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32.html"}})();
    晚上张枫逸没像平时一样回家,跟着全馆的人一起去状元楼聚餐。

    这顿聚餐是由孟归元发起,目的当然是给张枫逸打气。谁都知道明天的比武关系到天翔馆和未明道馆的强弱之争,关系重大,不容有失。

    聚餐才到一半,孟归元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摸出来一看,顿时皱眉,叹了口气。

    张枫逸坐在他旁边,奇道:“怎么了?”

    孟归元苦笑着把来电显示给他看,赫然正是秦如的电话。

    张枫逸有点意外地道:“大美女找你你还不开心?”

    孟归元叹道:“她一天能找我十次,我又不是铁人,怎么开心?”

    张枫逸失笑道:“这就是你的事了,当初可是你自己说想要她跟着你,现在能怪谁?”

    孟归元颓然道:“我想要的是比较正常的那种,不是现在这要人命的情况……”

    张枫逸不禁莞尔。

    这种美好的烦恼,他很难帮上什么忙。

    当初他只是揣测秦如的性格,推测通过两性之间高质量的欢爱可以吸引她,没想到却给孟归元造成了这种困扰。但那纯粹是由孟归元自身的主观意愿形成现在的情形,只能算是咎由自取。

    餐后,众人各自回家。

    张枫逸和孟归元出了状元楼,还没走两步,不远处一人娇呼道:“孟归元!”

    两人看去时,只见一辆红色的跑车迅速驶近,在路边停下,车上的美女身材火辣,正是秦如。

    孟归元顿时一震,一把抓着张枫逸:“逸哥救我!”

    秦如开了车门,快步走近,嗔道:“为什么挂我电话?”

    孟归元苦笑道:“秦小姐,我刚刚有事……”

    “不就吃个饭吗?能有什么事?”秦如嘟起了小嘴,看了张枫逸一眼,“是不是这家伙不准你接我电话?你辞职好了,我让我爸给你安排工作,保证比现在这破工作好一百倍,其他书友正在看:!”

    张枫逸看看孟归元苦大愁深的表情,知道他不是那种能果断拒绝的性格,心里叹了口气,淡淡地道:“秦小姐,你了解他吗?”

    孟归元见他开口,登时松了口气。

    秦如吃吃地笑了起来:“我保证比你了解他多啦!”

    张枫逸轻咳两声:“是吗?猜猜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秦如一呆:“这怎么猜?”

    张枫逸一本正经地道:“够了解就猜得到,比如我就知道他现在想什么。”

    秦如不服气地道:“我才不信!”

    张枫逸脸上丝毫不见玩笑神色:“他现在想的是,假如你能嫁给他就太好了。我猜得对吗?”

    秦、孟两人同时张大了嘴,傻眼了。

    片刻后,孟归元反应过来,暗叫厉害,忙点头道:“是是,我就是这么想的。秦小姐,你能嫁给我吗?”

    他太了解秦如了,这美女可以说嗜男如命,以和不同的男人上床为爱好,要他嫁给某一个男人,那绝对不可能。

    换句话说,她必然会拒绝,以后当然也不可能再像现在这么肆无忌惮地来找他共享鱼水之欢。

    哪知道秦如回过神来,露出复杂神色:“你真的想娶我?”

    孟归元感觉有点不对劲,但话都说到了这地步,只能硬撑:“当然!”

    秦如玉容顿展,笑容绽放:“好吧,我答应啦!”

    两个男人瞬间石化。

    秦如伸手在孟归元面前晃了晃:“傻了?”

    后者回过神来,无助地望向张枫逸。

    张枫逸轻咳一声,皱眉道:“秦小姐你知不知道嫁给他意味着什么?那表示以后你再不能到处找其它男人,只能死守他一个。”

    秦如白了他一眼:“废话!有了他,我还找其它男人干嘛?”

    张枫逸也不禁头疼,看向孟归元。

    事情演变至此,之前他从没想到过。难道秦如真的沉迷于孟归元的“魔手”,甘愿改变性格?

    秦如嘻嘻一笑,挽住孟归元的胳膊:“走吧,现在咱们就去我家,把这事告诉我爸!对了,有件事差点忘了说,你要娶我,那就必须辞掉现在的工作,以后跟着我爸做事。我家就我一个,将来我的老公是要继承他老人家的家业的。”

    张枫逸和孟归元同时一震,后者想都不想,断然道:“不行,我不能离开天翔馆!”

    秦如露出一脸惋惜:“这可是你说的,那没办法,我不能嫁给你啦。”

    孟归元一愣,和张枫逸对视一眼,同感中计。

    看这美女一脸得意神态,显然是早料到他孟归元不会离开天翔馆,她之前答应嫁人什么的根本就是故意逗两人玩儿,。

    秦如腻声道:“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就这样和你在一起。你现在心情一定很不好,走吧,我们找个地方,让我好好安慰安慰你……”拖着孟归元朝她的车走去。

    后者大感无奈,却没藉口拒绝,只好跟着她离开。

    张枫逸看着两人上车,不禁挠头。

    这回是小瞧了秦如的战斗力,失策。

    ***

    晚上十一点,他才回到京华烟云。平时这个时候众人都基本上睡了,但他一进客厅,只见包括宋央在内,所有人都在,不禁愕然:“怎么还没睡?”

    宋央神气活现地道:“来,买一注!”

    张枫逸一眼看到茶几上摆着不少钞票,奇道:“买什么?”

    旁边连芳抢着道:“当然是你明天的胜负啦,我买的你赢呢,看法,人家最支持你啦!”

    旁边荣非失笑道:“什么最支持,明明是因为买他赔率高赚得多!”

    连芳嘻嘻一笑:“那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啦,你还不一样?”

    张枫逸这才有点明白,好奇道:“老宋你坐庄?赔率多少?”

    宋央歉然道:“不是我坐庄,是大家凑钱下注。抱歉,虽然我支持你,但是根据现在的行情,你的胜率确实低了点,所以嘛,买你是1赔20。”

    “什么?!”张枫逸失声道,“这哪来的行情,我有这么不被看好吗?!”

    1赔20,换句话说,假如有人买了他一百块,他要是赢了,那人就可以赢两千这可是在极端不看好他能胜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的赔率!

    “你不知道?你跟那个姓宗的要决斗的事一散播出去,各大地下档口立刻开了盘口。”宋央笑道,“据我所知,你的胜算普通被估在一成左右,所以1赔20的赔率算是很合理。”

    张枫逸不满道:“谁这么能耐可以估算出我的胜算?”

    “你别不服,我宗师兄上回几招就搞定了你们天翔馆的正馆主,实力之强,大家有目共睹。而你对上未明道馆最好的单人作战战绩,也就过是收拾了我大哥几个徒弟,一来一去,高下立判。”宋央正色道,“坦白说,要不是是你,我也买我宗师兄。”

    张枫逸转头看韩雪:“你呢?”

    韩雪淡淡地道:“我要是买对方,我家里人会怎么想?”

    旁边荣非插嘴道:“我们大家都买的是你。”

    张枫逸好奇道:“到底买了多少?”

    宋央翻了翻白眼:“庄家要求的是一百的入注下限,所以嘛,我们四个人每人凑了五十,合计两百,这样亏也亏得少点。”

    张枫逸哭笑不得地道:“怎么不干脆每人买二十五算了,凑一百亏得更少!”

    宋央叹道:“不是没考虑过这方案,但你得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得出这么零的钱,还是五十的整张比较好凑。”

    张枫逸一脸黑线地看着他们。

    靠!

    有这么打击人的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