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44.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34章 赌约期限将至
    苏玉瑶一呆。

    张枫逸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傻了?”

    苏玉瑶脸色古怪起来:“难道她答应了你?”

    张枫逸错愕道:“答应我啥?”

    苏玉瑶颊上微红:“少装蒜了,你跟我谈的那条件!是不是她答应了你,你才告诉她的?”

    “啊?”张枫逸完全没想到自己一个逗她的玩笑,竟然让她想到了那方面去。

    “我终于明白了。”苏玉瑶眼睛亮了起来,“难怪最近每次我跟她说起你,她表情都那么怪!你们俩之间原来有……有……”

    “没有的事!”张枫逸吓了一跳,“别瞎猜!我和韩雪清清白白!”

    “说!是不是在燕京的时候?”苏玉瑶显然没把他的话听进去,自顾地追问。

    张枫逸叹了口气,调头就走。

    这美女在“永远那么乐观”之外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爱瞎猜,爱咋样就咋样吧!

    后面苏玉瑶哼道:“以为逃避就能解决问题?我自己去查!”

    ***

    上午十点,张枫逸敲响了秦绯月的办公室门。

    “进来!”

    张枫逸推门而入,只见秦绯月正端着杯咖啡站在窗外,向外眺望。

    “秦大小姐这么有雅兴。”张枫逸笑嘻嘻地走了过去。

    “忙里偷闲而已。”秦绯月瞥了他一眼,“找我有事?”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张枫逸笑吟吟地看着她,“顺便来跟你道声谢,这段时间,多亏你帮忙,飞逸才能撑得下去。”

    “早点挣钱把欠我的债还回来就是最好的谢。”秦绯月嘴里这么说着,但心里却很开心。这家伙会想她,可见不是个没良心的,其他书友正在看:。

    “不过我等不到何正纲下台的那天了。”张枫逸转换了话题,“过两天就得离开,北上一趟,飞逸还是得靠你多帮忙。”

    “……”秦绯月无语地看着他。

    这家伙把自己当免费劳工了是吧!

    敲门声再次响起。

    秦绯月扬声道:“进来。”

    门开,苏颜当先而入,说道:“秦小姐,秦老爷子派来的人到了。”

    张枫逸一怔,定睛看去时,只见一人踏入,气态高雅,行走间隐带三分傲气。

    那人也是一眼就看到了他,登时容色微变,转头对秦绯月道:“绯月,我是受老爷子的委托来和你谈事,你怎么能让一个保镖在场?”

    秦绯月使了个眼色,让苏颜先离开,才道:“他在这只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个时间到。”

    那人眉头微皱眉,冷冷道:“那你现在可以让他离开了。”

    秦绯月还没说话,张枫逸转头看她,指着那人奇道:“这个得快没边儿的家伙是谁?”

    这话一出,房间内顿时静下来。

    片刻后,那人不能置信地道:“你不认识我?!”

    张枫逸奇怪地看向他:“给我个我有必要认识你的理由好吗?”

    那人怒道:“你跟我见过的!”

    张枫逸理所当然地道:“我每天见过的路人甲乙丙丁少说也上千,难道我每个人都得认识?”

    “路人甲……”那人脸色青白交换变化,说不下去了。

    旁边秦绯月差点没笑出来,轻咳一声,正色道:“你怎么忘了?这是我二叔,在燕京你们见过面的。”

    张枫逸一呆,仔细打量对方。

    那人正是曾和张枫逸有过一面之缘的秦锐,挺直了胸膛,轻哼一声。

    张枫逸转头看秦绯月,一脸狐疑:“我真见过?”

    这话比任何话都要伤人,秦锐脸色一僵,不由捏紧了拳头。

    秦绯月深知自己这二叔虽然不重家财,但是极重脸面,自识又高,现在被人这样无视,他要不生气那才叫奇了。她点头道:“真见过。不过都是小事,二叔你坐这边,有事咱们说咱们的,他可以听。”

    秦锐显然没有听她话的意思,冷哼道:“这家伙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听我秦家的家事?”

    秦绯月还没说话,张枫逸笑了起来:“我倒是很好奇,什么样的资格才能听你秦家的家事?”

    上回在秦家,处理秦昆的事时,秦锐也是不准他跟着秦绯月进去旁听,而且听他语气,似是对他这保镖身份的人非常不屑。

    秦锐冷笑道:“等你成为秦家的人再说吧!”

    他说话时透出的那种语气,完全是把张枫逸当成下等人来看待,秦绯月芳心一惊,不由看向张枫逸。

    哪知道张枫逸却半点怒色都没有,反而笑了起来:“我突然有点好奇,你二叔有没有子女?”

    秦绯月怔道:“有,。”

    张枫逸饶有兴趣地道:“儿子还是女儿?今年多大?现在在哪?”

    秦绯月没搞懂他想干嘛:“儿子,今年十二岁,现在在燕京。”

    秦锐冷冷道:“你打听我家人做什么?”

    “没什么。”张枫逸似笑非笑地看向他,“我先要向秦先生承认一件事,我这个人确实没什么档次,也没什么社会地位,其实是个在街面上混黑道的混子,平时除了打架斗殴,还兼卖点毒品。”

    秦锐脸色微变:“你这是违法行为,该把你抓起来!”

    张枫逸嘿嘿一笑:“这些都其次,重要的是下面我要说的话。”

    秦锐和秦绯月同感纳闷,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张枫逸深吸一口气,眼中厉芒倏闪:“我现在立刻找我在燕京的朋友,让他们明天就去你儿子的学校蹲守!”

    秦锐色变道:“你想干嘛?绑架是违法的!”

    张枫逸斜着眼看他:“谁要绑架他?我只是让我的朋友弄点毒品塞你儿子嘴里,让他染上毒瘾,然后给报社打热线电话,告诉他们秦家二少爷的爱子年纪轻轻就吸毒!”

    “你!”秦锐脸色已经全变了。

    “我怎么了?”张枫逸恢复了嬉皮笑脸的神情,“回头记着给你儿子联系一家好点的戒毒所,别进去被人整得死去活来我听说戒毒所里的戒毒者都很变态,很多大男人对小孩子很感兴趣,哈!”

    秦锐脸色不断变化,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张枫逸心里好笑,转头对秦绯月道:“走了。”再不理秦锐,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半晌,秦锐才强笑道:“那小子只是在吓我,对吧?”

    秦绯月早明白了张枫逸什么意思,故意愁眉苦脸地道:“二叔,这可不好说,我当初请他做我保镖,就是因为他在道上关系很广,说不定……说不定……”

    秦锐脸色瞬间死灰。

    这下完了!

    ***

    回到飞逸建筑,张枫逸已经把刚才的恶作剧抛到了九霄云外。

    秦锐这种人,吓吓得了,没必要老把他放在脑子里让自己不爽。

    刚进公司,柯露迎了出来:“老板,有人找你。”

    张枫逸问道:“谁?”

    柯露压低了声音:“是个大美女,我让她到你办公室去等了。是不是你背着倩倩姐找的女朋友?”

    张枫逸看着她唇角的坏笑,忍不住在她脑门上轻轻地敲了一记:“你瞎想啥呢!”

    柯露嘻嘻一笑,捂着额头道:“她确实很漂亮嘛,不过就是浑身一股寒气。”

    张枫逸一呆。

    难道是韩雪?

    可是韩雪到公司来找他干嘛?有事打电话不行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