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93.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1章 极端招数
    “我就是看她忙得不可开交,才主动帮她要了点事过来做。”秦绯月恼道,“不是我骂你,是你真在找骂。飞逸的事,倩倩网销的事,现在连海黄金的事都得由她来操心,你想累死她是不是?”

    张枫逸错愕道:“怎么会?海黄金我只是让她委托林子扬的扬帆药业来做,签订正规的合作合同,算是双惠,她该没多少工作才对。”

    秦绯月冷哼道:“问题是你家这个周倩倩事事追求完美,海黄金现在已经经过了配方验证,正式投产,情况还好点。之前她每天都跑扬帆药业,亲自监督整个进程!这不自找麻烦么?明明招了员工,为什么不把事情安排给手下的人做?”

    张枫逸也不禁挠头。

    确实,周倩倩是那种非常尽职的人,但她毕竟没有多少实际的经验,难免会过多投入自己的精力。

    “算了,这些现在说也没用。”秦绯月发泄了一通,冷静了点,“找我什么事?”

    “哦,是关于韩国盛和你家的问题。”张枫逸回过神来,“你们两家到底出过什么事?”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秦绯月意外地反问,好看的小说:。

    “偶然听说的,随便问问。”张枫逸有点尴尬地敷衍道。这事关系到韩雪和家里的**,他不便多说。

    “好吧,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秦绯月现在对他很信任,“其实说不上是两家的事,因为那是韩伯伯和我爷爷之间的私怨,平时也没怎么发展到家族级别。不过……事情本身挺严重,所以一直以来,我爷爷都是严禁大家说起。”

    “快说。”张枫逸听得精神大振。

    “急什么?”秦绯月没好气地道,“那是好几十年前的事啦,当时还是那场著名的对外反击战时候,韩伯伯从前线回来,却被军方押审,因为有人告密,说他通敌叛国!”

    “什么?!”张枫逸差点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韩国盛在部队里是“军神”一般的人物,竟然也有这种时候!

    “虽然不想说,但……”秦绯月轻叹道,“告密的,就是我爷爷。”

    “为什么?”张枫逸越听越好奇。

    “我爷爷也是被人蒙骗,他老人家是极端的爱国主义。当时有人跟他说,韩国盛通敌卖国,还拿出了一些证据,我爷爷脑门一热,就把事情捅了出去。”秦绯月有点无奈,“那段时间,韩伯伯受了很大的打击和伤害,虽然后来查清了真相,只是有人想陷害他,但他对我爷爷的恨意再没误差。我爷爷曾经向他负荆请罪,不过可想而知,换了是我,我也不会原谅他。”

    张枫逸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贾天风说出秦家之后,韩国盛会那么大反应。

    对于他这样以国家荣誉为第一的男人来说,“通敌叛国”绝对是耻辱性的罪名,除非是圣人,否则不可能会原谅秦为民。

    不过韩国盛显然没打算把这事告诉下一代,看来在他心里,也明白秦为民的初衷并不是故意害人。

    “幸好韩伯伯人还算理智,虽然没原谅我爷爷,这些年也没为难我们家。”秦绯月再道,“不过两家之间的关系当然也不可能太好。”

    “明白了,谢谢。”

    “哼,你要谢我的事还多着呢。”那头秦绯月恢复了正常,“姓张的,我看你欠我的人情,只有拿你一生来偿还啦!”

    “……”

    张枫逸听得心里微动,一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秦绯月这话似乎有点什么意思。

    “就这样吧,我这忙得要死,拜拜。”那头秦绯月也发觉自己话里有点不妥,慌忙挂了电话。

    张枫逸看看手机。

    算了,或者只是无意之语而已。

    ***

    第二天早上,张枫逸刚起床,出了房间,立刻被荣非拦着。

    “刚刚容天赐又给我打电话,提醒我不要忘了晚上的赌约。”荣非忧心忡忡地道。

    张枫逸拖着他走到花园阳台上,才道:“我心里已经有了好几个办法,但都有点极端,暂时先不说。假如到晚上还没想出更好的办法,就用我那办法吧。”

    荣非大喜道:“我还以为你根本没想呢!”

    张枫逸哂道:“我张枫逸什么人?答应了要帮你怎么可能不帮?放心吧!”

    心里闪过一念,。

    希望事情不至于到那一步,皆因这几个办法都会有一定的副作用。

    但是眼下情形,似乎已难再找到更好的解决之道,恐怕到最后只有那样了。

    快到中午时,张枫逸才独自一人,坐车前往武协。

    走前韩雪接到她妈妈的电话,看样子经过这两天的“监听”,已经确认了韩雪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如同韩雪预料般准备来进行劝解。

    照这节奏下去,很快韩家就会忍不住破坏两人的关系,那时就完全落进韩雪的计划,达到既能和平分手,又能保证张枫逸不受影响的结果。

    宋未向天翔馆挑战,约定的武协是指全国武术协会,位于燕京市东一环四段,是整个国家最高的武术监管机构。在那里进行决斗,既公正又扬名,当然双方都乐得在那进行。

    到了地方后,张枫逸下了车,举目一观,不禁暗讶。

    从宽度超过十米的大门和向两边延伸出至少二十米的围墙,就知道武协占地绝对不少。在寸土如金的燕京,又是在一环这么靠市中心的地方,能有这样的规模,武协不简单。

    门口,彭锐早在那等着,迎前笑道:“你果然来了。”

    张枫逸笑笑:“来不表示要进去,回答我一个问题,假如答案令我满意,我立刻跟你进去,但如果答案有问题,那从现在开始,我和你们天翔馆再没半点关系!”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令彭锐一愣。

    好几秒后,他才恢复了冷静,微笑道:“看来这问题非常严重。”

    张枫逸来前就已经打好了算盘,淡淡地道:“对。”

    “行!”彭锐脑中各种念头闪过,断然道,“只要我知道答案,一定奉告!”

    “爽快!”张枫逸唇角笑意微露,“打伤宋央的,是不是你们天翔馆的人?”

    彭锐静了下来。

    张枫逸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这招非常极端,假如得到不答案,而对方又确实是伤宋央的人,一定会因此警惕,让他更加难以查出真相。

    但另一方面,对方很有可能会考虑种种因素,给出常理以外的回应,值得他行险。

    半晌,彭锐才露出苦笑:“我现在很想找块石头把自己撞死算了,因为你这问题让我无法回答。”

    张枫逸心中再无疑问,对方这回答等于是确认了答案。他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为什么要伤他!”

    彭锐肃容道:“我希望你能听我说完。事实上无论是我还是展馆主,都不赞成用这种阴谋手段,但很多事我们无法作主。”

    张枫逸皱眉道:“你想说是别人逼你们做的?”

    彭锐看看周围,低声道:“边走边说。”

    张枫逸知道他不想让外人知道,略一思索,和他并肩进了武协。

    顺着林荫大道前行时,彭锐才道:“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多说,但我能向你保证,现在天翔馆的决策会受到别人的影响,而这个人不是我们武术界的人,所以他考虑事情往往更能从最直接的方向来进行,获得更好的效果。就像这一次,你可以想想,知道宋央是被宋未的人伤了后,你会怎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