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76.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4章 奇葩的富二代
    扑!

    宋央和连芳同时摔倒在地。

    张枫逸脑中念头电转,判断出不可能在对方冲上来之前逃回棋牌室内,当机立断猛地扑了出去,双手同时疾抖。

    寒光闪过,楼梯上两人同时捂住手腕。

    张枫逸已趁机扑到楼梯上,拳起脚落,把两人敲晕时从他们之间穿过,扑向后面的另一人。

    那人拔枪不及,虽惊不乱,沉腰落马,稳稳架开张枫逸连续几拳,尽显实力。

    张枫逸三拳试出对手是沉稳型的风格,立刻拳势转变,由猛转快,果然形势立转,对方慌乱中不及抵挡,捱到第六拳时已被他下面一脚踹中小腹。

    那人闷哼中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二楼上惊呼声响起。

    张枫逸暗懔,想起之前这几个家伙是四人,现在这里只有三人,那还有一个是从后抄底去了。

    果然,等他回到楼上,只见一人从后挟着宋央,右手的枪抵在了后者太阳穴上。

    “别动!”那人喝道,“动一下我打死他!”

    张枫逸稳立在五步外,右手不动声色地向裤兜移动。

    那人眼中厉色陡现,突道:“双手举起来!”

    张枫逸动作一停,冷冷看着对方:“我不呢?”

    那人狞声道:“那我就打断他的腿!”枪口一低,已指向宋央大腿,猛地扣下了扳机。

    旁边仍坐在地上的连芳捂眼惊叫。

    毫无动静,。

    片刻后,她从指缝间向外看了一眼,登时一呆。

    挟制宋央的那人已经举起了双手,面无血色地看着正拿枪指着自己的宋央。

    后者得意洋洋地道:“打断我的腿?来呀!”

    那人到现在仍没明白枪是怎么被夺的,刚刚他扣扳机时,突然感觉手上一轻,再看时枪已经换了手,落到了宋央手里。

    那边张枫逸走了过去,二话不说,一掌切在那人后颈处。

    后者一声不吭,晕倒过去。

    宋央把枪扔在了地上,笑道:“这家伙以为我老宋是谁?敢胁持我,哈!”

    张枫逸刚才把他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赞道:“偷王就是偷王!”这家伙无论动作的角度还是技巧,已经达到了超高的水准,哪怕是现在的他,也难说胜过宋央。

    宋央问道:“他们怎么办?”

    张枫逸眼中寒光掠闪:“你们先下去,在外面等我。”

    ***

    几分钟后,楼下的宋、连两人才等到张枫逸下来,后者道:“走吧!”

    宋央忙拦了辆出租车,三人上车后,坐在后排的连芳问道:“你刚刚干嘛去了?”

    身边的张枫逸笑笑:“没什么,问问情况。”

    刚刚在楼上,他用了点私刑,想确认幕后指使者是不是容天赐,哪知道对方竟然真的宁死不说,他没那么多时间在那耗着,只好放弃。

    不过既然知道了“缅军”,那对方不承认反而给了他明确的答案不是训练有素,岂能受得到他的私刑?足见对方确实是容天赐手下之人。

    出租车一路向西,穿城而过。

    张枫逸再次领略到堵车的痛苦,从出发到终点,前后估计不到十五公里,竟然耗了一个多小时。

    荣非所住的地方是在南二环上的一个叫“京安花园”的小区内,下车后三人进入小区,宋央带路,迅速进了其中一栋二十多层的公寓楼,坐着电梯上去。

    到了十七楼,宋央带着两人到了1703外,低声道:“就这。”

    连芳看着宋央:“师叔你该动用你的万能钥匙了。”

    宋央嘿嘿一笑,从腰后摸出一个小小的布袋。

    张枫逸拦阻道:“不用,我来。你们找个地方逛逛,一会儿来找你们。”

    连芳错愕道:“这么神秘?”

    张枫逸沉声道:“不是神秘,而是我不想让你们牵涉进来。”

    宋央乃是多年的老油条,看他神色严肃,知道事情不简单,点头道:“行,我们就在楼下的水塘那边。”拉着有点不甘愿的连芳走了。

    等两人走后,张枫逸才按上锁孔,劲道暗使。

    喀!

    锁开,张枫逸轻轻一推,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是,但我不能那么做。”卧室那边传来说话的声音。

    张枫逸听出正是那斯文男的声音,登时精神一振,反手轻轻关上门,走到紧闭的卧室门外,好看的小说:。

    “我……我没办法。”荣非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我不答应的话,就通知我爸。一会儿他们就要来,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外面张枫逸再没疑问,知道他说的正是容天赐昨晚提过的那事,心念一转,推开了房门。

    “谁!”内里正站在窗边打电话的荣非被吓了一跳,霍然转头,看清来的是谁后,一时傻了眼,“你?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张枫逸开门见山地道:“其它事都次要,我问你三个问题,假如你的回答合我心意,我帮你解决你现在的麻烦。”

    荣非听他能说出“容天赐”这名字,愣了好几秒,重新把手机拿到耳边:“我这有人来,就这样吧,一会儿再给你电话。”挂断了电话。

    张枫逸淡淡道:“第一个问题,这身份是真是假?”摸出对方的钱包,扔了过去。

    荣非慌忙接住,震惊道:“原来是被你捡了!”

    张枫逸一笑:“确切地说,是我偷的。”

    荣非怔道:“你和我没接触过,怎么会……”

    张枫逸打断他的话:“先回答我的问题。”

    荣非愣了好一会儿,才颓然道:“是真的。”

    张枫逸欣然道:“你做出了最好的选择,现在第二个问题,你和容天赐什么关系?”

    要知道他已经从容天赐那里确认了荣非的真名,后者要是否认,那合作就再没必要了。

    荣非涩声道:“他爸和我爸分别是容氏集团的头号和二号股东,你说该是什么关系?”

    张枫逸一愣,失声道:“什么?!”

    一直以来,他还以为容氏集团就像秦绯月的家族产业一样,属于容家独有,没想到竟然还有异姓的大股东。

    另一方面,容氏集团规模庞大,既然是二号股东,那荣非一家必然属于超级富豪的行列,可是看这家伙住的地方,怎么都不像个富二代的待遇。

    荣非叹道:“奇怪吗?我从大学毕业后就自食其力,没靠过家里半分钱。包括这套房子,都是我自己挣钱买的。”

    张枫逸比刚才那一惊还要吃惊,错愕道:“你说真的?”

    荣非反问道:“我都说这么多实话了,用得着在这事上撒谎吗?”

    张枫逸冷静下来。

    这家伙绝对是富二代中的奇葩,放着家里有钱不用,竟然搞自食其力这一套。

    不过换个角度来说,这家伙值得人佩服,一般人都是好逸恶劳,极难像他这样。

    想到这里,他问出第三问题:“最后一个问题,容天赐找你做什么?”

    荣非露出古怪神色,半晌始道:“他威胁我,如果我不配合他,就把我的情况告诉我家里。”

    张枫逸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算什么威胁?”任何一对父母,知道自己儿女的情况都很正常吧。

    荣非苦笑道:“问题是,我家里根本不知道我在赌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