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10.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99章 副司令的公子

第399章 副司令的公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离开医院后,张枫逸刚到前门外,正要招出租车,一辆军用吉普突然从不远处驶,一个急刹,停在了他面前。

    吉普的副驾上,方文心咬牙切齿地道:“你敢陷害我!”

    张枫逸摸摸嘴角,神色自若地道:“你是指我刚刚故意咬破嘴角?那你没说错。”

    方文心吼道:“给我揍他!”

    张枫逸呆道:“不会吧?这可是医院门口,周围好几千双眼睛在看着,你就敢动手?小心一会儿警察把你逮了。”

    方文心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谁敢不给我爸面子!我爸堂堂西南军区副司令,警察敢抓我?甭理他,揍!”

    张枫逸一愣。

    这货竟然是西南军区的?

    吉普车后座上两个精干的兵哥立刻跳下车,朝着张枫逸逼过去。

    方文心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这两人是他的警卫,乃是军区中有名的搏击好手,揍个废物还不手到擒来?

    张枫逸心念数转,放弃了反击想法,顺着前面一人挥来的拳头一个后撤。

    砰!

    对方一脚踹在了他左腰上,但明显可以感到这一下没有用上力,不由一呆。

    张枫逸一声痛叫,狂吼道:“打人了!有人打人了!”

    医院门口不远就是一个治安执勤点,里面两个警察听到叫声,慌忙跑了出来。

    车上的方文心冷笑道:“打人?老子还要杀人!继续揍!”

    两个警卫一前一后,迅速围了过去。

    “住手!”那边治安警察一边叫一边抽警棍。

    周围的人无不纷纷避让,既惊又笑,围在不远处看热闹。

    “住手?我倒要看看谁tm敢叫我住手!”方文心从车上跳下来,声色俱厉地吼道,“揍死他!往死里揍!”

    奔近的两个警察见事不妙,其中之一对另一个叫道:“叫局里支援,!”

    张枫逸一边躲一边绕,隔三岔五挨对方一两记拳脚,表面上看被揍得很惨,实际上每次中招时他都灵活地进行了局部的闪躲,根本没让对方打实。

    纠缠了两三分钟,警笛声忽然传来。

    张枫逸大喜。

    来了!

    “给我继续揍!我看谁敢拦我!”方文心脸上杀气大盛,一声狂吼,竟然回身探手入车,摸出了一把枪!

    尖叫声骤起,周围看热闹的无不大吃一惊,慌忙往外退。

    一辆警车飞快驶近,一个漂亮的甩尾停下,四个警察从车上气势汹汹地下来,突然看到方文心手中的枪,顿时全都僵了。

    片刻后,四个警察纷纷拔枪,各找位置掩护。

    那边张枫逸差点无语,不过这正好是他最想引出的结果,猛地一改逃势,一记直拳闪电般轰向其中一个警卫面门。

    那警卫一声沉喝,双手一架,稳稳挡住,显出非凡实力。

    哪知道张枫逸突然一俯身,拦腰把他抱住,左手已一把拔出了那警卫腰间的枪,指向方文心。

    这个位置,那警卫的身体正好挡着众警察的视线,但方文心却能清楚看到指向自己的枪,顿时大吃一惊,下意识地把手里的枪指向了张枫逸。

    张枫逸一声暴喝:“去死吧!”

    方文心被喝声一震,以为对手要开枪,手指不由扣下。

    砰!

    尖叫声瞬间再起,周围的人无不你追我逃地朝外乱退。

    那被张枫逸抱着的警卫不能置信地退了两步,伸左手摸了摸自己右肩,只见一手鲜血,这才颤颤巍巍地转身,看向方文心。

    后者一震,大叫道:“我是想打他!”

    躲在十多米外的警察无不震惊,其中一人叫道:“放下枪!”

    方文心吼道:“要放你让他先放!”

    那边张枫逸已经退开了几步,摊手道:“放什么?”刚才对方一开枪,他立刻把枪插进了那警卫的枪套里,动作极快,根本没人看清。

    方文心一愣,见他手中没有枪支,顿时脸上血色全失,心知中了计。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喀嚓”的拍照声。

    张枫逸愕然看去,登时和一双调皮的眼睛对上。

    这么巧?

    ***

    一个小时后,张枫逸施施然从警局里出来。

    等在外面的苏玉瑶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搞这么久?”

    张枫逸不答反问:“你最好别写那篇新闻。”

    苏玉瑶眨眨眼睛:“为什么?”

    张枫逸哂道:“我只负责提醒,你爱写不写。”

    苏玉瑶失望地道:“说句你关心我有那么难吗?哼,不过新闻不写也写了,你在里面时,我已经写好了新闻稿,发回了报社,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斜着眼看她:“知道那家伙什么人不?”

    苏玉瑶想都不想:“管他什么人,我是一名正直的记者,写稿是我的自由!”

    张枫逸算是对她性格很了解了,知道说也白说,耸肩道:“随便吧。”心里想的却是看来得给这小妞安排个保镖才行。

    苏玉瑶见他要朝外走,忙拉着他朝停车场而去。

    张枫逸奇道:“你干嘛?”

    苏玉瑶神秘一笑:“我带你去见个人。”

    张枫逸皱眉道:“别跟我说是找我去做访谈,采访刚才的实际情况。”

    苏玉瑶娇哼道:“用得着吗?整个过程本小姐都看得一清二楚。上车吧,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张枫逸心中大奇,知道问也没用,索性闭嘴上车。

    会是谁?

    二十分钟后,车子进了龙腾花园小区,张枫逸心中一动,已隐隐猜到了对方是谁。

    车子缓缓而行,最终在小区内一处水塘边停下。

    苏玉瑶朝着塘中的小京呶了呶嘴:“那边,等你。”

    张枫逸下了车,大步走过去,穿过塘上的长桥,立刻看到正站在亭中负手观鱼的中年男子。

    “钓鱼,总要长线,才能大鱼。”中年男子淡淡地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线长才能深入水底,而大鱼都在深处,”张枫逸在亭中停了下来,“对吗?苏书记。”

    那人正是苏玉瑶的父亲、江安市政法书记苏凌岳,转头看他:“但有时鱼太大,钓鱼者未必有力拉上来,反而容易被拉进水里。”

    张枫逸唇角笑意微现:“适时放线,适时收线,苏书记该是个最好的钓者。”

    “说得好!”苏凌岳冷容解冻,哈哈一笑,“我告诉你两个消息,一好一坏。第一,我已经掌握了徐正来不少贪贿和以权谋私的实际证据,想要拉倒他,随时可以。”

    张枫逸还记得这个工商局局长,曾经和他也有过冲突,后来是何正纲力保下来的。后来苏凌岳改明为暗,决定悄悄搜集证据,看来是现在有了新的进展。

    “第二,”苏凌岳再道,“我已经彻底得罪了何市长,所以下一步不是他的**行为被揭露,就是我苏某人被撤职。”

    “怎么回事?”张枫逸奇道。苏凌岳为人正直,但是绝对不是那种爱和何正纲等人随时正面冲突的,有一定的圆滑,怎么会彻底得罪何正纲?

    “安平建筑你知道吗?”苏凌岳问道。

    “知道,听说背后是何市长。”张枫逸没想到竟然和这个刚听说的公司有关。

    “呵呵,消息挺灵通。”苏凌岳一笑,“通过徐正来的一些情况,我顺藤摸瓜掌握了能证明何正纲和安平建筑之间关系的证据,可惜的是,找到证据时,他也发现了我派去调查的人。”

    张枫逸一震:“要是这样,那就肯定不只是撤职这么简单了!他一定会设法到你这儿偷回证据销毁,说不定还会找人杀了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