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82.html"}})();
    那头展环差点没被咽死,顿了好几秒,才干笑道:“张先生真耿直,嘿!”

    张枫逸彻底明白过来。

    这家伙估计上是次看到连芳找自己,以为自己是那种可以用美色收买的人,所以想用同样的招数来拉拢自己。

    “张先生?”展环没听到他回应,忍不住开了口,“你看……”

    “嗯?不好意思,没空。”张枫逸干脆地挂了电话。

    现在手边的事都还没忙完,他哪有时间去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沉吟片刻,他在手机上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几秒后,电话接通,张枫逸压低了声音:“怎么样?嗯,让人继续监视,任何的异常都要告诉我。自己小心点,行,就这样……嗯?”话还没说完,已发现手机上有一通新的来电。

    张枫逸一看号码名字是荣非,不禁愕然。

    怎么又来电话?

    挂了之前那电话后,他立刻接通荣非的电话:“喂?”

    “他们又来了!”那头是荣非压低了惶急声音。

    “谁?”张枫逸一时错愕,随即反应过来,“容天赐?”

    “是他的手下……”荣非声音无比苦逼,“又来逼我,我假装上厕所,你快来救我,!”

    “嗯?难道他还敢伤你?”张枫逸有点不解。容天赐怎么都不可能现在来伤荣非才对。

    “他之前来逼我答应,我没……没答应……”荣非差点快哭出来了,“他就说还要来,我还以为……以为他们明天才来,哪知道刚刚又来了,还……还拿着刀……”

    张枫逸略一思索,已经明白过来。

    事实上容天赐根本没必要要荣非答应什么而且就算荣非答应了,到时候他仍然可以反悔只要话已经说了,压力就全在荣非这边,到时候自然会有结果。

    所以他根本不是来逼荣非答应的,而是算准了荣非的承压能力差,故意不断给这家伙施加压力。假如能在赌约开始前让荣非崩溃,那他甚至连赌都没法参加,更是输定了。

    由此可见,容天赐的根本目的,确实是荣家的产业。

    再加上那天偷听到的话,现在张枫逸可以断定,这次是容家对自己过去的同伴荣氏的一次全面围击,重要性可想而知,容家是不容有失。

    想到这里,张枫逸断然道:“我立刻赶过去!”

    ***

    半个小时后,张枫逸赶到京安花园,容天赐的人还没走,看样子是不把荣非逼得神经质绝不甘休。

    到地方后,张枫逸也不按门铃,一脚猛踹在房门上。

    蓬!

    整扇门直接飞了进去,里面有两个家伙正背对着房门站着,闻声回头,虽然反应不慢,却有点猝不及防,登时被门砸得头破血流。

    “谁!啊,是那小子!”沙发上一人陡然看到扑入的张枫逸,大叫一声,跳起身一无所惧地迎去,“围他!”

    张枫逸一眼扫过整个房子,一共只有四人,看来容天赐并不觉得要威胁荣非需要太多人手。

    沙发上,荣非脸色惨白,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像是被吓傻了。

    砰砰!

    架开左右两人拳头时,张枫逸发挥出速度上的优势,左击右打,硬生生迫开对方的围击。

    不过对方能在一个照面间不被他撂倒,已经体现强悍实力,远非一般人能比。

    被砸破头的两人这时也回过神来,虎吼着围了上来。

    张枫逸一个侧闪,从两人之间闪出,回身喝道:“住手!”

    之前坐沙发上的那人吼道:“打断了你的腿再住手不迟!”就想再次扑过去。

    张枫逸冷冷道:“我如果是你,会先转头看看后面。”

    那人停了下来,冷笑道:“竟然用这种低劣的招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

    这话还没说完,他旁边一个同伴突然脸色一变,拉了他一把:“有人!”

    那人愕然转头,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铁塔般的高壮汉子,面容像铁铸般毫无表情,眼中寒光闪动。

    张枫逸彻底放松,走到荣非旁边坐下,悠然道:“就照你的看法,先打断了腿再说吧!”

    那人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又是一脸冷笑:“以为多个帮手就厉害?我……”

    这次连话都没说完,已然脸色大变,和三个同伴一起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几步,好看的小说:。

    门外那大汉已经缓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两个个头不一、但无不神情冷若磐石的精悍汉子跟了进来,加上他在内三双眼睛都犹如看到猎物的野狼,散发着噬血的凶狠。

    沙发上,荣非呆看着这一切,张开了嘴,合不上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张枫逸竟然还有同伴,而且照着张枫逸的水准来看,恐怕这三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物。

    张枫逸轻松地道:“动手!”

    那三人一字排开,一语不发,同时各自拣定一个目标,朝着容天赐的四个手下扑了过去,动作之快,宛如捕猎的猎豹般!

    “撤!”像是领头者的那人见势不妙,一声暴喝,三个同伴朝三人迎了过去。

    单是这三人他丝毫不怕,但要知道还有一个最危险的张枫逸坐在沙发上,现在情势已经大变,先撤走是最好的选择。

    蓬!

    “啊!”

    惨叫声中,当先那铁塔般的大汉一脚狠狠踹中了对手的肋部,骨折声中,后者向后飞了出去,撞到墙上,重重摔落。

    领头那人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同伴竟然会被秒败,急道:“大家小心!”

    但这一声呼喊显然晚了,末字刚落,另两方的战斗已靠结束。闷哼和痛叫同时响起,他另两个同伴一个被绊倒在地,随即被人一脚跺在了小腿腿骨上,另一人则是干脆地被对方一个熊抱,直接狠狠摔到了四五步外,滚落在墙角。

    沙发上,张枫逸含笑看着那彻底呆掉的领头者:“回去告诉容天赐,就说下回如果我再在这里看到他的人出现,就不只是断条腿那么简单了。”

    那领头者看着围上来的三人,哪有空理他?钢牙一咬,怒喝中扑了上去。

    不过连他自己也知道,今天是彻底栽了。

    两分钟后,容天赐的四个手下全被敲晕,扔在了一角。

    公寓内,荣非震惊地看着张枫逸:“原来你……你这么厉害!”

    这句当然不是只指张枫逸本人的身手高明,更指他竟然有如此强力的兄弟。张枫逸微微一笑,说道:“搬个家如何?”

    荣非回过神来:“搬家?噢,你是说让我避避?”刚才听张枫逸威胁对方那家伙的话,荣非原本还以为他是要留人在这里保护自己。

    张枫逸颔首道:“对方一定会再来,你最好能找个地方避开他们。放心吧,在赌约开始前,我一定会想出帮你的办法。”

    荣非看看肃容立在旁边的三人,迟疑道:“但我能去哪儿?”

    张枫逸早有准备:“去我家。”

    在京华烟云那边,有韩雪坐镇,谅容天赐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上门乱来。

    荣非想了好一会儿,终于点头:“行。”

    张枫逸转头看向三人:“现在事情紧急,雷厉你们三个也住到那边去,以防万一。”

    当先那大汉沉声道:“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