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88.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9章 连环计
    二十分钟后,张枫逸才从包间里出来,苦笑不已。

    小红那丫头胆量之大,连他也吓了一跳,竟然真敢在工作的地方向他寻欢。幸好他及时用出杀手锏,用“魔手”把她摆平,才得以脱身。

    为免她再来找他,影响他的计划,张枫逸索性来了记狠的,一对魔手在她身上活动了足足五六分钟,这抵抗力低下的女孩连着达到**高峰好几次,此时已经脱了力,正躺在包间的餐桌上动弹不得,估计一时半会儿是起不来了。

    “帆哥你去哪了?把傅哥丢在这自己溜了,”小磊第一个发现他回来,带着酒意站了起来,找酒瓶倒酒,“不行,得罚!”

    张枫逸也不推辞,接过他刚刚倒满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豪气地道:“再来!”

    旁边傅清绝脸上微微泛着红晕,含笑看着他们喝酒,也不说话。

    张枫逸只看他神态,就知道药效已经发作,否则以傅清绝的酒量,绝对不至于这么快就上脸。他心里开心,一口气连喝三杯,爽快地道:“来,大家一起干杯!”

    众人纷纷响应,端杯起身,一时气氛达到顶点。

    饮尽后,张枫逸坐回原位,正准备拿筷子挟菜,蓦地脑袋一晕,顿时心中一震。

    奇怪,区区三杯酒,怎么劲儿这么大?

    “帆哥你咋了?”旁边小磊大着舌头凑他脸边说话,显然已经喝了不少了。

    “没事。”张枫逸强压晕眩感,拿起筷子,挟了几箸菜。

    对面,傅清绝眼神有点迷离起来,虽然仍在挟菜吃东西,但手竟然微微有点抖动,显然药效正在影响他的动作。

    不只是他,刚才喝过那瓶酒的其它几个人也是歪歪倒倒,比他还不堪。

    “一会儿吃完大家去ktv吼歌,今天由帆哥请客,大家都别客气!”小磊仗着酒意嘻嘻叫道,“k完歌再去桑拿!”

    张枫逸听得哭笑不得,想要说话,但脑中晕感竟然不断加重,使他也不由垂下了头。

    就在这时,一念忽然闪过。

    不对!

    这酒有问题,其他书友正在看:!

    难道是误喝了下药的酒?

    也不对,刚刚喝之前他已经确认过,刚刚小磊倒的这酒是新开的,而且之前那瓶酒早就倒完了,不可能是误喝!

    难道……有人下药?

    砰!

    眼前一黑,张枫逸终抵挡不住晕眩感,扑倒在餐桌上,头摔得山响。

    “咦?帆哥酒量也太差了吧!”耳畔隐隐传来小磊的嘲笑声,“这才几杯就倒!算了,咱们喝咱们的……”

    ***

    “起来!”

    一声沉喝蓦地响起。

    张枫逸缓缓睁眼一线,只见身前人影闪动。

    片刻后,他视线焦点重聚,登时看清周围情景,不由愕然起身。

    扑通!

    正压在他身上的一具**直接滚了下去,摔在地上,登时一声娇吟:“呀!疼……”

    张枫逸低头一看,傻眼了。

    地上这身无寸缕的女孩是谁?

    站在他前方的一人喝道:“穿上衣服!”

    张枫逸看过去,才发觉竟是个脸色严肃的警察,顿时心中微懔。

    怎么回事?

    目光扫过四周,他才发觉这是个宾馆房间,恍然大悟。

    肯定是自己昏迷时被人抬到了这里。

    斜对面一道目光正好射来,和他对了个正着。

    傅清绝!

    等等,他身上的衣服竟然也没了!

    傅清绝微微皱了皱眉,说道:“你醒得挺快,身体素质不错。”在他面前也站着个警察,而旁边沙发上则躺着个仍酣睡的年轻女孩。

    张枫逸心中一懔,知道他也是刚醒,对自己竟然和他醒得一样快起了疑心。他立时捂住了头,呻吟道:“怎……怎么回事?为什么头好……好晕……”

    “少装了!”面前那警察喝道,“穿好衣服!我现在正式以嫖娼罪拘捕你,跟我回警局!”

    张枫逸浑身一震,失声道:“什么!”

    就在这时,房门处急促脚步声传来,片刻后,萧采伊风一般从房门处冲进来,随即刹停,不能置信地看着房间内的情景。

    张枫逸脸色微变。

    他终于明白怎么回事,冷述来了个连环计,把他也害了!

    ***

    直到第二天中午,张枫逸和傅清绝才离开警察局。

    来带他们离开的是萧蒙渠,同时还有荣非在旁。

    事实上能获得从轻处理,只以缴罚金了事,全靠荣非当然是他家的声望和地位影响的。

    出了警察局后,萧蒙渠对荣非道了谢,歉然道:“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非常抱歉,其他书友正在看:。”

    荣非笑笑:“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不会影响贵馆和我们的合作。不过我和付董都相信萧馆主会好好处理这事,杜绝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旁边张枫逸微微一怔。

    荣非看来人事处理上进步不小,至少懂得说场面话了。

    萧蒙渠肃容道:“当然!”

    荣非这才告辞,转身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萧蒙渠转头看了傅清绝和张枫逸一眼。

    傅清绝淡淡地道:“抱歉,我可以向馆主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发生。”

    张枫逸不禁看了他一眼。

    果然这家伙还是这种行事风格,尽管他现在肯定已经察觉是被人陷害,但绝不分辩、只用事实来回应,这才是傅清绝会做的事。

    萧蒙渠神色出奇地平静:“别误会,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回去吧,昨晚你们该没休息好,回去先好好休息一下再说。”

    不远处,冷述的声音传来:“师父,该回去了,你一会儿还有个见面会。”

    张枫逸抬头看去,只见这奸人一脸平静,像什么都没做过般。但张枫逸却知道,这家伙的奸诈比自己预料得还要深,看来之前的打算是完全错了,就不该对这家伙抱有希望。

    萧蒙渠转头看了冷述一眼,欲言又止,终只道:“走吧。”

    三人走到车边,上车时,傅清绝看了冷述一眼,露出一个微笑。

    冷述冷冷道:“伊伊要我带话给你,这两天她如果不和你说话,你不要理她。”

    傅清绝笑笑:“我要是说不呢?”

    冷述若无其事地道:“你和她之间的事,和我无关。”

    傅清绝眼中一抹厉色闪过,随即恢复了正常,说道:“多谢。”上车去了。

    张枫逸在后面低着头跟了上去。

    昨天半夜萧采伊竟然能在警察抓到他们时,那么巧地冲到宾馆,就算是个白痴,都知道这中间有问题。但傅清绝性格就是这样,他越冷静,未来的报复会越厉害,可惜看冷述的反应,显然不明白这一点。

    不过回心一想,昨晚萧采伊听说了整件事,知道傅清绝竟然找小姐后,当时眼眶就红了,一转身离开,这点完全在冷述的意料中,这家伙现在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心里肯定笑开了花,自然难以想到那不开心的事上去。

    冷述看了他一眼,转身上车。

    车子迅速驶离警察局,上了车道后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荣风大厦楼下。

    下车后,傅清绝和萧蒙渠直接上楼,张枫逸却没进去,一把拦着冷述。

    冷述皱眉道:“你做什么?”

    张枫逸咬牙切齿地道:“你害我!”其实依他自己的想法,有傅清绝要对付冷述这家伙,他根本不会留下来做“质问”这种蠢事,但他现在身份是“庄帆”,要是不表现点情绪出来,难免让人怀疑。

    冷述诧异道:“这很奇怪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