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68.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6章 图腾催眠
    张枫逸意外地道:“恶魔?”

    阿瑛回忆起之前的事,脸色顿时惨白。

    张枫逸见她不对劲,忙拉着她坐下,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昏迷多久了?”阿瑛回过神来。

    “三个小时。”张枫逸皱眉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阿瑛迟疑片刻,终道:“早上我离开你家后,在小区外面,突然被人袭击抓住。后来,那人把我绑住,带到一个巷子里,看……看了我一会儿,突然间我就……就脑子里一晕,昏迷过去。”

    张枫逸愕然看着她。

    “看”?光靠“看”就能让她昏过去,这是什么违背常理的玩意儿?

    阿瑛似不原细说,只简单地道:“没多久我就醒了,那人对着我笑,说感谢我的配合,给了他答案,然后就想杀了我。幸好我及时挣脱了束缚,逃回了小区找你……”

    张枫逸心中一动,问道:“为什么要去渭海?”

    阿瑛脸色更白了:“我怀疑我已经告诉了他一些不该说的事,所以必须到渭海去,抢在他之前找到我掉在那里的东西,。”

    “掉?”张枫逸一时愕然。

    结合深田一郎的供词,当时阿瑛失忆是因为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山谷,撞击了头部,难道和这有关?

    阿瑛忽然道:“这事其实不用你帮忙,下了飞机,我自己去处理。”

    张枫逸回过神来,好笑地看着她:“你确定你有本事处理?”

    阿瑛眼中恢复了几分自信:“哼,要不是他偷袭,我哪会让他那么轻易得手?现在我们可能柯不会遇上,只要抢在他之前找到东西,所以更不用担心。”

    张枫逸沉吟片刻,忽然道:“想不想把那个‘恶魔’抓住?”

    阿瑛娇躯明显一震,没说话。

    张枫逸看着她:“你怕他?”

    “不!”阿瑛脱口道。

    “不,你是怕他。”张枫逸的眼睛眨也不眨,紧紧盯着她的眸子,“告诉我,为什么怕他?”

    他的目光坚定有力,阿瑛不禁被影响,下意识地道:“他……他的眼睛很可怕……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至此,张枫逸终于再无疑问,沉声道:“但我知道,你是中了高手的催眠术!”

    阿瑛再次剧震,张口结舌地看着他。

    张枫逸眼中精光闪过:“你受过特训,按说一般垢催眠术不可能对你有效,但现在你的心理非常脆弱,我猜他可能给你注射了某种精神类的药物,先一步减弱了你的精神防线。”

    阿瑛失声道:“我隐约记得昏迷时被什么刺了一下,难道……”忽然抬头,在自己颈上摸了起来,突然摸到一处微痛,顿时一呆。

    张枫逸伸手轻轻拉开她的手,只见那处有个小小的针眼,已经完全确定下来。

    如他所料,对方确实是下了针用了药,否则任何一个类似于阿瑛这样身手强悍的人,心理堡垒坚毅,就算是当世的催眠大师,也不可能纯凭催眠术攻得破她。

    阿瑛颤声道:“这么说,在我昏迷时,他确实从我嘴里问出了什么东西……不对,我受过反催眠训练,怎么没被催眠的感觉?”

    张枫逸哂道:“催眠了你自己还知道,那就不叫催眠了。顺便告诉你一声,我本人也算是个催眠好手,刚刚就对你用了催眠术,但你同样没察觉。不过我的水准不高,却仍然能催眠成功你,可见你的身体里一定有精神类药物影响。”

    “什么!”阿瑛不能置信地道,“你什么时候催眠……噢!我知道了!”

    难怪刚刚看到他的眼神时,会有种下意识想到向他说明一切的冲动!

    张枫逸没再理她,沉吟道:“在你昏迷过程中,是不是感觉自己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阿瑛又是一颤:“我好像看……看到了一双眼睛……红色的,很可怕,就像魔鬼一样……”

    张枫逸一震:“不好,恐怕你是中了‘图腾催眠’!”

    阿瑛一僵。

    她知道这种催眠术,催眠师可以让被催眠者潜意识中产生对某种物体的特别感觉,只要再次看到那物体,被催眠者就会下意识地产生恐惧、欢喜甚至兴奋等种种情绪,。

    这是高级催眠术中的一种,后遗症极强,哪怕是在最好的恢复环境中,短时间内也休想消除这种感觉。

    张枫逸终于完全明白过来。

    难怪她一说到对方就提到了“恶魔”,显然是在她昏迷过程中,对方让她产生了对自己的眼睛的特别恐惧感,攻破她的心理防线,利用她最深的恐惧,问出了自己要知道的东西。

    “你要是再正面遇到他,绝对没有胜算!”想到这里,他断然道,“这件事你答不答应,我都管定了!事关国家机密,我有权随时插手!”

    “你……”阿瑛想说话,却没能说出来。

    要是去求援,远水救不了近火,恐怕等她的援兵到时,那人已经找到了东西离开,那时就晚了!

    张枫逸温声道:“还有一个小时到地方,你最好先睡一觉,恢复一下体力。对方能将你催眠,哪怕是借助了药物,水平也是非常高,没有充足的体力,遇上时你会吃很大的亏。”

    阿瑛默然片刻,靠站箱子闭上了眼睛。

    ***

    下了飞机,张枫逸带着阿瑛出了机场,找了辆出租车,照着阿瑛所说的南乡而去。

    出租车司机一口带着渭海口音的普通话,没话找话地道:“两位怎么会去那种地方?那边是我们渭海最偏僻落后的乡村,没什么名胜,不如我给你们推荐个地方……”

    “我们像旅游的?”张枫逸看看自己,又看看阿瑛。后者还穿着那条连衣裙,苍白折脸上透出几分柔弱。

    “啊?不是旅游的?那你们是去那边找亲戚?”司机愕然问道。

    “不,我们是去挖宝。”张枫逸一本正经地道。

    “呵呵,先生你这玩笑开得,那种穷乡僻壤,哪有什么宝可挖?”司机呵呵地笑了起来。

    “真的,我有个朋友是学道的,他跟我说,太上老君给他托梦,说那边藏着五千年前的一个丹炉。”张枫逸神色正经,丝毫看不出有假,“我朋友已经过去,我这就是去跟他会合。”

    “咦?难道那个就是你朋友?”司机忽然露出惊异神色。

    “哪个?”张枫逸本来只是想逗他玩,没想到他突然来这么一句。

    “就在半个小时前,也有个外地人出来找车,到南乡那边。”司机解释道,“高高瘦瘦的,和你差不多身材,对了,也和你们一样空着手……口音很奇怪,我开始还以为他是个倭人……”

    张枫逸一震,和旁边瞬间警惕起来的阿瑛对了一眼。

    不会这么巧吧?

    阿瑛急问道:“他是不是长长的脸,眼睛很小,但非常有神。对了,他的左边脸上有颗这么大的痣。”

    司机点头道:“对对对,当时被我一个兄弟载着他走了,按时间算,现在该还没到地方。”

    阿瑛断然道:“立刻帮我们联系你兄弟,把车开回来!”

    司机愕然道:“为什么?”

    张枫逸悄悄抓住阿瑛的手,笑道:“她跟你开玩笑呢,没事,你继续开,那个就是我们朋友,一会儿到了地方我再联系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