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66.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4章 特殊的逼刑手段
    那女孩大叫道:“谁跟你自己人!”身影如燕,再次扑近。

    张枫逸双眉一挑,蓦地脚下侧移,避过对方扑击的同时左手一探,一把抓住了她后颈。

    “动一下,捏断你脖子!”

    那女孩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动作能比之前还要快,浑身一僵,不敢再动。

    张枫逸一抬脚,踢在她屁股上,踹得她向前扑了好几步时才道:“我救你的命,不知道知恩图报?”

    女孩站稳转身,怒道:“你!”

    张枫逸指着房门:“那边有门,你可以出去,我保证不拦你。”

    他这样一说,女孩反而冷静下来,警惕地上下打量他:“你和那伙倭人一伙的?”

    张枫逸哂道:“搞清楚,我是华夏人!”

    女孩狐疑地打量了他几眼,突然一震:“你不就是天翔馆的馆主?!”

    张枫逸这下算是对孟归元的宣传手段服了,到哪都有人认识他!

    “没错,本人张枫逸,天翔馆代理馆主,也是刚刚宰了那群倭人,把你救出来的那人!”张枫逸冷哼道,“当然,我没想到我瞎了眼,竟然会救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我没有!”女孩胀红了脸,“刚才我只是以为你和他们是一……一伙的!”

    “那现在呢?”张枫逸不客气地道,“我可没听到你的道歉和感激在哪。”

    “我……”女孩张嘴想说话,却硬是没把感激和道歉的话说出来,小脸胀得通红。

    “算了。”张枫逸也不想为难她,“但好歹先说个名字表现点诚意吧。”

    “我……你叫我阿瑛好了。”女孩吞吐道。

    “呵,不能说全名?算了,你怎么会被抓到的?”张枫逸再问道。

    “这……”阿瑛一时语塞,好看的小说:。

    “又是一个不能说的内容,”张枫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难道你是搞地下工作的?”

    “没有。”阿瑛惕色顿时起来,“只是一点**,不方便透露。”

    张枫逸捏着下巴看着她。

    阿瑛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身躯蹙眉。

    这家伙目光锐利得像把刀子,让她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张枫逸忽然道:“算了,你在这休息一晚,明早自己走。”说着走向房门。

    阿瑛一愣,看着他开门离开。

    这家伙有点奇怪。

    不过回想看过的广告,她心中一动。

    原本还以为广告上只是宣传夸张,但刚才对方展示出的超强格斗能力,足以证明广告没有半点虚假,这家伙非常厉害。

    只是……为什么他刚才用的几招手法,会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

    离开阿瑛的卧室,张枫逸让汪岳在门口守着她,以免她在房子里乱跑,然后才去了储藏室。

    房间里,深田一郎依照旧例,被扒了个精光,用粗绳捆了个结实,仍在昏迷中,斜躺在地上。

    张枫逸喝道:“弄醒他!”

    旁边的穆顺立刻上前,蓦地一记疾踹。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瞬间响遍整个房间,深田一郎肋骨断了至少三四根,剧痛中睁开了眼睛。

    张枫逸接过旁边兄弟递来的小药囊,若有所思地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深田一郎只叫了一声,就忍下了痛苦,抬头看他,怒道:“有本事就杀了我!”

    “这叫‘懦弱’。”张枫逸像没听到般,“一个人敢死,这不值得人佩服,因为死亡是逃避的最好方式。给自己准备致命毒药,说明你知道自己不够坚强,无法承受敌人的拷问。所以,我现在没杀你,因为我知道我一定能从你嘴里拷问出我想知道的东西。”

    深田一郎原本还想吼几句,但听到最后,竟然无由地心中一寒。

    对方话中有话,透着令人恐惧的寒冷。

    张枫逸把毒囊扔在了地上,一脚踩破,沉声道:“穆顺!卸了他的下巴,然后去外面草地上给我拔根狗尾草进来!”

    穆顺二话不说,踏前捏着深田一郎的脸颊和下巴,轻轻一扭,顿时把他下巴扭脱。

    深田一郎知道他是防止自己咬舌自尽,心中暗悔。

    早知道刚刚醒来时就直接咬断舌头好了。

    不多时,穆顺拔了草回来,交到了张枫逸手上。

    张枫逸走到深田一郎面前,蹲下身,一把抓住他脚踝,用手里的草轻轻挠他脚底。

    “不……不要!”深田一郎登时明白过来,模模糊糊地叫着,一股痒意瞬间袭到头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紧接着的就是不断加剧的大笑,。

    五分钟后,张枫逸才松开了手,看着已经笑得恹恹一息的深田一郎:“给你第一次机会。”

    深田一郎浑身冷汗直浸,却仍瞪着他。

    张枫逸点点头:“够硬汉!穆顺,你和兄弟们轮班来,这次十分钟,假如他还不肯说,就二十分钟,照这类推。记着,要是他撑不住了,就让他歇会儿,然后重新来!”

    “明白!”穆顺从没见过这样的刑罚,心里惊奇,接过了狗尾草。

    张枫逸对深田一郎一笑:“希望你明天早上还能笑得出来。”转身离开了储藏室。

    对于审讯,他有足够丰富的经验,不怕这家伙不屈服。

    ***

    翌日清晨,张枫逸推开阿瑛所睡的那卧室房门,室内已空。

    天还没亮,她就已经离开。

    桌上,一张纸条静静躺着。

    张枫逸走近,拿开压着纸条的笔,立刻看到上面的几个字:“对不起。谢谢。”

    张枫逸哑然一笑。

    这女孩脸皮可够薄的,说不出来,竟然拿笔写出来。

    回想她昨晚展露的身手,他不禁皱眉。

    甫一交手,他就发觉她的搏击套路和他在神剑时学习的套路非常相似,难道她有这方面的背景?

    再想她不敢明说的神态,张枫逸心里越发肯定了。

    不过现在人已离开,搞不好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见面机会,这种事多想无益,算了。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穆顺的声音传进来:“逸哥!那家伙招了!”

    张枫逸霍然转身。

    满脸兴奋之色的穆顺站在他面前,说道:“我们照着你说的办法来办,那家伙也够能撑的,昏死过去好几次。直到十多分钟前,他才终于撑不下去,哭着求我们放过他。逸哥,你那办法太有用了!”

    张枫逸笑笑,大步离开。

    片刻后,他进了储藏室,只见深田一郎瘫在地上,脱力般一动不动。

    这也难怪,一整晚不能睡觉,还要身不由己地大笑,换了任何一个人,能撑过十分钟都不错了,这家伙能撑过一整晚,耐力已经算是相当惊人。

    走到他面前时,张枫逸悠然道:“早点答应就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

    深田一郎费力地抬眼看他,吃力地道:“你……你不是人!”下巴松了之后,说话漏风,听着十分古怪。

    张枫逸欣然道:“多谢你的夸奖。”

    深田一郎瞪了他好一会儿,才艰难地道:“这样说话很……很困难,你先帮我接……接好关节……”

    张枫逸呵呵一笑:“回答我问题不必用嘴,我早给你准备了笔,写下来就行。”

    深田一郎暗骂狡猾,他本来是打算只要对方一接好自己下巴,立刻咬舌自尽。不过想想用尾也行,对他这种身手来说,用笔自杀,就跟用刀一样方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