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17.html"}})();
    早上八点,早起的张枫逸站在二楼的花园阳台上反复查看自己的双手。

    通过对大血管的重击来对头部造成瞬时的血压暴冲,达到致人昏迷的效果,这对他来说早就是门轻车熟路的技巧。但昨晚他下意识地没有以寻常惯用的“掌切”来完成,而是直接以手指的按压来达到这种效果,这在他来说,是很新鲜的体验。

    换了是在以前,那绝对不可能。

    那是纯粹靠“手指”的活动达到的,而不像“掌切”这种是要靠臂力来做到。前者的难度在于手指的活动范围有限,难以形成强力的力量型冲击,对血管造成足够快和足够猛的冲击。

    可是他搞晕风老大的那下,却实实在在地做到了这一点。

    手指在极短的距离内做到了力量和速度的大幅增强,那表示他对极端手艺的掌握已经到了另一个层次。

    打个比方,就像他一拳挥在测力计上,可能达得到一千公斤的力量,但当他把手摊开贴着测力计,然后纯凭手指的弯曲来按压测力计,却最多只能达到十公斤级的力量水准。

    但现在,他就算只凭手指本身的按压,手臂等都保持不动,却可以达到百公斤级水准。

    这当然只是个概数,事实上具体有多强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这种提升对他来说已是“质”的变化。

    张枫逸深吸一口气,右手抓住了纯原木的栏杆。

    木质纯凭人体力量很难破坏,以前就算是以他的指力,最多就能在这栏杆上捏出点指印,深度不超过两毫米,现在会达到什么程度呢?

    蓦地,张枫逸一声沉喝,五指灌力,重重捏下!

    奇异的响声中,栏杆竟然生生被他捏得凹陷下去至少半厘米!

    张枫逸大喜,指上力量不断催加。

    喀,好看的小说:!

    更加剧烈的声音响起,足有他小腿粗的栏杆竟然被他捏得顺着纹路裂开!

    “咦?你在干嘛?”连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张枫逸松手转头,只见这美女只穿着件性感的低胸睡裙,好奇地走过来,胸前一挑一晃,看得他不禁呼吸瞬止。

    连芳没理他表情,看到栏杆上被他捏坏处,愕然道:“这你弄坏的?”

    两人近身而立,张枫逸看去时能从她领口看入,清楚欣赏到她深深的事业线,以及两旁雪峰的几乎全景,小腹大热,想起了对秦如时用过的招数,登时一把搂住她纤腰,向怀内一按。

    连芳一声轻呼,顿时和他贴体,双颊微红,抬头道:“你想干嘛?”

    张枫逸邪邪一笑,搂着她纤腰的那手立时灵活地活动起来。

    “啊!”连芳又是一声惊呼,身体一软,差点倒下去。

    腰间一股麻麻酥酥的触电感飞快地传遍全身!

    天啊!

    这家伙的手怎么这么厉害?就像拥有魔力般,光是手指的按压,自己竟然有股情|欲完全被激发出来的感觉!

    张枫逸手指不断动作,眼见怀内的美女媚眼如丝,娇躯渐软,他体内那层“火”更是熊熊而起。

    就在他正忍不住想把连芳就地正法时,不远处一声惊呼传来。

    张枫逸一呆,手上动作停了下来,抬头看去。

    不远处的客房门被人打开,一个女孩已经从里面走出,不是雷颐是谁?

    连芳娇喘道:“别停啊!”

    张枫逸心内“火气”已经熄了一半,松开了她,尴尬道:“公众场合!”

    连芳回头看了那边的雷颐一眼,登时一呆:“这美女是谁?”

    说到身材,雷颐比她差了一截,没有如此雄伟的胸围,但说到模样,她就像邻家那个最可爱的小妹妹,兼具美丽和温柔恬静,惹人怜爱。

    雷颐进也不是,退回房间也不是,窘得双颊绯红,低着头不敢看他们。

    张枫逸轻咳一声:“这是雷厉的妹子,昨天到这寄住一下。”

    连芳站直了娇躯,讶然看他:“难道又是被你勾引回来的……”

    张枫逸顿时一脸黑线。

    这美女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

    连芳吃吃地笑了起来:“行啦,不逗你玩啦,我再回去补一觉,有时间记着过来找我。人家是你的小老婆,可是你却不肯来找我,那怎么行?”

    看着她回了她房间,张枫逸不由摇头苦笑。

    那边雷颐这时才敢走近,话还没说,双膝一低,跪在了张枫逸面前。

    张枫逸吓了一跳,忙伸手把她扶起来:“你这干嘛呢?”

    雷颐红着脸道:“谢谢逸哥救了我。”

    张枫逸苦笑道:“你要再这么跪,我以后还真不敢救你了。雷厉是我兄弟,他妹子就是我妹子,救你不就是我的义务嘛,别放在心上,其他书友正在看:。”

    雷颐虽然早从她哥那里捉说过这个“逸哥”很多次,但还是第一次和他正面接触,垂头道:“嗯。”

    张枫逸岔开了话题:“昨晚没吓着吧?你放心,有你哥和我在,那小子要再敢找你麻烦,保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雷颐迟疑片刻,忽然压低了声音:“逸哥,能求你帮我个忙吗?不能告诉其它人,我哥也不行。”

    张枫逸奇道:“什么事?”

    雷颐低声道:“我想回酒吧街。”

    张枫逸愕然道:“回那干嘛?”

    雷颐吞吞吐吐地道:“我还有一场演唱没完,不过是今天上午,不是晚上,那个风老大应该不在那边。”

    张枫逸恍然大悟。

    雷厉对他妹子当酒吧歌手非常排斥,假如他知道雷颐要回酒吧街,肯定不会答应,所以雷颐才会求他。

    不过能让雷颐这样也要回酒吧街,这场演唱想必非常重要。张枫逸略一思索,点头道:“行!”

    雷颐大喜:“太好啦!”

    ***

    上午八点半,在张枫逸的“掩护”下,雷颐顺利离开了京华烟云。

    不过这丫头不知道的是,张枫逸私底下已经跟雷厉明说了这事,还保证自己会保护好她的安全。有他作保,雷厉当然没有意见,当即答应。

    出了小区门口,张枫逸问道:“你那场演唱几点开始?”

    雷颐答道:“十点。”

    张枫逸失声道:“那你不早点出门!”

    从这边到酒吧街,凌晨的交通情况下,都要花两个小时,更别说白天了!

    雷颐抿嘴一笑:“不怕,跟我来。”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张枫逸大奇,跟着她上了车。

    难道她还有办法“提速”?

    不多时,车子在地铁站口下了车,张枫逸才恍然大悟。

    雷颐解释道:“白天坐地铁最快啦,这边有直通的,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

    张枫逸跟着她进了站口,忍不住问道:“你很喜欢唱歌吗?”

    雷颐点头道:“嗯,除了我哥,我最不能抛弃的就是唱歌啦。”

    张枫逸感觉到她话中的感情,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从侧面看,这丫头的脸形更加柔和,予人一种温和感。拉直后的长发和身上的碎花连衣裙更是给她增添了娴雅之气,有种令人忍不住想小心呵护的娇柔感。

    这种女孩最该被人细心保护,而不是受到像风老大那样的人的摧残。

    站内等的人非常多,两人在下面等了两分钟,地铁到达,自动门打开的刹那,张枫逸顿时傻了眼。

    我靠!

    这是坐地铁还是抢地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