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62.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0章 合理的交易
    方序已经用尽全力在观察他的动作,可是却仍然没办法发现他的动作诀窍,再听到他的解释时,不由长叹一声,心服口服地道:“你赢了!”

    一旁的杨逆却从张枫逸话中听出了话,深深地看了他两眼。

    张枫逸收手道:“事情已经解决,那我不打扰了。逆哥,有机会再见。”起身就想离开。

    哪知道杨逆忽然道:“等等,我有话跟你说。小序,你先离开吧,你想要的五百万投资我会安排。”

    方序一震看他:“但我输了……”

    “你是输了心机,没输棋。”杨逆微微一笑,“有你这样为国艺献身的人才,坦白说我早打算好,就算你真的输了,这笔投资也会到你手上。去吧,别让我失望!”

    旁边张枫逸微微一愣,这才知道原来两人下棋根本不是玩儿,而是以棋搏资。

    不过杨逆的气度让他也是暗感惊讶,想不到这人竟然这样。

    方序站起身,朝着杨逆深深一躬:“方序永记杨先生的话,告辞。”

    等他离开后,杨逆才看向张枫逸:“年轻人不赖,这手手上的绝活儿,我已经很久没看到过了。”

    张枫逸微讶道:“逆哥见过?”

    杨逆失笑道:“你知道你这话很侮辱人吗?我杨逆好歹也在这世上奔走了四十多年,连这点见识都没有?不过别问我在谁那见到的,那是段美好的、但却不能告诉别人的回忆。唉,偏题了,告诉我,你这手本事,有没有用在邪道上过?”

    张枫逸一愣。

    杨逆以为他不明白:“说白了,有没有用来偷过东西?”

    张枫逸想起和宋央的“斗偷”,坦然道:“有。”

    啪,好看的小说:!

    杨逆一拍大腿,喜道:“太好了!”

    张枫逸又是一呆。

    他这反应什么意思?

    杨逆压下了兴奋,歉然道:“抱歉,是我激动了。是这样的,我有件东西,希望你能帮我偷一下。”

    张枫逸这才恍然,奇道:“凭逆哥在燕京的地位,还有什么东西需要‘偷’?”

    要知道以杨逆和他的清联会,任何一个高官显贵富贾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他想要任何不属于他的东西,只要发个话就行,竟然还需要让他帮忙“偷”!

    杨逆翘起了二郎腿,微笑道:“小张你明白我做的哪一行吧?”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张枫逸微一思索,却苦笑道:“你这一问,我还真不能说知道。”

    杨逆对他的坦率大为赞赏,含笑道:“凭我杨某人现在的江湖地位,很多人以为我是混黑的。但事实上,我现在只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当年建立清联会之初,我立的宗旨是做‘黑白买卖’,绝对不参与黑道的暴力冲突,这么多年来这宗旨始终没变。”

    张枫逸不动声色地听着,没说话。

    “简单点说,就是有些人想找黑道上的人做事,或者黑道上的人想做点正经生意,他们没有路子,就来找我,我来者不拒,只要不违背我的原则,一定帮人做到。”杨逆有点不厌其烦地解释道,“只是事情做得越多,有些东西由不得我控制,到今天燕京地界,无论黑白两道,都给我杨某人面子,是在我创立清联会之初没有想到的。”

    张枫逸皱眉道:“逆哥似乎说远了。”

    事实上他早就明白杨逆是干嘛的,说简单点就是个“帮忙的”,只要有人出得起钱,他什么忙都能帮。要杀人,他可以替你联系杀手;要买菜,他可以给你最全的菜市场名单和价目表;要贿赂,他可以替你牵线搭桥。

    换句话说,只要找杨逆,他就几乎没有做不到的。

    “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做什么的,对请你帮的这忙有益无害。”杨逆一笑,终于转入了正题,“最近我接了一单买卖,需要一个神偷妙手帮忙,你愿意吗?”

    张枫逸似笑非笑地道:“听这意思,这买卖是非法的了?”

    杨逆赞道:“聪明!原本我有个人选,但听说他最近受了伤,没法帮忙,所以只好另找他人。”

    张枫逸一愣:“你想找的不会是宋央吧?”

    杨逆呵呵一笑:“被你猜出来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有不逊于他的手法。说远了,这卖买你要是有意,我可以给你一个合理的价位。”

    张枫逸心念电转,摇头道:“帮忙可以,但我不要钱。”

    “哦?”杨逆双眼微眯,“你想要什么?”

    “要一个承诺。”张枫逸正色道,“我知道你在查请脸哥的那人,当你查清时,把所有相关资料告诉我。”

    杨逆愕然道:“就这样?这可不值我准备给你的酬劳。”

    张枫逸耸耸肩:“值不值,我心里知道。”

    杨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断然道:“行!”

    ***

    回到天翔馆,张枫逸直接找到孟归元:“搞定,其他书友正在看:。”

    孟归元愣道:“搞定什么?噢,你是说广告的事……太好了!”

    张枫逸笑道:“别这么激动,留点精神处理正事。”

    孟归元心悦诚服地道:“任何事到了逸哥手上都迎刃而解,我现在更是坚信天翔馆必然会有壮大的一天!嘿,对了,刚刚秦梦小姐来了,说是找你,我让她在会客厅等着。”

    张枫逸欣然道:“是我约她的。对了,最近秦如有没有再找你?”

    孟归元露出古怪神色:“她已经好几天没联系过我了,估计是厌倦了。”

    张枫逸愕然道:“难道她又有了新欢?不对,享受过你的‘手艺’,她还能接受其它男人?”

    孟归元叹道:“我早想通了,像秦如小姐这样的女孩,不可能被一个男人束缚住,我会重新找寻适合我的人。”

    张枫逸拍拍他的肩,同情地道:“换个人可能才是更好的选择,不说了,我去见秦梦,说不定还可以探探秦如的情况。”

    几分钟后,他到了会客室,刚一进门,就吓了一跳:“你哭了?”

    在桌边发呆的秦梦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鹆出未出的眼泪,振作起精神来:“等你半天了。”

    张枫逸见她岔开了话题,也不追问,坐下道:“说吧,什么事?”

    秦梦欲言又止。

    张枫逸也不急,静等她说话。

    好半晌,秦梦才幽幽地道:“出事了。”

    “哦?”张枫逸没追问,等她自己接下去。

    “昨天晴晴跟我回家后,我们和好如初。可是到了晚上,我才发觉有点不对劲。”说到这里,她脸上微微泛红。

    “又吵架了?”张枫逸有点奇怪。

    “不,我们几乎从不吵架。”秦梦扭捏片刻,终一咬牙,说了出来,“晚上她对我的竟然毫无‘反应’!”

    张枫逸一呆。

    他当然明白“反应”是什么意思。

    “原本我以为她是累了,就没多想,可是哪知道……哪知道……”秦梦重复了两次,怎么也把后面的话说不出来。

    “哪知道什么?”张枫逸有点忍不住了。这美女说话也太纠结了!

    “凌晨她起来去卫生间,我开始还以为她是上厕所,结果十多分钟后她仍然没回来,我忍不住去找她。”秦梦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已经忘了娇羞,眼中闪过伤心,“她一个人在卫生间里……”

    张枫逸登时傻眼。

    尼玛这是在讲少儿不宜的话题啊!

    不过假如真是这样,那江晴晴根本就不是累了,而该是和秦梦之间有了隔阂才对。

    秦梦抬起微湿的眼睛,正视着他:“更严重的是,在她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她在叫一个男人的名字!”

    张枫逸脱口道:“谁?”

    秦梦一字一字地道:“张-枫-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