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89.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6章 奇怪的协议
    喀!

    一声轻响,但却不是预料中的枪声。

    车内狭小,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动静,容天赐皱眉道:“怎么回事?”

    开枪的那人愕然把枪拿起,登时脸色一变。

    原本完整的枪支,竟然只剩个枪把在他手里!

    张枫逸手一抬,若无其事地道:“不好意思,你的枪掉我手里了。”在他掌心,赫然正是包括撞针、枪管等在内的一堆零件!

    在场众人无不一震,谁也没发觉他什么时候把枪给弄成了这样。

    喀!

    张枫逸另一边的那人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但结果却和同伴完全一样,看枪时同样只剩半支。

    容天赐心叫不妙,大叫道:“小心!”

    但这句已经感得慢了,张枫逸倏然起肘,左顶右敲,不到五秒,把最近的四人面门击中。对方不是寻常打手,所以他下手时不再留情,四人无一例外全都惨叫着捧脸歪倒,鲜血从指缝间流出,再没攻击力。

    另外四人早趁着这时间拔枪,两人指住了连芳和宋央,另两人却同时朝着张枫逸扣下扳机。

    砰砰!

    两声枪响,车顶登时多了两个孔。

    早半秒抓住两人手腕向上托起的张枫逸一声暴喝,双手陡然发力反扭,“喀察”声中,两人整条胳膊竟然生生被扭断,别说握枪,连攻击都成问题。

    “别动!”押着宋央的那人惊怒交加地喝道。

    但这两字刚落,宋央蓦地一记头锤,顶在了他下巴上。

    那人痛叫一声,想开枪时突然发现手里空了。

    “去死!”宋央怒声陡起。

    砰!

    那人骇然抬眼,才发觉自己的枪竟然已经到了对方手里,不及反应,仰头就倒,额心一孔赫然,好看的小说:。

    挟持了连芳的那人大吃一惊,分神看向倒下的同伴。

    张枫逸大手疾探,抓着他手腕一扭,那人惨叫一声,手里的枪落了地时,额头再受张枫逸一拳重击,登时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前排,容天赐早已呆了。

    形势的瞬间逆转,完全出了他的控制!

    开车的那人眼见事情不妙,立刻方向盘一甩,整辆车登时一个横甩,挡在了车道上。

    蓬!

    车身被后方的一辆小车撞了个结实,车上的人包括张枫逸在内,无不瞬间失去自控能力,撞得七荤八素。

    商务车被撞出了十多米才停下来,大道上其它车子慌乱闪避。

    前排处,开车的那人和容天赐都被安全气囊保护,未受大伤,前者叫道:“容少下车!”已拔出手枪,反手朝后指去。

    张枫逸靠着出色的身体平衡能力和强悍的抗击力迅速恢复过来,不等对方指着自己,先发制人地一把抓住他枪管,指尖闪电般动作起来。

    同一时间,容天赐解开了安全带,开门下车一气呵成,不顾一切地翻过大道正中的隔离带。

    车内,张枫逸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把对方手枪给拆了个干净,那人大惊时,面门陡遭一拳。

    蓬!

    那人连个声儿都没发,干脆地昏迷过去。

    张枫逸松了口气,回头看着向正狼狈地从地上爬起的连芳和宋央。刚才撞击时,后者第一反应就是把连芳给抱着,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的安全,否则连芳这娇弱的身体早伤了。

    “下车!”张枫逸断喝道。事故发生,要是警察来了就麻烦了,这一车的枪和被宋央杀的那人,都会成为对三人不利的证据。

    ***

    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离事故发生地足有十多条街的一条巷子里。

    三人从出租车上下来,宋央和连芳同时瘫坐在道旁的行道树下。

    张枫逸付了车费,等出租车离开后才道:“老宋你立刻带连芳找地方藏身,对方目标是我,不会花太大力气去找你们。等我收拾了他们,你们再出来。”

    连芳无力地道:“不……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

    张枫逸皱眉道:“你跟着我能做什么?除了被人抓来威胁我之外。”

    “我……”连芳接不下去了。

    确实,现在自己就是他的弱点,刚才要不是为了自己和宋央,张枫逸也不会置他于险地。

    宋央勉力爬起身:“他说得有理。”

    连芳看看他,又看看张枫逸,迟疑道:“不如我回别墅好了……”

    张枫逸摇头道:“不行,这家伙现在跟我撕破了脸,不他去那里动韩雪,但对你一定不会客气。听话,跟老宋暂时藏起来,这事很快就能解决。”

    连芳咬着嘴唇半晌不语。

    张枫逸正要再劝,手机响了起来,好看的小说:。一看来电,赫然是荣非那刚刚记下来的号码。

    走到一边接通后,张枫逸沉声道:“喂?”

    “是我,事情有点奇怪。”那头传来荣非的声音,“容天赐刚刚突然提前来了。”

    “嗯?”张枫逸大感诧异,旋即醒悟过来。

    这家伙动手还挺快,看来是刚刚事败后,怕自己坏了他的事,所以提前去找荣非。

    “我照着你的话,问了合约的事。”荣非声音里有点轻松,“原来是一份关于地产并购的合约。”

    “地产并购?”张枫逸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但感觉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嗯,他给我详细地解释了一下,要我现在就跟你说明吗?”

    “内容稍后再说,”张枫逸冷静地道,“我要先知道你们谈话的所有细节,从他进门开始,到他离开为止,一个细节也不能漏过。”

    那头荣非虽然有点疑惑,但仍然答应下来,从头开始,把整件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听到某处时,张枫逸心中一动,打断他的话:“你说他要你签订协议?”

    “是,他说空口无凭,一定要立下协议才行。”荣非老老实实地道,“他甚至把律师都带来了,为协议现场公证。”

    “有点不对劲,”张枫逸心中涌起强烈的不安感,“协议内容是什么?”

    “嗯?主要就是假如我不能赢下赌约,那我身边的所有东西,包括房产、存款等全都要赔偿给他。”荣非解释道,“不过他也退了一步,向我保证,只要我尽全力去赢,无论结果怎样,都不会把我赌博的事告诉我爸,这一点也写在了协议里。”

    张枫逸一震。

    越听越不对劲,容天赐没理由会让步。

    要说这家伙是看在他和荣非认识的情面上,可是这家伙要是那种考虑情面的人,就不会去威胁荣非了。

    那边荣非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张枫逸回过神来:“我曾听容天赐说要对付荣家,他家和你家有仇?”

    “不会啊。”荣非茫然道,“容伯伯和我爸是生死之交,所以才会让我爸分享容氏集团的股份,怎么可能有仇?”

    “等等……”张枫逸隐隐感觉把握到了什么,却一时怎么也抓不住,皱眉道,“你爸和容天赐他爸在生意上有没有什么问题?比如立场上的分歧之类。”

    “这……我很少关注生意上的事,而且离开家里也很久了。”荣非为难地道。

    张枫逸沉声道:“我感觉这事有问题,你……”

    他话只说到一半,那头荣非忽然一声轻咦:“咦?我有电话打进来,你稍等,是家里的。”

    张枫逸听到手机里没了声音,知道对方是按了保持通话,先接家里的电话,不由愕然。

    这么巧?

    这一等就是两三分钟,那端荣非的声音再次传来时,赫然已带哭意:“我爸病危了!”

    给读者的话:

    定时没有更新出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