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8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6章 拳击馆之约
    中午,张枫逸练完拳出来,就被小磊给截住,后者一看他身上衣服,顿时石化:“你这身……”

    张枫逸嘿嘿一笑:“馆主送的,合身吗?”

    小磊进馆这么多年,一直是蓝色练功服,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直接升成了土黄色,不禁瞠目道:“原来馆主真的很看重你!嘿,算了,先说正事。”

    张枫逸讶道:“你也有正事?”这家伙成天吊儿郎当,在馆里到处溜达,还有什么正事?

    小磊看看周围,拉着他到角落里低声道:“考虑得怎么样?”

    张枫逸一时没反应过来:“啥?”

    小磊失声道:“赚钱这么大的事你也能忘?”

    张枫逸一呆,蓦地记起来,摇头道:“不去,现在还要练拳,哪那么多时间?”

    小磊一把搂住他肩膀,嘿嘿笑道:“我问过了,木少那边只要求你晚上去陪练两个小时,每次五百,算下来比在咱们武馆里还划算,其他书友正在看:。只要两个小时,你不是想赚钱吗?这种好机会绝对不能错过。而且假如在他那做得好,他关系广,说不定还能给你介绍点客户,外快就来得更快了!”

    张枫逸上下打量他,露出狐疑神色:“你是不是收好处了?”

    小磊没想到他这么敏锐,强撑道:“哪有?”

    张枫逸转身就走。

    小磊赶紧拉住他,无奈道:“好吧我承认,卢哥给了我两千,要我一定促成这事。帆哥你当帮帮兄弟,要不这样,就去一次,去一次我就不用把好处费还回去。这次之后你再拒绝,找个和客户不合之类的藉口,那就怪不得我,卢哥也不好意思把钱拿回去不是?”

    张枫逸皱皱眉。

    这家伙贪财,再这样下去,以后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类似的事来,得想个办法制止他。

    心念一转间,他点头道:“行,我可以去,但好处费不能你一个人独吞。”

    小磊张大了嘴:“你……你不会是想和我分……这才两千啊!”

    张枫逸哼道:“两千也是钱,至少分一半,否则今晚我不去了。”

    小磊整张脸都胀红了:“你这是抢劫!”

    张枫逸翻翻白眼:“我被你卖了又怎么说?别人给钱,你就答应把我弄过去,这根本就是出卖!”

    小磊顿时转了脸,陪笑道:“这怎么能叫出卖呢?这叫互助嘛。这样吧,分钱多见外,请吃饭怎么样?神仙居随帆哥点!”

    张枫逸冷哼道:“想挺美!亲兄弟也得明算帐,你这钱靠我挣的,我当然得分一份。我想了想,对半太亏了,中介抽成也顶多收20(百分号),你四百我一千六,钱拿来!”

    小磊惊道:“帆哥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张枫逸板着脸:“少来,其它事好说,说到钱亲爹都没面子可讲,不拿钱就不去,自己看着办吧!”

    ***

    一天下来,张枫逸做了萧蒙渠两个小时的陪练,却仍没有发现。

    韩国盛是因为他派去的“陪练”被萧蒙渠打死,才会猜测后者能力远强过现在武道榜五十九位的表现,但这毕竟只是猜测。张枫逸现在就越来越倾向这猜测有误,以他的眼力,要判断出一个人是否作伪并不是难事。

    原本按萧蒙渠的计划,八极拳的基础功至少要花一周左右的时间让张枫逸巩固,但一天下来,萧蒙渠就惊奇地发现这个“庄帆”学东西非常快,掌握度极高,所以到下午结束时,他已把八极拳的初级基础动作全都教给了张枫逸。

    张枫逸不是不想假装一般人那样学得慢,但他原本就会八极拳,假如假装初学者时间太长,很容易露出破绽,因此他索性加快学习进度。与其装得那么累,不如让萧蒙渠认为他悟性高学得快,这样反而更不易露出马脚。

    而事实也证明他的选择无误,萧蒙渠确实没对他起疑。

    中途偶尔看到萧采伊和傅清绝在馆内练拳,后者确实非常尽心。由于他的武技水平远高于萧采伊,所以不但可以轻松地让这美女全力攻击,也能指出她动作间的不足,做为“陪练”,他显然比张枫逸好太多了。

    不过冷述就没那么开心了,表面上仍然忙于武馆的各种事务,但张枫逸见过这家伙站在暗处看傅、萧两人的眼神,显然有恨。

    晚上八点,张枫逸和小磊吃了晚饭,坐车直奔和木少约定的地点,其他书友正在看:。

    那是在燕京市西三环的一个私人拳击馆,在一栋大厦的二楼。

    到地方后两人下了车,直接上楼。

    到了二楼,两人踏进名为“劲量拳击馆”的私人拳馆内,立刻一个穿着紧身运动装,充满朝气的女孩迎了上来:“欢迎光临劲量,两位是第一次来我们拳击馆吗?”

    小磊摆摆手:“找人的,木少在不在?”

    那女孩甜笑道:“原来是木少等的人,在,我带你们去。”转身欲走。

    小磊却道:“等等,带他进去就行,我先走了。”也不等张枫逸有回应,转身溜了。

    张枫逸自是知道他为什么溜这么快,皆因最后小磊还是答应了四一分成,到手的二千块中介费分了一千六给前者。

    他是不得不答应,要是张枫逸真的不来,他一分钱都收不到,亏更大了。

    张枫逸当然意不在这钱,但有了这次的经验,保证贪财的小磊再不敢随便收好处费,他自己也省了事。

    那女孩奇怪地看着小磊消失在门外,才道:“先生请跟我来。”

    张枫逸跟着她进入馆内,沿途留意馆内情况。

    这拳馆不小,从入馆不到十米处开始,就分布了大大小小的各式拳台,有单人练拳用的小型拳台,也有标准制式的台子。此时几乎所有拳台都有人在练拳或者对练,气氛颇为热烈。

    走到拳击馆最里面,一张标准拳台上,瘦瘦的秦木正光着上身,戴着拳套和一个年轻人对练。不过看来对方只是陪练性质,只防不攻。

    “木少,有人找!”走近后,女孩叫了一声。

    秦木连来了两记交叉拳,然后才满头大汗地退后,随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向张枫逸。

    张枫逸目光扫过整张台子,愕然道:“木少不是说今天陪练的对象是个女孩子么?”台上就那两人,再没第三人存在。

    秦木打了个手势,带张枫逸进来的那女孩和陪练的年轻人立刻会意,转身离开。

    “上来。”秦木干脆地道。

    张枫逸心中奇怪,翻身上台,稳立不动。

    秦木朝台子的一角呶了呶嘴:“给你选的拳套,试试。”

    张枫逸满头雾水,不过仍是去取了拳套戴上。

    秦木摆出拳击手的架势,喝道:“准备好!”

    张枫逸呆道:“是陪你练?”

    秦木不耐烦地道:“哪那么多废话?”呼地一记直拳挥了过去。

    张枫逸一个缩头,避开对方拳头,随即双手护头,挡了对方下一记。

    秦木一拳接一拳,朝着他发动迅猛攻势。

    不得不说,这家伙瘦归瘦,确实有点能耐,力量偏弱,但速度很快。昨天上台时,张枫逸看准他这个优点,故意以快打快,诱秦木全力发挥优势,打了一场精彩的缠斗战,到第三局落败时,全场观众吼声差点把拳场给震破。

    转眼三十多拳过去,一声娇喝突然响起:“秦木你给我住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