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4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3章 秦梦的赌约
    旁边江晴晴目瞪口呆地看着女友。

    她脸上这红晕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对这种肢体的接触“有感觉”?

    不可能!

    从几年前被男友伤了之后,她明明就对这种异性的接触有强烈的排斥感,这一点不只一次证实过,哪怕直到刚才,她的反应也明明是排斥!

    在张枫逸的“魔手”下,秦梦再没法支撑自己身体,向后软倒,落进了张枫逸怀里。

    后者嘴角浮起邪恶的笑意,柔声道:“你不是讨厌和男人接触吗?现在却完全被我抱在怀里,是不是很恶心?”

    秦梦脸上的青色渐渐转为红晕,欲挣无力,虚弱地叫道:“放……放开我……”

    张枫逸感觉着她的身体微微抽搐,还以为她恐惧到了极点,趁火浇油地道:“被男人搂着最可怕了,很恶心很难受是吧?”

    秦梦眼神已经完全不对,瞳孔紧缩,呼吸急促起来,整个脸蛋红得像要烧起来。

    一旁的江晴晴再看不下去,惊叫道:“你快放开她!”

    张枫逸冷哼道:“这种无理取闹的女人,不把她吓个半死,怎么对得起我自己?”

    江晴晴尖叫道:“她快死啦!”

    张枫逸哂道:“哪有这么容易?”忽觉不对,怀中的秦梦竟然浑身一瘫,像是完全失去控制般彻底软瘫在他怀内,连呼吸都停了。

    张枫逸这才发觉不妥,急忙把她脑袋扳过来,只见秦梦双眼紧闭,却没了半点气息。

    “天啊!”江晴晴一下子捂住了嘴,惊恐尖叫。

    张枫逸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惊之后迅速冷静下来,把她平放到地板上,伸手在她颈侧的血管处轻轻一按。

    还有脉动,很可能是假死。

    心念一转,他双手叠起,按到了她饱满的胸部上,开始有节奏地进行按压。

    匀速按了十来次,他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一俯头,双手扳开她紧闭的小嘴,大嘴贴了上去。

    江晴晴知道他在急救,心急如焚,在旁边不敢打扰。

    重复了五次之后,其中一次正进行人工呼吸时,秦梦突然睁开眼。

    张枫逸一呆,。

    秦梦初时的眼神涣散后,焦点迅速聚集,看清了眼前的他。

    张枫逸赶紧松口,退开几步。

    还好,总算救回了她。

    江晴晴赶紧上前把秦梦扶了起来,颤声道:“梦梦!”

    秦梦转头看她一眼,忽然泪如雨下,一把推开了她,转身朝门口奔去。

    江晴晴呆看着她奔离。

    张枫逸提醒道:“还不跟上去?”

    江晴晴如梦初醒,赶紧跟着跑了出去。

    秦梦现在情绪显然非常不稳定,要是出事就糟了。

    张枫逸微微皱眉,静立了片刻,终于还是压不下担心,跟着走了出去。

    至少要确定秦梦没事才行。

    ***

    下午两点,张枫逸接到刘镇的电话,说是对那个倭人的刑讯有了结果,正要赶回京华烟云时,敲门声忽然响起。

    “进来!”

    房门被拉开一线,露出孟归元的脸:“逸哥,又来了。”

    张枫逸愕然道:“什么又来了?”

    孟归元脸色古怪地道:“早上来过的那两个美女……”

    张枫逸一呆。

    早上他跟出去时,见秦梦跟江晴晴在楼外相拥,随后开车离开,显然是已经稳定了情绪,没想到隔了不到半天,她们竟然又来了。

    “请到会客厅。”

    两分钟后,在已经收拾一新的会客厅内,双眼红肿的秦梦和神情得要的江晴晴坐到了张枫逸对面的沙发上。

    张枫逸目光在两女玉容上扫过,若有所思地道:“谁给我一个再来找我的理由?”

    江晴晴看向秦梦。

    秦梦却没看她,冷冷道:“我来给你一个机会。”

    张枫逸眉毛一挑:“哦?”

    秦梦缓缓道:“我们来打个赌,你赢了,这次的酒店工程我们和飞逸仍然合作;但你要是输了,不但酒店的合作取消,而且我还要以绑架罪和故意伤害罪起诉你!”

    这突如其来的赌约让张枫逸微微一讶,但片刻后,他眼中精光闪过,轻描淡写地道:“怎么赌?”

    江晴晴想说话。

    秦梦转头看她。

    江晴晴无奈地闭上了嘴,眼神又复杂起来。

    秦梦这才再次看向张枫逸:“用你早上对我用过的那种手法,尽全力刺激我!”

    张枫逸失声道:“什么!”

    早上那一次,差点要了这有异性接触恐惧症的美女的小命,她还敢来?!

    不过更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打这个赌?要知道这根本就没必要,。

    秦梦挑衅地道:“怎么?不敢接受我给你的机会?”

    张枫逸回过神来,心念数转,忽然露出笑容:“我拒绝。”

    秦梦一呆:“为什么?”按理说这么好的机会他不该拒绝才对。

    张枫逸悠然道:“第一,你没信用。”

    秦梦张开小嘴,却说不下去。

    确实,昨晚她答应了他,但今早却违约了。

    虽然其中有原因,但这和张枫逸本身没有直接关系,说她没信用也对。

    张枫逸微微一笑:“第二,想赌,就得让我知道真相,千万别告诉我你给我这个机会纯粹是因为心情好,我不会相信。”

    秦梦脸色忽青忽白,猛地一咬牙:“两件事确实都有原因,我可以向你解释清楚。”

    张枫逸眼睛一亮:“是吗?”

    旁边江晴晴欲言又止。

    她太了解秦梦的性格了,后者是那种不爱拖泥带水的人,一旦决定,必定会去做。

    果然,秦梦深吸一口气,认真地道:“两件事的原因其实有关联。第一件,昨晚回家,我和晴晴因为你的问题发生了一些争执,我以为她对你有好感,所以一时冲动反悔了。第二件,恰好相反,早上你对我那么……那么做,她以为我在骗她。”

    张枫逸总算明白了她为什么反悔,却不解道:“骗什么?”

    秦梦颊上红晕渐起:“我有异性接触恐惧症,但早上她认为我被你刺激出了……出了‘感觉’,以为我以前都是骗她……”

    “啊?”张枫逸张大了嘴,呆了。

    他当然明白“感觉”是什么意思。

    旁边江晴晴忍不住了:“梦梦我说了那只是一时冲动说的,我现在不怀疑你啦!”

    “只要有过怀疑,就一定要证明清楚。”秦梦看向她,认真地道,“不然积在心里,会对我们的感情产生很大的影响!”

    张枫逸总算明白过来。

    想必是早上离开后,两人之间发生了争论,才有了现在的事。而秦梦非常在意和江晴晴的感情,所以不顾一切地要向后者证明,自己绝对没有骗她。

    一旁的江晴晴拿她也没办法,无奈闭嘴。

    秦梦转头看张枫逸:“我已经解释清楚,现在你的回答呢?”

    张枫逸点头道:“够诚意,不错,这个赌约我还是拒绝。”

    前半句让秦梦还以为他要答应,哪知道竟然还是拒绝,她登时恼道:“你!”

    张枫逸一脸认真:“你违约,难道光凭两句解释,就想弥补?”

    秦梦怒道:“你还想怎么样?”

    张枫逸淡淡地道:“时间紧急,我不跟你废话。第一,做到你答应我的事,我们才有相互信任的条件。第二,这不是赌约,而是你请我帮忙,就该有你求人帮忙的态度。”

    秦梦登时大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