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67.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58章 惊人的耳力
    “有你个蛋的问题!”张枫逸带怒打断他的话,“突然袭击我,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根本就是假公济私,因为萧小姐的事故意刁难我!走!咱们去见馆主,我一定要讨个公道!”

    冷述再没法压下惊讶,脸色微变。

    这家伙不逃不反抗也罢了,竟然还这么积极?!

    几分钟后,两人进了萧蒙渠的练功房。

    张枫逸没想到还有这意外收获,心中暗叫侥幸。

    这个时间点萧蒙渠竟然还在这练功,要说其中没问题他绝对不信!谁没事三更半夜练功?尤其是像萧蒙渠这表面上水平不高的馆主。

    不过奇怪的是,胡景这个陪练却不在场。

    似是刚刚练拳完毕的萧蒙渠显然对冷述突然带着张枫逸来见他有点不快,不愉道:“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冷述先向师父道了歉,才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最后他还加重了语气,把张枫逸偏偏在萧松甫等人离开武馆的时候出现给强调了一遍。

    他还没说完,萧蒙渠脸色就是微变,好看的小说:。

    “师父,这家伙半夜出现在那里,肯定有不轨意图!”最后,冷述沉声道,“说不定已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

    张枫逸心叫不妙,知道再不出招就迟了,等冷述一说完,他立时满脸莫名其妙地道:“奇了,我刚刚起夜,无意中听到前门有动静,以为有贼,所以出来瞧瞧,刚到前门就被你这家伙抓来,我竟然成了‘不轨意图’?!”

    这分辩一出,冷述不惊不乱,唇角浮起笑意,淡淡地道:“你用任何理由都有机会辩驳,但选这理由,只能说你欲盖弥彰。”

    张枫逸不由一呆:“哈?”

    旁边萧蒙渠脸色微沉,沉声道:“你说你听到动静出来看的?”

    张枫逸不知道哪出了问题,硬着头皮道:“是,怎么了?”

    冷述冷笑道:“从你住的房间到前门,中间相距近七十米,就算是现在半夜的安静环境下,也不可能听得到什么,还想狡辩?”

    张枫逸恍然大悟,心里定了下来,但表面上却装作一震。

    冷述占尽上风,笑容舒畅起来:“师父,现在你该明白了,这人肯定有问题!”

    萧蒙渠脸色难看地看着张枫逸,缓缓道:“想不到你竟然……”

    “等等!”张枫逸适时大叫,“太可笑了!凭什么你们听不到就说别人也听不到?我偏偏耳力就是这么好!”

    “呵呵,耳力好?”冷述毫不生气,像看着负隅顽抗的小丑一样看他,“你要是能听到这么远的动静,那我就是顺风耳,能听千里之外的声音!”

    “千里之外有什么稀奇?我也能,一个电话就行。”张枫逸撇撇嘴,“不跟你瞎扯了,七十米的距离听点声音根本不奇怪,我在山里时,从小就学会了出去捕猎,经常会遇到凶猛野兽,所以耳力远胜常人。馆主,你要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萧蒙渠浓眉微锁,看向冷述。

    冷述断然道:“再怎么练耳力,那也该有个极限,我绝对不信。”

    “好!”张枫逸诈作怒不可遏,“那我们就打个赌,我要是能证明自己听得到这声音,你就在全馆人面前大叫‘我冷述是乌龟王八蛋’,我要是输了,随便你们怎么处理!”

    冷述脸色微变。

    张枫逸瞪着他:“你要不敢赌,就趁早闭上你的臭嘴!我就知道你因为萧小姐的事故意找我麻烦来着!”

    这话立刻逼得冷述不得不表态,他断然道:“好,我答应你!怎么证明?”

    张枫逸哼道:“这里离前门比我房间离前门近不了几米吧?现在有人正从大门走进来,好像是因为发觉前门没关所以‘咦’了一声。”

    萧蒙渠和冷述面面相觑。

    他们俩完全没听到任何声音。

    张枫逸心中好笑。

    这两人别看在武术造诣上不错,但毕竟也只能算井底之蛙,不知道天高地厚。论五感的敏锐度,视、听、嗅、触、味,这五种感觉就算是在神剑内部,他也能稳居前三,尤其是至为重要的“视”和“听”两感,因为长年在生死线上行走,成为他自保的最重要的能力,远远在常人之上。正常情况下,就算距离再远一倍,在午夜的安静环境下,他也能听到50分贝以下的动静!

    那可只是普通交谈的音量,其他书友正在看:!

    萧蒙渠沉声道:“一起去看看!”

    片刻后,三人在前厅和中间练功区的交合位置停步,呆看着面前的萧采伊。

    她身上穿着的是件普通的连衣裙,火爆身材毕现无遗。

    萧蒙渠惊讶地道:“伊伊你怎么这个时候从外面回来?”

    萧采伊没想到三人同时出现,粉颊一红,慌乱道:“我睡不着出去走走……大哥你们怎么……”怎么看这三人的组合都有点不伦不类,尤其是冷述和庄帆竟然一起出现。

    这问题把三人都扯回了现实,张枫逸朝着冷述得意洋洋地道:“怎么样?我没听错吧?你输了!”

    冷述脸色难看之极,说不出话来。

    在全馆人面前叫“我冷述是乌龟王八蛋”,这无异于让他颜面扫地,从此哪还能在别人面前挺胸?

    萧蒙渠一声轻咳,说道:“今晚的事看来是冷述你误会了庄帆,快向庄帆道歉。”

    冷述失声道:“师父!”向庄帆道歉?那他以后哪还有脸和这家伙见面!

    尤其是看着眼前这家伙得意洋洋的姿态,他更是没办法对其说出“对不起”这三字。

    萧蒙渠脸色微沉:“那你是想履行赌约了?”

    冷述脸色再变,终于一咬牙,对张枫逸深深一躬,艰难地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

    张枫逸一脸大度模样:“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道歉,那我就大慈大悲地接受吧。不过记着我们的赌约,你输了,明天别忘了把人叫齐了,告诉他们你冷述是乌龟王八蛋!”

    旁边萧采伊失声道:“什么!”等了两秒见冷述竟然没因为他的臭骂而爆发,心里更是大惊。

    到底怎么回事?

    冷述脸色大变,没想到道歉也没让这家伙放弃赢来的赌注。

    萧蒙渠轻咳一声,板着脸道:“胡闹,一个误会哪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庄帆,这事你也别穷追猛打,玩笑归玩笑,做过头就不该了!这事我做主,到此为止,你们谁也别记恨谁,以后更不准随便找对方麻烦,明白吗?”

    他都发了话,张枫逸只好见好就收:“好吧,我认了。”

    真要跟萧蒙渠较劲,自己还想在武馆里混吗?

    ***

    早上七点,张枫逸刚刚起床,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惊动,无奈过去开门。

    “准备一下,跟我去练拳!”门外,换上了练功服的萧采伊催促道。

    “这么早?”张枫逸皱起眉,脑中却飘过昨晚她回来时的衣着,心里一热。

    看来练功服确实是她最好的服装,因为那才能把她的性感火辣掩掉大半,减少别人对她犯罪的机率。

    “一切听我的,合同里有明文规定!”萧采伊理直气壮。

    无奈之下,张枫逸只好草草地洗了个脸,跟着她到了练功房,正要去拿护具,却被她拦着。

    “等等,先告诉我,你真能听那么远的动静?”萧采伊微微有点紧张地盯着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