然是把口红给留在了他嘴边,这要被韩母看清,还不糟糕?

    幸好韩母一无所觉,笑道:“小张,听说你学过武术是吧?明天有个武术比赛,一起去看看吧。”

    张枫逸婉言拒绝道:“我是业余学学,那种专业的比赛我就不去了。”

    韩母微微蹙眉,正色道:“按说你不想去我不该勉强,但这次不同,我准备带老韩一起去,你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其他书友正在看:。”

    张枫逸一怔,随即恍然大悟。

    她是想替韩雪和自己调解与韩国盛的矛盾!

    想到韩雪说过的“这次我把他气得这么厉害,他就算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我都不奇怪”,张枫逸立刻点头道:“行!我一定去!”

    现在等于是他害韩雪和家里关系变差,为了她以后的生活着想,他有责任帮她。

    韩母恢复了笑容:“那就好,明天上午九点,我派车来接你们。比赛十点开始,到时候好好表现。行了,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张枫逸赶紧起身,和韩雪一起送她离开。

    送走韩母后,张枫逸疑惑道:“你妈最后那句啥意思?”

    韩雪若无其事地道:“你指的是‘好好表现’那句的话,是让你明天在我爸面前露两手。我爸是军人,对武者很敬佩,你可以用这招获取他的好感。”

    张枫逸愕然道:“明天不是比赛吗?我哪来机会表现?”

    说话间两人已走回客厅,韩雪没细说,反而道:“现在似乎该是审问时间,说,你跟哪个女人鬼混去了?”

    尽管跟韩雪是假情侣,张枫逸仍不免尴尬:“一点小插曲。记得偷东西那家伙吗?我遇到他了……”把之前的事说了一遍,连和连芳的事也没瞒着,当然亲嘴这种事就一语带过了。

    韩雪意外地道:“你会赌博?”

    张枫逸挺胸道:“这不瞒你,当年我绝对称得上一方赌霸,不过没成瘾,纯粹是以研究学习的目的去玩的。”

    韩雪也不过是随口问问,转移了话题:“知道为什么我妈妈突然想起参加武术比赛的事吗?你出去后,容天赐又来了一趟,故意说起武术比赛的事情,引得我妈妈动了心思。所以你明天最好小心点,他很有可能会趁机找你麻烦。”

    张枫逸恍然大悟,傲然道:“就凭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我让双手双脚都能赢他!”

    韩雪正色道:“不,你必须小心。明天的武术赛是燕京十大名馆之一的‘未明道馆’的馆内赛,馆主宋未明是容天赐的师父,他的功夫确实非常厉害,就算他不亲自出手,他手下最得意的四个徒弟也是非常了得。”

    张枫逸失声道:“未明道馆?”

    韩雪奇怪道:“怎么了、”

    张枫逸刚才没跟她细说连芳的来历,解释道:“刚才我不是说送连芳回家吗?她家就是未明道馆!”

    韩雪错愕道:“这么巧?不过无所谓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容天赐不可能这么无聊跑来说比赛的事,他一定有所安排!”

    张枫逸笑了笑:“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明天再说。唉,我现在更好奇的还是海允的事,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她回心转意的?”

    韩雪淡淡地道:“你答应我不问的。”

    张枫逸眼珠子一转:“你不告诉我,我怕今晚会想那事想到失眠,明天没精神,就很难应付容天赐的阴谋了。”

    韩雪凝视他片刻,轻叹道:“我最多给你点提示,海允其实也是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女孩,至于其它的,涉及到我的**,我不想多说。”

    她把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张枫逸不好再说,无奈道:“好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