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80.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0章 请叫我“老公”
    连芳粉颊迅速红了起来,跺脚道:“你明明知道我和我师父是什么关系,就该知道人家早就打定了主意,不会奢望从你那得到什么感情回报,只是想有一个能保护我的男人,哪怕……哪怕只能做你的情人……”

    说到最后时,她声音已经低得几乎听不见,眼睛也湿润起来。

    张枫逸微微一震。

    他一直以为她叫自己“师父”是为了学赌技,没想到竟然还有这层原因!

    连芳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我这样的残花败柳,早就失去了获得真爱的资格。我很怕,总会觉得自己对不起别人的付出。宋师叔是个好人,但正因为他太好了,我更不能接受他。师父,你知道吗?还在道馆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他对我特别地好,可是他清楚我的一切,如果……如果和他在一起,我永远都没办法忘掉过去的一切,又怎么能开心快乐地重新生活呢?”

    张枫逸完全僵住。

    她的这种想法,他之前一点也不知道。平常的连芳总是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做事果断,令人很容易就认为她不会有什么痛苦和烦恼,但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她的痛苦比谁都深。

    连芳忽然抬起头来,带着泪痕的颊上浮现出笑容:“至少在我确定自己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前,让我跟着你好吗?因为现在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能感觉到安全……”

    张枫逸二话不说,伸手搂住了她。

    老宋,看来不好意思,我至少暂时没办法帮你了。

    ***

    吃早饭时韩雪奇怪地看着他们俩,疑惑道:“怎么回事?芳芳你不生气了?”

    连芳红着脸甜甜一笑:“人家本来就没生气嘛。”偷偷看了张枫逸一眼,娇羞无限。

    韩雪若有所思地道:“早上张枫逸在你房里,难道和你做了什么……”

    张枫逸刚刚拿起面包,哭笑不得地看向她。

    韩雪若无其事地道:“怎么了?身为你的妻子之一,管你的事理所应当,。”

    张枫逸眼珠一转:“有件事我很奇怪。”

    韩雪察觉这家伙话外有话,不动声色地道:“哦?什么?”

    张枫逸慢条斯理地道:“既然你是我老婆,那为什么一直叫我名字,从来不叫我‘老公’?”

    韩雪一僵。

    旁边连芳抿着嘴直笑。

    韩雪的性格她也有点了解,既然只是演戏的假夫妻,要她叫张枫逸“老公”,确实很为难。张枫逸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故意逗她。

    哪知道韩雪僵了片刻,突然迅速恢复了正常:“只是习惯了而已,你如果想要这么称呼,我也没关系。”

    “哦?”张枫逸剑眉一挑,“老婆,来,叫声‘老公’试试。”

    韩雪手里的面包被捏成了一小块,强撑道:“有必要么?”

    张枫逸得意洋洋:“我等着呢。”

    韩雪微微蹙眉。

    张枫逸还以为她在想推脱的藉口时,这美女突然开口:“老公。”

    “哎!”张枫逸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随即一怔,“你还真叫?”

    “不是你要的吗?”韩雪颊上微微起了层红晕,但语气仍是那么冷漠。

    张枫逸一时愕然。

    旁边的连芳刚刚咬了口面包,包着满口的面包怔住了。

    韩雪淡淡地道:“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

    张枫逸愣道:“什么心理准备?”

    韩雪却转移了话题:“吃东西吧。”

    张枫逸转头和连芳对视一眼,无不心里泛起不妙的感觉。

    到底她什么意思?

    ***

    早饭后,张枫逸就接到了荣非的电话。

    果然,容天赐去找了他,虽然明着是约定两天后的赌约,但说完之后,如同荣非所料,这家伙果然把事情挑明了。

    张枫逸让他安心后,挂了电话,坐在别墅二楼的花园阳台上皱眉沉思。

    荣非现在身陷两难之境。

    要么赢,那他的财产不会失去,但容天赐却会拿荣非参赌的事去刺激荣父,而且可以肯定后者肯定受不了这刺激。

    要么输,荣父一旦身故可以预料,他已没法撑太久那么荣非继承来的一切都会被容天赐夺走。

    无论选哪条路,都不是他所希望的结果,所以现在无力解决的他只能寄望于张枫逸能帮到他。

    但怎样才能帮到他呢?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张枫逸不用转头都能听出是韩雪的步伐,心中一动,回头一看。

    韩雪走到他旁边:“有事?”

    张枫逸奇道:“我还没开口你就能看出来?”

    韩雪轻描淡写地道:“作为一个妻子,了解丈夫的神情语言非常重要,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挠挠头:“好吧,你对心脏病擅不擅长?”

    韩雪奇怪地道:“问这个做什么?”

    张枫逸藏了一半,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总之我这个朋友很在乎他的父亲,我希望能帮他救回来。”

    韩雪沉吟道:“假如是在首都医院都没法救,那我肯定不行。我虽然擅长的也是外科,但心脏领域并没有特别的研究。”

    张枫逸大感失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那国际上有没有更好的医院呢?”

    韩雪凝眸看他,缓缓道:“从名气上来说,有不少,但从技术上来说,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没有了。”

    张枫逸知道她不会胡说八道,心里更是微沉。

    原本他还想着假如能把荣父治好,身体的承压能力上升,那容天赐再怎么恐吓都没用,但现在看来,这恐怕希望渺茫。

    门铃声响起。

    楼下传来连芳的声音:“我去开门!”

    片刻后,她的声音再次传了上来:“咦?宋师叔你这是怎么回事?”

    宋央的声音响起:“张……张枫逸呢?”声音里竟然透着痛楚。

    张枫逸听出不对,霍然起身,几步抢下楼去,只见宋央正被连芳扶着走进来,但面无血色,右手轻捂着小腹,痛苦神情完全没法抑下来。

    而且在他露在外面的双手上,一片片的淤青赫然在目,显然是被人毒打过。

    张枫逸抢前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才沉声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容天赐那家伙明着说和好,暗里却动手脚?

    宋央瘫坐在沙发上,急剧地喘了好几口气,忽然向前一倾,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洒得地上、沙发上、茶几上到处都是。

    “别动他!”韩雪已从楼上下来,走到宋央面前,俯身查看他的情况,“他肋骨恐怕被打断了,咦?糟糕,恐怕有内脏被刺穿的情况,立刻打急救电话!”

    旁边连芳吓得面无血色,慌忙去找手机打电话。

    “不……不用了。”宋央虚弱地想拦她,“我已经不行了!”

    “废话少说!”张枫逸打断他的话,“韩雪是专业的医生,行不行她说了算!”

    宋央勉强露出一丝苦笑道:“我自己还不……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吗?死前我只……只想通知……通知你一声,我哥他要……要……对你不利,你……你千万小……小……”眼睛一闭,没了声息。

    正拿手机拨120的连芳浑身一震:“师叔!”眼泪已经止不住地滚了下来。

    韩雪转头看她一眼:“哭什么?他只是昏了过去,离死还早。”

    连芳一怔。

    张枫逸却是皱眉不语。

    宋未?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家伙知道他弟弟不再帮他,竟然狠到动手打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