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978.html"}})();
    仇瑛顿时再次一震,手上的方向盘差点没一盘子甩歪。

    张枫逸再无疑问:“果然是他!嘿,坦白说1号我见过的人里,最不喜欢的就他,明明实力够强,却还一副官场的圆滑嘴脸。不过……我刚进1号时,他也是我的上司,实力绝对顶级,你有眼光!”

    仇瑛没想到他会这么评论公孙海,忍不住了:“你和他比呢?”

    张枫逸哈哈一笑:“当然是甩他十条街,就凭帅气,我不爆得他渣都不剩?”

    仇瑛脱口道:“我是认真的!”

    张枫逸笑容一敛,挠头道:“这我还真没比较过,不过这个似乎不该来评论。”

    仇瑛愕然道:“为什么听你语气,感觉你像很看不起他的样子?”

    张枫逸耸耸肩:“我说了,我讨厌那种圆滑嘴脸,难道还要昧着良心夸他?”

    仇瑛一时无言。

    就在这时,张枫逸突然皱眉,朝着后视镜看去。

    仇瑛回过神来,问道:“怎么了?”

    张枫逸淡淡地道:“后面那辆货车跟了我们两条街了。”

    仇瑛抬眼看去,只见后面一辆白色的小货车,顿时心中惭愧,知道自己因为和他说话分了心,没注意到后面的情况。

    张枫逸忽然道:“我们来试试它,前面右转,进那巷子。”

    仇瑛立刻打亮了转弯灯,一甩方向盘,suv转进了一条小巷。

    这里的人远比外面少,不用张枫逸吩咐,她减缓了车速,静等后面那车。假如对方跟进来,那就真的很可能是有意跟踪。

    果然,片刻后那货车也跟了进来。

    张枫逸沉声道:“停车,!”

    这个时候跟踪过来,对方十有**是千泽护的人!

    但没等仇瑛踩下刹车,后面那车的副驾上突然一人探了半身出来,手上赫然一挺冲锋枪!

    两人同时一震,立刻伏身,仇瑛更是一脚踩上了油门,车速不减反增,朝着巷子另一端而去。

    嗒嗒嗒嗬……

    密集的射击声响起,车子后窗玻璃只扛了不到两秒,就被射碎,子弹穿过车内,把前窗也给射破了。

    周国还有几个行人,无不吓得抱头鼠窜,生怕就被牵连。

    货车加速,朝着suv追去。

    转眼suv到了巷尾路口,仇瑛一个左转,进了另一条巷子,后面的射击声也暂时中断。

    张枫逸低喝道:“保持前进!”猛地扯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一个侧翻,扑了出去,落地一个翻滚,随即弹身跃起,抓住了路边一栋四层高的小公寓楼二楼栏杆。

    仇瑛立时明白,加快了速度,一副要逃命的姿态。

    在后面的货车追过来前,张枫逸已翻身上了二楼阳台,躲到了阳台后。

    货车上的经丝毫没有发觉他已经离开了suv,开枪的那人再次扣动扳机。

    就在货车刚刚从张枫逸藏身处下面经过,他一翻身,从阳台上直接跳了下去,轻巧地落在货车车厢顶上,伏低身体迅速前移,看准时机,蓦地俯身探手,一把抓住了副驾上那人手里的枪。

    那人反应极快,虽惊不乱,双手抓着枪就往下拖。哪知道一拖之下,他用力过度,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再看手里时,已经只剩下了枪托,不由一愕。

    张枫逸随手扔了刚卸掉的枪身,一个下钻,从车窗翻进了驾驶室,拳起如飞。那人只招架了两下,就被一拳砸在了鼻子上,登时痛得睁不开眼,鼻血横飞。

    开车的那人立刻一个刹车,想要腾出手对付他,但张枫逸早有准备,一记横肘直中他右颊。

    “啊!”

    惨叫声和脸骨碎裂的声音同时响起时,张枫逸收手对着副驾那人再次动手,几个来回后一掌切在他斯颈侧血管上,那人登时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就在这时,开车的那人突然不顾一切地抱住张枫逸,还把后者双手紧紧缚住,大叫:“去死吧!”

    张枫逸立时看到一枚插在他左腰侧、已经扯掉了拉火环的手榴弹,心中一震,暴喝一声,全力一挣。

    喀喀!

    那人双臂生生被他挣断时,他一个回扑,从副驾那边的窗户处扑了出去。

    轰!

    人还在半空,身后已传来猛烈的爆炸声,同时冲击波把他给荡了出去,撞在墙上。

    轰!

    由手榴弹爆炸引起的车辆二次爆炸再次迸发出强力的冲击波,把刚刚落地的张枫逸又给震得弹回了墙上,幸好他早做好了防御动作,加上离开爆炸源已远,才没被撞伤。

    冲击波刚刚消失,他立刻一个侧扑,迅速远离了货车。

    那边suv倒车开回,停在他旁边,仇瑛急道:“你没事吧?”

    张枫逸感觉着背上的剧痛,苦笑道:“之前的伤口又裂开了,看来我还得回总军区医院一趟,。”

    仇瑛细审他神色,松了口气:“说话还这么轻松,看来是真的没事。这些家伙是什么来历?”

    张枫逸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燃烧中的车子走去。

    他现在完全可以断定对方就是缅军,也就是千泽护的人,说不定可以从中找到点线索。

    不过像缅军这种专业的私人武装级保镖,既然出来行动,身上几乎不会带会标示出身份的东西,加上又发生了爆炸,找到线索的可能性还是有点低。

    仇瑛在车上向上级报告了情况后,也跳下车,朝货车走去。

    张枫逸站在车边,盯着熊熊大火,双眉微皱眉。

    仇瑛道:“我去找个灭火器吧。”这么大的火势,要找线索确实有点难。

    张枫逸却突然低声道:“别转头看。刚才我们转过来的那街口,有个人鬼鬼祟祟地藏着。”

    仇瑛一呆,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他根本不是在想怎么找线索的事!

    张枫逸看向她:“正常手续处理这边,等他离开时,我要你跟踪他,明白吗?”

    仇瑛愣道:“那你呢?”

    张枫逸咧嘴一笑:“我当然回医院做处理,痛死了!”

    ***

    三个小时后,在总军区医院内,张枫逸穿好衣服,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刚给他抹药的正是之前一直照顾他的漂亮护士燕子,微责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裂这么厉害。”

    张枫逸笑了笑:“不伤怎么回来看你?”

    燕子颊上一红,嗔道:“你进来的时候真没看出你这么油嘴滑舌。”

    张枫逸正要说话,新配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摸出一看,顿时一喜,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他的手机早在南乡那边被炸坏,这一部是刚刚国安部给他重新配好的,除了新旧有别,其它完全一样。

    “喂?”

    “那家伙出了城,到了北郊的工业园。”那头仇瑛说道,“进了一家叫‘燕京市化工有限公司’的公司宿舍楼,我现在还在这边。”

    “很好,我立刻过去!”张枫逸沉声道,“我到底之前,不能贸然行动,明白吗?”

    “……”那头没了回应。

    “怎么了?”张枫逸有点奇怪。

    “刚才我在想,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次任务你又不是参与者。”那头仇瑛的声音有点古怪。

    “呵呵,我向你保证,我有完全的参与资格。”张枫逸笑了起来,“通知会稍后到达,这次的任务,是我们双方的联合任务,而且我还可以向你保证,你的身份是我的助手。”

    “我是你的助手?为什么不是你是助手?”那头仇瑛大感奇怪,“明明这任务是我跟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