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77.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7章 我要和你和好
    燕京市首都医院是全国最大的综合性医院,各方面均是国际领先水平。

    张枫逸坐车赶到首都医院后,直接照着荣非说的病房而去。

    荣非原本想要不顾一切地来探他爸,但张枫逸阻止了他。假如荣老爷子知道儿子没有去留学,而是回到了国内,还违背他老人家意思地到处参赌,不从病危直接到病亡才叫奇了。

    到了重病监护室外,两个保镖拦住了张枫逸:“站住!”

    张枫逸停了下来,沉声道:“我是荣非少爷的朋友,他托我来探望老爷子的情况。”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其中之一客气地道:“麻烦你稍等。”转身轻轻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张枫逸知道他要找人来验他这“朋友”是否是真的,沉下气来。

    来前他就和荣非议定了身份,冒充后者一个大学校友,并不怕荣家的人来问。

    等了一分多钟,病房门开启。

    张枫逸挺起胸,正准备和荣家的人来个对质,突然浑身一僵,呆看着从病房里出来的人。

    那人脸上几处擦伤,容貌俊伟,神情中带上了三分得意,赫然竟是容天赐,其他书友正在看:!

    “我说是谁,原来是你。”容天赐走到张枫逸面前,“不过你该更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我。”

    张枫逸迅速冷静下来:“出现在我面前是你的不智。”

    容天赐哈哈一笑,轻摸脸上已经处理过的伤痕:“这些伤是你欠我的,我是不是该借戳破你冒充荣非朋友,来报复你呢?”

    张枫逸看到他时就知道没好事,做好了撤退的准备:“随便吧。”

    容天赐笑容微敛:“你不来我也正要去找你,但你绝对猜不到我去找你做什么。”

    张枫逸眼中厉芒闪过:“想报仇我随时奉陪。”

    容天赐摇头道:“不不,你搞错了,我找你是为了和好。”

    张枫逸一呆。

    和好?

    容天赐笑容消失,一脸诚恳地道:“我向你保证,这不是玩笑。从现在开始,你想怎么和荣非接触就怎么接触,之前的冤仇一笔勾销。”

    张枫逸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皱眉道:“刚才车祸震坏脑子了?”

    出乎他意料,容天赐仍然丝毫不现怒色,反而欣然道:“没有,我现在好得很。对了,荣叔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不过要是受到什么刺激,很可能会出事哦。”

    张枫逸一头雾水,正要再说话时,房门忽然再次打开,一个头发班白的英伟男子走了出来,旁边是一个年约五十、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跟出,前者边走边道:“弟妹你别太担心,病情稳固就是好事,相信他福大命大,很快就能回家。”

    后面那妇人眼含忧伤,轻声道:“希望如此吧。”

    容天赐肃容道:“爸,阿姨。”

    张枫逸立时明白过来,这英伟男子正是容天赐的父亲,那妇人不消说,该是荣非的母亲。

    容父看到张枫逸,问容天赐道:“他注是小非的朋友?”

    容天赐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也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朋友’。”

    容父不动声色地看了张枫逸一眼,没多说,转头对荣母道:“我们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他。”

    荣母“嗯”了一声,没多余的话。

    容父一转身,带着容天赐离开,整个过程中没朝张枫逸多看半眼。

    门边,荣母看向张枫逸:“你就是小非的朋友?”

    张枫逸把目光从容家父子的背影处移回来,上前道:“是,阿姨您好。”

    荣母没多作质问,只道:“有心了,跟我进来吧。”

    张枫逸见她没质问自己的身份,大感奇怪,跟着她进了病房,只见各种仪器之间的病床上,一人闭目静躺,模样和荣非有五六分相似,只是现在面容消瘦,让人感到生命已经在准备离他而去。

    “你们出去吧。”荣母忽然道。

    病房里的医生、护士和两个保镖都动作起来,退出了病房。

    等房间里只剩张枫逸和荣母时,后者示意前者跟她走到窗边,低声道:“你告诉小非,别担心他爸的安全,暂时不要回来,。”

    张枫逸愕然道:“阿姨你说什么?”

    荣母淡淡地道:“看来小非没跟你说透,他在国内的事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明白了吗?”

    张枫逸想起去荣非住处时他正跟人通电话,登时恍然大悟。

    搞半天荣母是知情人!

    “明白就好,别多说。”荣母看了病床那边一眼,声音压得更低,“回去告诉小非,就说今时不同往日,千万不要再希望别人会像以前一样对待我们家。你走吧,替我好好照顾他。”

    张枫逸听得有点莫名其妙,答应下来,转身离开。

    看来只有回去问问荣非,才知道她这话里到底什么意思了。

    ***

    一个小时后,京安花园内,荣非的公寓内。

    听完张枫逸的话后,荣非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我妈是在安慰我,原来真的没事了。”

    张枫逸关心的是另外的事:“她后面那些话什么意思?”

    荣非也有点疑惑:“我也不明白。什么‘以前一样’,难道……咦?不会吧?”

    张枫逸看着他的脸色,再道:“想到什么了?”

    荣非脸色难看地道:“容天赐敢来威胁我,难道是因为我家和他家发生了什么没法调解的矛盾?噢,我知道了!我妈的意思是说,不能再相信容天赐他家的人!”

    张枫逸也想通了关键,冷静地道:“我还有一个想法,令堂这话是不是还具体指了某事。”

    荣非呆道:“什么事?”

    张枫逸摇头道:“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但你最好把整件事重新再梳理几遍,看看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荣非颓然道:“这就是我一直不愿意继承家业的原因,和打牌相比,这些事既然复杂又烦恼,让人生厌。”

    张枫逸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这种事,心里一动,问道:“你家禁赌,你是怎么爱上这行的?”

    荣非叹道:“不是家里禁赌,我还不会迷上赌博。正题因为好奇为什么禁,我才会悄悄学了这些东西,哪知道一学就迷,到现在这已经成了我人生的一部分,我不能更不想摆脱它们。”

    张枫逸想到他在赌场时低调而理智的表现,点头道:“你参赌时的心态很好,与其说是嗜赌,不如说是爱好。”

    荣非动容道:“你是第一个明白的人。坦白说,我只对各种逻辑型的赌博感兴趣,比如麻将、牌类或者棋类,对那些考手技和倚靠运气的项目却丝毫没有兴趣。嘿!你牌技也相当不错,应该能最近的的意思,当你整个人沉醉在掌控了所有局面的快乐中时,那种成就感简直无以伦比!”

    张枫逸见他说得眼都亮了起来,越来越觉得这家伙的奇葩还不只是一点两点。他随口道:“你确实不像其它赌徒那样沉迷,尤其是那天,看得出你根本不想赢钱。”

    “赢钱只是我维生的手段,不需要太多。”荣非解释道,“一个精于牌技的人,不该只是能赢,而且还要能输。说到底,就是输赢都能掌控,这既能让我有成就感,又能避免被人注意,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唉,那天你差点把我吓死,要是我真赢了那么多,保证事后不只是那姓洪的老板,连堵场的人恐怕也会注意我,那时我的身份和安全就完蛋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