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1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4章 他不是苏凌岳!
    远去的出租车上,苏玉瑶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忍不住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枫逸淡淡地道:“那家伙为了避免自己被军纪审核,也为了救他儿子,把他儿子给打伤了。”

    “发生了什么我清楚,我要知道的是这整件事到底怎么回事!”苏玉瑶不满道,“为什么方文心那家伙带人堵你,他爸会来给你解围?不对,你刚才说他是在救他儿子,我搞糊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有些事你不知道比较好。”张枫逸没回答她的意思。

    “你!”苏玉瑶气得超越瞪眼,但她清楚张枫逸的脾气,知道问也没用,只好把问题闷在了心里。

    张枫逸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这次事后,这位副总司令恐怕会记恨自己,得小心点了。

    不过好在他所在的国安部,职能上凌驾于所有军事单位,至少对方不能在光明正大的情况下对他不利,压力多少要小点。

    算了,方文心现在受了重伤,这事可以告一段落,还是先把手上的事搞定再说。

    ***

    下午六点,张枫逸和苏玉瑶才回到了龙腾小区,带着保险箱回到苏家。

    到家后,苏玉瑶开了门,进屋正要叫她应该等在家里的老爸,忽然娇躯一震。

    后面的张枫逸也已看清屋内情况,登时剑眉微挑。

    屋内,从走廊到客厅后段家具东倒西歪,像是有人在这里进行过激烈的搏斗。

    找遍整栋房子后,张枫逸的心沉了下来。

    没人。

    苏玉瑶在客厅沙发里颓然坐倒。

    难道是何正纲知道没办法把证据抢回来,所以苏凌岳直接下手?

    张枫逸沉声道:“你别急,事情未必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麻烦。”

    苏玉瑶正要说话,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人站在门口,其他书友正在看:。

    张枫逸一眼看清那是谁,愕然道:“苏书记!”

    苏玉瑶已跳了起来:“爸!”奔了过去,扶住一脸颓废神色的苏凌岳。

    “怎么回事?”两人进了客厅,张枫逸问道。

    “半个小时前,一伙人冲进家里,”苏凌岳涩然道,“把我和玉瑶她妈妈都给抓住了。”

    “什么!”苏玉瑶娇躯剧震。

    “什么人?”张枫逸皱眉道。

    “是何正纲的人。”苏凌岳颓然道,“他们威胁我,假如不把证据交给他们,就杀了玉瑶她妈妈……”

    张枫逸顿时明白过来。

    苏凌岳本身身份特殊,要是出事,会带来很大麻烦,但是用苏凌岳的老婆来威胁他,附带产生的危险性就小多了。

    看来对方是之前在按摩街抢东西失败后才出此下策。

    不过……为什么有种不妥的感觉?

    张枫逸皱眉沉思,一时不语。

    “东西拿到了吗?”苏凌岳忽然问道。

    “拿到了。”苏玉瑶勉强压下担心,忙把旁边的保险箱拿起,输了密码开了锁,把里面的东西递给苏凌岳。

    苏凌岳眼睛一亮,把信封里面的东西抽了几张来看,脱口道:“就是它们!”

    苏玉瑶迟疑道:“爸,那你准备怎么救我妈妈?”

    苏凌岳神色数变,终断然道:“你妈妈是我一生的最爱,我不能让她出事!玉瑶,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可以扳倒何正纲,但要是你妈妈出事,那就是永远都没法弥补的悔恨了!”

    苏玉瑶一听这话,芳心顿时震动,不由看向张枫逸。她已经没了分寸,下意识就想依靠他。

    张枫逸回过神来,点头道:“我也赞成换人。”

    苏凌岳叹道:“小张,谢谢你理解我。你们在这稍等一下,我进去拿点东西就走。”

    两人看着他回到卧室,还顺手关了上门,苏玉瑶担心地道:“你说他们会不会拿了东西就放了我妈妈?”

    张枫逸没回答,忽然道:“你爸平时怎么叫你妈妈的?”

    苏玉瑶一愣:“啊?”

    张枫逸耐心地道:“一般来说,他是直呼你妈妈名字,还是像刚才一样习惯称呼‘玉瑶她妈妈’?”

    苏玉瑶大感奇怪,但看到神色认真,不像开玩笑,回忆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奇怪,我爸平时确实都是叫我妈名字的。”

    张枫逸浑身一震:“不好!”猛地冲向苏凌岳的卧室,一推门,才发觉门被从里面反锁。

    苏玉瑶脱口道:“怎么回事?”

    张枫逸不及解释,猛地一脚疾踹,轰然声中,房门被踹开,张枫逸立刻闻到烧东西的气味,看过去时,只见苏凌岳正坐在床边,把手里的信封扔在床边的金属垃圾桶里,桶里火光大亮,他竟是在烧证据!

    “爸,!你干嘛!”赶过来的苏玉瑶这一惊非同小可,想要走进去。

    张枫逸一把拉住她,目光死死盯在苏凌岳身上:“别过去!这家伙不是你爸!”

    苏玉瑶呆道:“不是?怎么可能?明明……”

    床边的苏凌岳初时一惊,随即把手里剩余的证据信封直接全扔进了垃圾桶,起身道:“小张你胡说什么,我没明白……”

    张枫逸二话不说,冲着垃圾桶冲了过去。

    苏凌岳再说不下去,左手一翻,袖子里滑出一把短刀,猛地朝张枫逸劈去,速度竟是惊人地快!

    张枫逸一声冷笑:“自己暴露了!”侧身避让,立刻展开反击。

    门外,苏玉瑶已经完全看呆了。

    她爸是个知识份子,可是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武术,变得这么能打了?

    转眼几个回合过去,张枫逸暗觉对方之强,丝毫不逊于早前在按摩街袭击他们的那家伙,而且刀法套路非常相近,加上刻意拖延时间,他一时也难问冲过去。

    垃圾桶内的东西迅速燃尽,焦臭味袭入众人鼻中。

    蓬!

    两人纠缠中,张枫逸一脚踹翻了垃圾桶,只见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火苗已小,原本的证据已经全变成了焦黑的残渣。

    苏凌岳连着劈了数刀,迫得张枫逸退出数步,突然一个回退,扑到窗边,毫不犹豫地跳上窗台,回首冷笑:“后会有趣!”竟然纵身直接从窗上跳了下去!

    这一下连张枫逸都吓了一跳,这里是15楼,那家伙不想活了?

    追过去看时,只见那家伙落到半中央时突然在腰间一按,刹那间身上的衣服、裤子都鼓胀起来,像变成了蝙蝠的肉翅般,迅速减缓他下落的速度。

    扑!

    苏凌岳稳稳落地,向上望了一眼,对着张枫逸比了个中指,这才一个转身,朝着远处狂奔。

    张枫逸万万没想到竟然功亏一匮,败在这里,不由苦笑。

    对方绝对是用了易容术,而且高明得连他这经常易容的人都发觉不了破绽。要不是他从其它地方判断出对方有问题,搞不好现在仍被那家伙牵着鼻子走。

    苏玉瑶扑到窗边,震惊道:“他真跳下去了?!”

    “借助装备,这不是多大的难事。”张枫逸叹了口气,“这下糟了!”

    苏玉瑶回过神来,急道:“快追啊!”

    张枫逸摇头道:“追不上了,先设法确定你爸现在在哪,再说其它!”

    苏玉瑶猛然回神,忙找到自己的手机,给老爸拨去电话。

    片刻后,电话接通,那头传来苏凌岳的声音:“喂?玉瑶?你们拿到东西了?”

    苏玉瑶脱口道:“爸!你和妈在一起吗?现在在哪?”

    苏凌岳愕然道:“我们刚买好晚上的菜,现在正回家,怎么了?”

    苏玉瑶颓然坐倒。

    这回真是被算计成功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