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899.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7章 初战

第287章 初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他没有见过这人,但早就听说过“影之手”的名气。据说这个人切牌的速度可以超出人眼的极限,换句话说,一垛牌放在桌上,他伸手拿牌时,眼力不好的连他的动作都看不到,眼力好的也不过能看到点他动作的影子而已。

    这当然有所夸张,就算是张枫逸自己,也休想能达到那种惊人的速度,不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对方的手速之快可想而知。

    这个人在赌界非常有名,没想到容天赐竟然请到了他,这趟是失策了。

    尤其是双方约定斗的是三项,除了第一项德州扑克外,第二项的斗骰和第三项的围棋如果有手速的加成,都可以占有优势,甚至不让人察觉地出老千。

    原本所有项目就都是由容天赐挑选出来,专门选了荣非不擅长的几个项目,现在再加上后者中毒未复,以及请来了藤原四郎,这下形势登时完全朝向容天赐的那一方。

    对面那倭人面无表情地微微俯头,以流利的华夏语道:“请多指教。”

    荣非有点失措地看向张枫逸。

    张枫逸适时哈哈一笑,说道:“这次张某能和藤原兄一较高下,非常荣幸。”一边说话,一边坐到了原本是留给荣非的座位上,和藤原四郎隔桌相对。

    容天赐一呆:“什么?你不能替赌!”

    张枫逸若无其事地道:“请在协议上找出一条不能替赌的约定,我立刻转身离开。”

    容天赐登时语塞。

    旁边他那贴身保镖低头在他耳边道:“这家伙赌术不可能像荣非那么厉害。”

    容天赐冷静一下,沉声道:“替也可以,但你如果输了,要附加赌注。”

    张枫逸似笑非笑地道:“哦?什么赌注?”

    容天赐唇角浮现笑容:“和韩雪分手!”

    张枫逸愕然道:“原来你还没死心!”

    容天赐冷冷道:“我死不死心和你没关系,答应这条赌注,你就有资格参与。”

    张枫逸笑笑,干脆地道:“我拒绝,好看的小说:。”

    “你!”容天赐拍桌道,“那我绝对不同意你替赌!”

    “找出一条我方改换人员时,需要你同意的条款,我立刻转身离开。”张枫逸悠然道,“但你不用费心了,所有条款我都已经研究过,没有这一条。”

    “你!”容天赐气得够呛,却又拿对方没辙。

    “你要不同意,大可以带人离开。”张枫逸含笑道,“我不会拦你,但小小地提醒一下,赌约已经开始,你带人离开,就是认输。”

    容天赐发觉自己和这家伙正面硬来总会落在下风,强压怒火,把目光转向荣非:“你忘了我的话?”

    荣非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如果自己赢了,就把自己参赌的事告诉荣父的那话,无奈地低下了头:“我……我没忘……”

    “哼。”容天赐冷哼一声,板着脸道,“那就好,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否则那结果会让你后悔终身!”

    荣非没再吭声,在张枫逸身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汪岳和雷厉面无表情地站在两人身后,又高又壮的身形和雕刻般的表情都给周围的人无形的压力感。

    那边的藤原四郎一直没什么表情变化,反正对他来说,和谁赌都一样。

    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工作人员各自就位,荷官是个年轻男子,宣布了第一项内容,肃容道:“规矩两位都懂,无须多说。我只强调一点,假如有任何出千的情况出现,立刻判定输掉单项比赛,明白吗?”

    双方各自点头表示明白。

    张枫逸一直用眼角余光留意着藤原四郎,这人整个人打扮朴素,双手手指修长,有种奇异的美感。

    对面的藤原四郎同样是在注意他,不过从其平静的目光来看,他并没有把张枫逸放在心上。

    例行公事地简单说了项目规则后,一切进入正轨,荷官依次发牌。

    一轮之后,藤原四郎突然把所有筹码推出,说道:“一把定胜负吧。”

    张枫逸和荣非同时一愕。

    德州扑克极考运气、耐心和心理技巧,初始双方各自一万赌码,而且限定了初始注码只有三十,按正常来说,初次交手的两人都都该先以小注试探对方赌的风格,哪知道这家伙竟然连叫牌都还没开始,就直接全推了!

    难道他手上已拿到的两张牌好得逆天?

    但那怎么也不可能,德州扑克根本不可能两张牌就稳赢。

    荣非忍不住轻轻地咳了一声,想提醒张枫逸。

    对方这么坚决,稳妥起见,大可以放一手,不过输几十,完全不用在意。

    张枫逸微微皱眉,起牌看了看自己牌面,一个方块三一个黑桃k。

    旁边的荷官提醒道:“张先生要跟吗?”

    张枫逸心念一转,干脆地把所有筹码都推了出去:“跟了!”

    荣非本就没了血色的脸更青了,差点要叫出来。

    这家伙搞什么鬼!

    对面的藤原四郎不禁动容:“好胆色,。”

    张枫逸笑了笑:“我赌你这一把没有任何玄虚。”

    藤原四郎不动声色地道:“哦?为什么这么赌?”

    张枫逸轻描淡写地把自己的牌面翻开:“因为你的重头戏是在后面两局,这一把无论输赢,你都并不在意。当然,最关键的是,你不擅长德州扑克,与其浪费精力,不如节省下来,专心赢下后两项。”

    藤原四郎眼中精芒闪过:“你调查过我?”

    旁边荣非也心下大异。

    听藤原四郎这语气,似乎张枫逸说的有理。

    张枫逸神秘一笑:“你猜。”

    事实上他本来准备在这项目上好好和对方耗一场,就算不能赢,也要把对方的体力和精神耗掉一半。这样一来,后面的项目中,心志超强的他当然可以占到一定优势。哪知道对方竟然来这一手,登时打乱了他的算盘。

    假如他不接,藤原四郎肯定会每局都全推,根本起不到计划中的效果,那还不如直接应了。

    藤原四郎眼中闪过狐疑,没再说话,把自己的牌面翻开,赫然竟是一张黑桃六和一张黑桃j。

    荣非不禁又紧张起来。

    这牌虽然不算上佳,但也比张枫逸的牌面好多了,对子、三张或者同花都有戏。

    荷官开始发牌。

    一张方块六落桌。

    荣非拳头紧紧捏住。

    对面的容天赐尽管早就知道藤原四郎的这战略,但仍忍不住想要凭运气赢这一局,也紧张起来。

    现在己方已经有了对子,对方还是单牌,似乎赢面略大。

    但张枫逸却神情丝毫不变,完全不受影响。

    对方固然是出了对子,但另一方面,同花的可能性也降低了。

    荷官继续发牌,一张红心a落桌。

    “靠!”

    容天赐一声低骂。

    他对赌博的东西了解不多,但没拿到让己方更有利的牌,这外行的家伙难免有点不爽。

    荷官皱眉道:“非参赌者请安静!”

    容天赐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第三张牌落了桌,一张方块k现身。

    容天赐登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对方的牌面已经超过自己了!

    另一边荣非却是松了口气,心中巨石落了一半。

    对k比对6,形势逆转!

    张枫逸却是毫无神色变化,静静地等着荷官继续发牌。

    对面的藤原四郎却微微皱眉。

    当然不是因为牌面的问题,而是他已经发觉对方绝对是个心理素质够硬的对手,想到了后面的赌局可能不会简单。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