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1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3章 女人或者兄弟,你选!
    这下轮到山羊胡愕然道:“你小子不是这的人?连风老大都不知道?”

    张枫逸剑眉微扬:“他有什么值得我知道的价值?”

    山羊胡冷笑道:“口气不小!看来你跟那两个男的也是一样的愣头青,就凭你们想跟风老大作对,活该吃亏!”

    张枫逸心急三人的情况,沉声道:“他们现在在哪?”

    山羊胡心念一转,转头朝着酒吧街上呶了呶嘴:“看见那边的‘爆炸乐园’没有?去那,就说你去找风老大要人。不过我要是你,就绝对不会去,跟风老大作对,没你的好果子吃!”

    张枫逸一个转身,大步进了酒吧街,朝着那家名为“爆炸乐园”的酒吧而去。

    身后,那山羊胡唇角笑意微现,但张枫逸却看不到了。

    酒吧街名符其实,整条街上清一色全是各色酒吧。此时尽管已经过了午夜,整条街上人气仍然极高,劲爆音乐和嘈杂人声从两边的店门内传出来,间杂着不时出现的笑声和尖叫,气氛热烈,登时让张枫逸想到之前打通雷厉电话时听到了背景音。

    显然那时雷厉已经到了这里。

    没几步到了“爆炸乐园”外,张枫逸刚要从入口的小门进去,门口的两条穿着灰色弹力背心的大汉拦着他,左边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翻:“今晚爆炸乐园休业,熟客明晚请早,要是生客另找一家吧。”

    张枫逸冷冷道:“我找风老大。”

    两人脸色同时一变,右边那人沉喝道:“原来是找碴儿的,滚!”大手一伸,就想推他。

    张枫逸右手一探,轻松地抓着对方手腕,一扭一拉。

    扑!

    那大汉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横着扑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痛叫后想要爬起来时,他才发觉自己右腕剧痛难忍,再没法正常使力。

    “我草!还真敢在风老大这找事!”另一条汉子又惊又怒,抬脚就想踹过去。

    张枫逸左脚倏提,闪电般踢出,正中对方脚心。

    蓬!

    那壮汉整个人被震得向后撞破了小门,倒了进去。

    张枫逸这才发觉这酒吧是地下酒吧,入口进去后里面是条向下的通道,在尽头处左拐,好看的小说:。

    此时那壮汉已经滚到了拐角处,挣扎着想爬起来。张枫逸大步走了下去,一拳砸在他脸上,后者登时头晕脑胀,一时没了挣扎的力气。

    张枫逸揪着他腰上的皮带顺着通道往里走了几米,推开一扇小门,前面顿时开阔起来。

    五彩的霓红灯正在空中旋转不休,射出迷幻的光芒。

    灯光下,正中是一个足有三四十平大小的圆台,正中是几种敲击乐器分布在上面,似是平时酒吧歌手使用的场地,周国则是一圈连接着天花板和圆台的钢管。

    张枫逸一眼就认出那是拿来干嘛用的,显然这酒吧平时不是什么好路子。

    但目光一转,他登时一辰,怒火冲天而起!

    其中三根钢管上,分别绑着雷厉、刘镇和一个他没见过的年轻女孩!

    “谁!”

    有人发觉他的进入,大喝一声,朝着迎了过来。

    张枫逸随手一扔,把手里的壮汉砸了过去。那人猝不及防,登时被砸了个人仰马翻。

    周围登时一圈人围了过来。

    张枫逸见三人均垂着头,但胸口微微起伏,似乎只是昏迷过去,心中稍定。

    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目光转到周围时,他目光一寒,冷冷道:“谁是这儿管事的?”

    圆台周围,分布着吧台和各种座席,不过此时既没服务生也没顾客,台下的座席被拉开,只留了其中一席。

    一个穿着背心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斜靠着坐在那席的沙发椅上,身边两个娇艳的年轻女孩相伴,嘴里叼着根没点燃雪茄,懒懒地道:“等半天终于来了,让他过来。”

    张枫逸微微一愕。

    这家伙是在等自己?

    周围围着张枫逸的十多人立刻分开通道,其中一人喝道:“风老大让你过去!”

    张枫逸冷冷看了他一眼,抬步走到那席,大马金刀地在那风老大对面的沙发椅上坐下。

    “有点胆色。”墨镜男稍稍坐直,唇角无尽讽意,“你就是他们嘴里的‘逸哥’?”

    张枫逸没说话,伸手抓起面前桌上的一瓶红酒,扯开瓶盖,把瓶子倒立起来。

    红酒立刻从瓶口开始渗出,不过因为瓶嘴和桌面紧压,一时间大半瓶酒还流不光。

    风老大奇道:“你在干嘛?”

    张枫逸淡淡地道:“这瓶酒流光之前,把他们给我放下来,请到这里坐下。”

    风老大愕然转头,看向旁边的美女:“你们看到没有,这家伙竟然在这威胁我!”

    旁边的女孩立刻放肆地娇笑起来。

    风老大笑着转回头,看着对面的张枫逸:“我要不呢?”

    张枫逸面无表情地道:“你能想到多惨的结果,就往那方面用力想。”

    风老大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的人顿时配合地笑出声,极尽嘲讽。

    张枫逸神色不变,淡淡地道:“只剩一半了。”

    风老大笑声倏停。

    周围的人立刻停住了嘲笑,虎视眈眈地看着张枫逸。

    “我等半天,要的不是听你在这威胁我。”风老大摘下了墨镜,充满凶性的目光盯着张枫逸,“我只想和你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是‘兄弟或者女人’,你选一个,被你选中的人可以离开这里。”

    张枫逸冷冷看着他,没说话。

    风老大眼中寒光闪过:“至于没被选中的,就归我,明天早上,你再到这来领人,懂吗?当然,那时你领的人是死是活,是好是坏,就要看我今晚后面的心情了。”

    张枫逸仍看着他,没张嘴的意思。

    风老大心中怒气渐起,皱眉道:“你哑了?”

    张枫逸目光看向倒立的酒瓶。

    瓶内的酒只剩三分之一左右,渗出的红酒把半边桌面都红湿了。

    风老大怒,蓦地一探手,一把把酒瓶扫飞出去。

    砰!

    酒瓶落地,摔了个粉碎。

    张枫逸抬肯看他:“这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风老大冷笑道:“这话该由我来说!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周围的人还没应声,张枫逸突然一把抓着桌边,借力前扑,灵巧地跃过桌子,已落在风老大面前。

    风老大虽惊不乱,对着他的裆部就是一脚踹出去,身手竟然是出奇地迅猛和灵活。

    张枫逸微一起膝,登时顶在对方脚底。

    风老大顿时失衡,朝后退去。但只退了一步,张枫逸已一把揪住他衣服,生生把他扯回了原位。

    蓬!

    闪电般的一膝狠狠顶在风老大小腹处。

    “啊!”

    风老大惨叫声骤起,抱着小腹倒了下去。

    周围他的手下这时才反应过来,无不又惊又怒,吼叫着想围上。

    “站住!”张枫逸一脚踩在风老大脖子上,森冷目光扫过周围众人,“谁敢乱动,我一脚踩断他脖子!”

    一时无人敢动。

    张枫逸转头看着旁边两个被吓呆的女孩:“你们两个,上去把人给我解开弄醒。”

    两女一颤,不敢不听,乖乖地爬上圆台去。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忍不住叫道:“老大!老大你怎么样了?”

    风老大正痛得浑身虚汗直冒,哪顾得上回答?

    刚才这一记,张枫逸下手里同时用了狠劲和巧劲,能彻底激发出人体最深层的痛苦,是他在特种部队时学到的技巧,风老大不过普通黑社会混混,哪受得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