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01.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9章 阴谋破碎

第289章 阴谋破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确实,一般不可能持续这么长时间,难道真如藤原四郎所说,姓张的是故意这么做?

    藤原四郎忽然双眉紧锁,疑惑道:“不对,有问题!”

    容天赐吃惊地看他:“又有什么问题?”

    “我感觉刚才他已经有机会能赢我,却一直没赢。”藤原四郎惊疑不定地道,“按说他已经赢了一局,现在再赢一局,就能获胜,但他为什么……”

    要是换了之前,容天赐还可能猜测对方是不敢赢,可是现在这情况下,他再没把握,也不禁大感奇怪。

    如藤原四郎所说,张枫逸如果早有了赢的机会,为什么不把握?

    身后,那贴身保镖忽然神色一动,低声道:“容少,难道他拖延时间的目的不是为了消耗藤原大师的体力?”

    “不是这个?”容天赐露出警惕神色,“那会是为了什么?”

    就在这时,对面的雷厉忽然神色微动,低声道:“逸哥,有电话。”

    因为规则限制,参赌的两人身上都不能有通信工具,所以张枫逸的手机一直由雷厉保管。这时听到雷厉的话,他心中微喜,朝荷官申请了暂时离席,这才接过手机,走到一边接通了电话。

    “喂?”

    “是我。”那头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手术已经顺利完成。”

    张枫逸心中一震。

    成功了!

    回到桌边后,他对荣非道:“成了。”

    荣非大喜,起身转头就走。

    “小非你去哪儿?”容天赐发觉不对,起身喝道,“赌局还没完,你离开就是认输!”

    荣非发觉自己失态,停了下来,笑道:“抱歉,我开心过头了。”

    容天赐看他神色,皱眉道:“你很开心?”

    荣非还没说话,张枫逸忽然道:“要结束赌局还不简单?来吧!这一局我会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藤原四郎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来,其他书友正在看:!”

    对方的狂妄激怒了他,就算输,也绝对不能输在下一局!

    片刻后,藤原四郎起盅疾甩,竭尽全力保持在自己最好的水准。

    啪!

    骰盅落桌!

    张枫逸连想都不想:“二四四,十点!”

    藤原四郎一震,没有揭盅,缓缓道:“你怎么可能……”

    张枫逸淡淡地道:“再怎么想好好甩一局,你的体力也跟不上了。”

    藤原四郎面无血色地揭开了骰盅。

    二四四,十点!

    张枫逸似笑非笑地道:“还要我甩么?”

    藤原四郎恢复了面无表情,霍然起身,冷冷道:“容少,我输了。按照约定,后面的款项你不用支付,再见。”一转身,竟然直接离桌,朝着贵宾室门口走去。

    他心里清楚,就算让张枫逸甩完下一盅,自己也听不出结果,对方体力充沛,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因为体力的问题出现失误,再来一局也不可能出现侥幸。

    容天赐呆若木鸡。

    身后,他那个贴身保镖低声道:“容少!”

    容天赐回过神来,失控地看向荣非,怒叫道:“你这是在拿你爸的命开玩笑!”

    荣非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直接离开。

    张枫逸莞尔一笑,站起身,对容天赐道:“容少,跟我耍阴谋诡计,被玩儿死的只有你自己!”

    容天赐大怒,指着他道:“给我揍他!”

    他身后的贴身保镖立时面容转寒,单手一挥,另两个保镖立刻逼了过去。

    雷厉和汪岳同时踏前,挡住了张枫逸。

    容天赐的两个保镖起拳如风,显出长期训练出的强悍气势,狠狠朝对方攻去。

    雷、汪两人一个探左手一个探右手,几乎同时把对方拳头抓住,一个利落的擒拿,对方虽然反应够快,但完全敌不过两人的力量,直接被扯了过去。

    蓬蓬!

    雷、汪两人同时出拳,狠狠砸在了对方胸口。

    两个保镖痛叫一声,被砸得得向后退了三四步,差点把容天赐撞翻时才站稳,想要再次冲前时,同时脸色一变,捂着胸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雷厉和汪岳两人都是力量超强的人物,这一拳虽然没尽全力,但他们哪扛得住?登时震伤了内脏。

    张枫逸哈哈一笑,喝道:“走!”一转身,施施然离开。

    雷、汪两人警惕地退了几步,才转身跟着他离开。

    容天赐怒不可遏,失控地大叫:“都是废物!”

    他那贴身保镖沉声道:“容少,不能就这么算,荣非既然敢赢,那就怪不得我们不留情了!”

    容天赐登时冷静下来,冷笑道:“跟我走!”

    ***

    半个小时后,在市人民医院内,好看的小说:。

    荣非看着病床上沉眠的父亲,眼泪滚落。

    旁边,荣母轻轻抚过他头顶,爱怜地道:“别担心,只是暂时的,等有了新的医疗技术,我们再唤醒你爸,那时相信我们还能一家团圆。”

    “嗯。”荣非哽咽着应了一声,转身抱住了母亲。

    敲门声响起。

    站在门边的张枫逸将门微开一线。

    门外是荣家的保镖,低声道:“容先生想见老板。”

    张枫逸转头朝荣母打了个手势。

    荣母点点头,说道:“请他进来吧。”

    张枫逸这才彻底拉开了门。

    之前他见过的容父走了进来,愕然道:“弟妹,为什么刚才我来探望裕成,会说他在手术?”

    他是真奇怪,因为荣父的心脏机能已经极度衰弱,无法进行正常的心脏手术,所以才会陷进现在这种病危险境,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荣母松开了儿子,神色自若地道:“因为他进行的不是心脏手术。”

    后面容天赐也跟着走了进来,眼见张枫逸也在,心中惊疑不定。不过有容父在,轮不到他插嘴,只好暂时听着。

    容父疑惑道:“那是什么手术?”

    荣母柔声道:“青决大哥,你是希望裕成生呢,还是希望他死呢?”

    容父想都不想:“这是什么话?我和他同生共死,当然希望他生。”

    荣母微微冷笑:“那我就不懂了,为什么天赐会对家小非做出那种事?千万不要否认,否则我会鄙视你的为人。”

    房间里静下来。

    容父脸上神情渐渐变化,最终变得古怪之极,缓缓道:“霜霜,你是在怀疑我?”

    荣母已经很久没听他这么叫自己的名字,轻声道:“给我合理解释,我会相信你。”

    容父苦笑道:“假如我告诉你,我这么做,是为了一报当年裕成从我手里抢走你的情仇,你会相信吗?”

    旁边张枫逸、荣非和容天赐同时愕然。

    情仇?

    荣母神色数变,终转身背对着他,淡淡地道:“我相信,你走吧。”

    容父一声长叹,没再说话,看了病床上沉眠不醒的荣裕成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容天赐大感无奈,但也只能跟着离开。

    出了医院后,快到前面的停车场时,容天赐的贴身保镖从后面赶了起来,叫道:“容少!老板!”

    两父子同时停下来,容父面如寒冰:“问出是什么手术了吗?”

    “是,”那保镖恭声道,“据医生说,是一种叫‘费尔泽机能沉眠手术’的手术。”

    “我要知道它有什么用!”容父微怒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