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65.html"}})();
    张枫逸举着椅子狰狞地道:“开除?好啊!反正你不是想整老子吗?!开除就开除,老子就抢了你的妞,让你后悔惹我!”

    门口传来萧蒙渠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冷述迅速冷静下来,多看了张枫逸一眼,这才转身朝师父走去,近身后道:“估计是有点误会,师父请不必担心,我会处理。”

    张枫逸扔了椅子,冷笑道:“笑话!找事的人来处理,是想把我处理掉吗?”

    萧蒙渠目光扫过全休息室,最后落到萧采伊处:“伊伊,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萧采伊毕竟是练武之人,已经恢复了力气,只是两颊仍带着红晕。她站了起来,清脆地道:“我刚刚路过休息室,就看到庄帆在那殴打他们,冷述是后来才来的。”

    萧蒙渠微微皱眉,看向张枫逸。

    后者心叫不妙,有萧采伊这“证词”,情势立刻朝着不利自己的一面去了!

    哪知道就在这时,萧采伊忽然又道:“不过刚才我听冷述和庄帆说话,看情况这些家伙好像是冷述派来的,故意找庄帆的麻烦来着……”

    这话一出,登时全场俱寂。

    冷述不能置信地看着萧采伊。

    张枫逸和他表情差不多,同样瞪着那美女,其他书友正在看:。

    她不是向来都对冷述“言听计从”吗?怎么突然向着自己说话了?

    难道……她就像秦如一样,被自己的“魔手”给成功“勾引”了?!

    十来秒后,萧蒙渠沉声道:“受伤的都给我送医院去,冷述和伊伊跟我来,庄帆你就在你房间里呆着,哪也不准去!”

    ***

    直到下午五点,萧蒙渠才把张枫逸叫到了馆主专用的办公室。

    关上门后,张枫逸有点紧张地看向桌子后面的萧蒙渠。

    后者凝视着他,没有廊道。

    张枫逸打了主意,对方不开口他不开口,垂首不语。

    过了足足一分多钟,萧蒙渠才突然轻叹道:“这是不可能的,伊伊怎么可能对一个不会武的人动心?”

    这话意思明确,张枫逸错愕道:“动心?对我?”

    我靠!

    难道自己这手指法真的勾动了她的芳心?

    “从小,我这妹妹就对武术感兴趣,也因此立下誓言,将来长大后要嫁人,一定要嫁真正的武术高手。”萧蒙渠缓缓道,“因此,一向以来我都认为她和冷述是天生一对,因为冷述在武术方面极有天赋,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直到今天之前,这观点一直没变过。”

    张枫逸没作声,只管听着。

    对方不可能没事随便说说,他只要等着萧蒙渠说出重点就行。

    萧蒙渠再道:“但刚才她竟然向着你说话,还拼命想用‘她只是在说实话’来掩饰时,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有点不同的感觉。那可能还称不上‘动心’,但我敢确定,她从没对一个不懂武的人产生过这样的情绪!”

    张枫逸仍不作声。

    萧蒙渠盯着他:“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枫逸终于开口:“这问题你该问萧小姐,因为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对我这样。在这之前,她对我绝对称得上恶魔!”

    萧蒙渠皱眉不语。

    张枫逸再道:“没事我走了,另外,希望馆主能约束一下冷先生,我来贵馆工作,并不是来做他的出气筒的!”

    萧蒙渠像没听到般,忽然道:“假如我给你一个学武的机会,你接受吗?”

    这话大出张枫逸意料之外,他错愕道:“学武?”

    萧蒙渠一脸认真:“你拥有非常出色的身体素质,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但只要勤加练习,我敢肯定,你将来一定可以达到一个不低的水平。”

    张枫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方提这建议到底是真心还是另有用意?

    萧蒙渠正色道:“你如果答应,我可以让副馆主收你为徒,我向你保证,他的八极拳水平是全馆最高,也会全心教你。”

    张枫逸心中疑惑越来越重。

    难道他是觉得萧采伊对自己动了心,所以故意想培养自己成为武术高手,然后促成自己和那美女?

    灵光忽然一闪,张枫逸决断已下,一脸迟疑道:“馆主,你不会是想试探我吧?”

    这话令萧蒙渠大感意外:“嗯?”

    张枫逸露出坦然之色:“要是我猜错了,馆主你别介意,我这人就是这么耿直,。你是不是怀疑我来应聘这工作,是为了偷学你们八极拳?”

    萧蒙渠一呆。

    张枫逸神色认真:“要是这样,我庄帆在这里对天发誓我来这儿工作,只是为了挣钱,完全没有偷学的想法!你也知道,我年纪已经不小了,又怎么会想学武呢?再说了,真要学武,我干嘛不直接出钱报名学习得了,拐这么大个弯干嘛?”

    萧蒙渠回过神来,微微一笑:“看来你真不适合学武,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你出去吧。冷述的事别在意,我已经罚他了,以后你继续好好工作就行。”

    ***

    出了办公室,张枫逸才松了口气。

    看来这招是应付对了。

    正要回自己住处,前方不远处忽然传业萧采伊的喝声:“你!跟我过来!”

    张枫逸想起萧蒙渠说的“动心”,不由心中怦然一动。

    他之前跟冷述说什么“抢妞”,完全是因为一腔怒火,其实根本没那想法。要知道任务期限已经过了一半,今天已经是第四天,剩下的三天之内要是不能试出结果,任务就宣告失败,他哪还有精神胡思乱想?

    看来得小心点应付萧采伊才行。

    跟着这美女到了练功房,萧采伊没让他穿上护具,背对着他站了好一会儿,突然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张枫逸一呆:“哈?”

    萧采伊风一般转过身,双颊泛晕地走近他,略带羞涩地道:“我从小到大,从没试过有那种感觉,告诉我,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张枫逸终于明白过来,这美女说的是他对她动的“手脚”,不由脱口道:“那感觉舒服吗?”

    萧采伊赧然点头,眼中闪过异色:“整个人就像升天一样,轻飘飘的,完全忘掉了所有烦恼。我真的从没体验过那感觉,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枫逸露出一个灿烂笑容,不怀好意地道:“想再试试吗?”

    萧采伊一呆,旋即拼命摇头。

    张枫逸大感意外:“喜欢却不想再试,我真搞不懂你。”

    萧采伊垂下螓首,有点可怜巴巴地道:“我怕……怕喜欢上了那种感觉,会对不起冷述……”

    张枫逸恍然大悟,越发觉得这美女可爱,走到她身边低声道:“你们那啥了吗?嘿,你知道我说什么。”

    萧采伊大嗔道:“哪有这么问女孩子的?”

    张枫逸哈哈一笑:“男欢女爱天经地义,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山里人这方面向来都很坦率,因为这其实是世上最没必要拐弯抹角的事。”

    萧采伊双颊已经红透,羞道:“可是……可是……”

    张枫逸耸耸肩:“不想回答算了,那我也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萧采伊一咬牙,羞涩地点了点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