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01.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90章 欠杨逆的债
    张枫逸沉吟片刻,断然道:“好!既然这样,那天翔馆就增设武术总教头,只要展哥愿意,这位置永远是你的!当然,可能我偶尔会干涉一点人员安排,但保证绝大多数时候全由你决定。”

    展环喜道:“那太好了!我还有一个想法,天翔馆虽然由我创立,但由你壮大,我要把天翔馆的资产股份化,执行董事制,股份四六开,我四你六。”

    张枫逸诧异道:“你说反了吧?天翔馆的创立,我可是一分钱都没出过。”

    展环苦笑道:“坦白说我原本想五五分,后来想了一下,怕自己有时候眼光太短浅,做出错误的决定,所以索性痛下决心,把决定权全交给你。嘿嘿,到时候就算有了错误的决策,责任也不在我!开个玩笑,哈哈!不过前面是说真的,只要你有时间,明天我们就去办理手续。”

    “明天不行,我今晚就有事得回江安。”张枫逸解释道,“等我再回燕京时再说吧,我不在的时候,天翔馆就靠展哥你了。”

    “放心吧,你尽管去办你的事,这边有小孟在,绝无问题。”展环撑着站了起来,伸出大手,“从今天起,我展环和你张枫逸就是真正的兄弟,以后祸福与共,甘苦同当!”

    张枫逸一笑,伸手和他相握,。

    对比以前展环在秦枫手下时的贪利,现在他绝对称得上质的变化,这样的人做兄弟也是相当不错。

    ***

    离开天翔馆时,刚出楼门,张枫逸就听到后面传来秦如的娇呼:“逸哥!等等!”

    张枫逸早猜到她会追出来,停步看她。

    秦如跑得脸蛋泛红,娇喘吁吁地在他面前停下,赧然道:“抱歉,本来我不该厚着脸皮找你的,但是……有些话我真的想跟你说。”

    张枫逸上下打量她,若有所思地道:“你衣服穿多了。”以前这丫头穿衣服性感得像随时都在勾引男人,但今天她穿的只是件齐膝的连衣裙,虽然风采依旧,但毕竟庄重得多。

    秦如甜甜一笑:“元哥不喜欢我穿得太暴露嘛。说正事吧,我找你,只是想请你原谅我,还有……我爸。”

    张枫逸意外道:“你爸?”心里想的却是这丫头现在对孟归元这么痴缠,恐怕也是多亏了他教后者的指法。

    秦如露出少许无奈之色:“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上次我爸请秦梦姑姑对付你,后来姑姑去找他,让他放弃对付你的想法,我爸才知道原来你这么厉害。现在他早改变了想法,只是怕你不愿意原谅他,所以只好由我这女儿厚着脸皮向你求情。”

    张枫逸这才明白过来,暗忖秦梦会这么帮他,估计是自己教她的“手法”起了作用。沉吟片刻,他才道:“我只有一句话送你。”

    秦如愣道:“什么话?”

    张枫逸一字一字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人,我必重犯!”一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说到底,他和秦枫没有化不开的仇恨,何况他不在燕京的这两个月,秦枫很给面子地没再对他下手,至少算释出了诚意,只要以后这家伙不再乱来,他也没必要非费手脚去找对方的麻烦。

    正要到街边拦辆出租车,张枫逸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摸出一看,见是连芳的电话,随手接通:“喂?”

    “师父……”那头传来连芳有点惊慌的声音。

    “怎么了?”张枫逸警觉起来。

    “你快回来吧……”连芳有点急迫地道,“家里有人在等你……”

    张枫逸心中微震。

    家里?

    按说他在京华烟云的别墅安排了人手,现在刘镇也回去了,有恶意的人该没法擅入,怎么连芳的证据听来这么古怪?

    就在这时,手机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给我吧,我自己来说……小张吗?我等了你两个月,你总算回来了!”

    张枫逸浑身一震,脱口道:“逆哥!”

    ***

    下午五点,张枫逸才赶回京华烟云。

    刚回别墅,甫进客厅,他就感觉到紧张的气氛。

    刘镇和两个兄弟站在一方沙发后,冷冷注视着对面沙发后的四个陌生人。

    而在那四个同样眼露凶光地瞪着他们的陌生人前方,一人轻松地坐着,赫然正是清联会老大杨逆!

    早在张枫逸被千泽护及天亚会社一方派出的人员袭击前,张枫逸就跟这位燕京市黑白两道地位尊崇的会长大人见过面,甚至约定了要帮杨逆的忙,和来自北偷世家的司徒智斗一场偷术,其他书友正在看:。结果随后种种变故至今,张枫逸都已经把和杨逆的这约定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可想而知,重视此事的杨逆对他的爽约何等震怒,否则也不会一知道他张枫逸重新出现,立刻找上门来。

    “你的这些兄弟看来不太明白待客之道,”不等张枫逸开口,杨逆含笑道,“这样很容易得罪人。”

    张枫逸见连芳等人都不在,皱眉道:“我的人呢?”

    杨逆轻松地道:“你要是指刚刚替我给你打电话的那位小姐,她和老宋已经被我赶到楼上去了。”

    张枫逸轻哼一声,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淡淡地道:“逆哥来找,该是为了我爽约的事。这点我只能请你见谅,因为我遇上了一些难事。不过只要在合理范围内,逆哥一切赔偿要求,我都可以满足。”

    这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大的让步,假如对方非要纠缠不清,那他也不是好惹的。

    哪知道杨逆却道:“别误会,我来不是兴师问罪。你的失踪我多少知道点情况,不会深究。这次来,是旧事重提,希望你可以替我去跟司徒智斗一场。”

    张枫逸愕然道:“怎么你们赌约还没完?”

    杨逆哑然一笑:“没结果之前,这事不会完。”

    张枫逸若有所思地道:“我记得你说过,曾经想请老宋帮忙,现在他已经伤愈,这……”

    杨逆不禁莞尔:“你当我杨某人说话是过家家吗?既然说定了请你帮忙,你也答应了我,那在你有足够的理由退出前,这事就一定要由你来完成。”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张枫逸听出其中的坚决,没再多话,直接道:“什么时候?”

    杨逆凝视着他:“一个月之内,北上哈市,到司徒家后,他们会安排一切。当你决定过去时,我会告诉你上次是谁想暗杀秦梦。”

    张枫逸讶道:“你不去?”

    杨逆淡淡地道:“我只验收成果。”

    张枫逸越听越奇:“什么成果?”听他语气,完全不像是只想得到输赢那么简单。

    杨逆一字一字地道:“让司徒家引以为傲的偷术颜面丢尽!”

    ***

    直到坐上晚上七点四十往江安的飞机,张枫逸仍在思索刚才的事。

    杨逆的反应,像是跟北偷世家有了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但又不能用生死解决,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

    但杨逆没有细说的打算,他也不能细问。

    好在时间上足够,等他处理完飞逸的事后,假如时间上来得及,他可以先去哈市,一会这传说中的“北偷世家”。

    退一步说,假如时间不及,那他也可以先处理完韩国盛那边的事再说,对他的行程安排没有冲突。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吗?”旁边响起空姐温柔的声音。

    张枫逸看她一眼,摇头道:“不用,谢谢。”

    那空姐没立刻离开,把手中一张纸条递给他:“那边有位先生请我把这张纸条交给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