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92.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3章 对不起
    车子出了燕京市,直到午夜,才到了地方。

    张、萧两人都被陆尘风不知道从哪搞来的手铐给反铐住了双手,用毛巾塞住了嘴,还用黑布袋蒙住了头脸,看不到外面情景。但这难不倒张枫逸,沿途他不时留心周围的声音,已知是到了市外某个小镇。

    车子到了一套房带院的大房子外,等院门打开后,缓缓驶入,停了下来。

    “下车!”

    陆尘风跳下车,指挥手下把人拖下车。

    萧采伊想到即将来临的噩运,腿上一软,下车时差点摔倒。

    陆尘风一把搂住她,大手顺着她腰上下摸了两下,邪笑道:“够风骚,我前几个女人都没能在我的地牢里撑过两个月,希望萧大波霸能比她们好点,哈!你好歹也是练武的,不撑过半年怎么能行?带走!”

    萧采伊无声地哭了出来。

    张枫逸听得火大,听这意思,陆尘风这人面兽心的家伙竟然已经做过好几次这种事了。但此时不宜有动作,他只好暂时忍耐,等待机会来临。

    两人被人推着一路踉踉跄跄地进了房子,片刻后到了某处,耳边传来陆尘风的声音:“下去!”

    张枫逸第一个被推前,登时发觉前面有向下的台阶,心知是到了那地牢的所在。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陆尘风骂道:“谁tm这时候给我……先把他们关起来。”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张枫逸一边朝下走,一边听着外面的情况,把陆尘风打电话的声音全收在耳内,。

    “爸?嗯,我有点事,在朋友家。什么?现在?我现在在城外!好吧,我立刻回去……”

    声音忽然变弱,同时传来石板碰撞的声音,张枫逸知是对方关上了地牢的门,只好把注意力转到前面。

    下了约五米的深度后,前面台阶走尽,身后的人推着他朝前走去。

    片刻后,两人被推进了一个房间,身后“砰”地一声,传来关门的声音。

    张枫逸不知道外面有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一时不敢贸然行事,只好按照听出的位置移动到萧采伊身边,模糊不清地道:“你没……没事吧?”

    萧采伊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忙乱的心终于稍稍定下来,下意识地点头,随即想起对方根本看不到,忙努力发出声音:“嗯……嗯。”

    张枫逸松了口气。

    他问这个不是真想知道她是否有事,而是要看她有没有被吓到失去自制力,那会直接影响他的行事计划,现在则可以继续进行下一步。

    他尽量把嘴里的布条蹬开,勉强道:“我把头靠近你的手,你帮我把袋子扯下来。”他和萧采伊双手都是被反绑着,根本摸不到头上。

    萧采伊听他声音镇定,心里稍定,“嗯”了一声。

    张枫逸立刻绕到她身后,头一埋,凑向她的手。哪知道埋得过了,竟然一头顶在她挺翘的后臀上,萧采伊一声轻呼,朝前跌了出去。

    张枫逸大感尴尬,模糊不清地道:“意外意外,再来!”

    第二次终于成功,张枫逸头上没了禁锢,才愕然才发觉眼前仍是那么黑暗,竟是个没光的房间。

    要知道他的眼睛夜视能力极强,只要有一丝光线,他就能看清情况,现在会这样,说明这房间的密封性非常好。

    萧采伊模糊不清地道:“帮……我。”

    张枫逸回过神来,依样画葫芦地把她头上袋子扯下,顺便把她嘴里的布条也扯脱。

    萧采伊一震道:“这是什么地方!”黑暗中未知的情景,给了她相当大的压力。

    张枫逸忍不住道:“先把我嘴里的布条给扯了再说。”

    萧采伊这才回过神来,忙替他扯脱,才惶然道:“现在该怎么办?”

    张枫逸低声道:“那家伙接了他爸的电话,说是要回城,估计几个小时内不会来强暴你。”

    萧采伊在黑暗中羞红了双颊,嗔道:“你就不能说得委婉点!”

    张枫逸哂道:“我山里人,不懂什么叫委婉。先看看门能不能开。”摸到了房门边,轻轻推了推,突然一震。

    萧采伊忍不住道:“怎么样?”

    张枫逸缓缓道:“这门至少有二十厘米厚,是水泥浇的,要破门而出绝对不可能!”刚才他就听出关门的动静有点不对,但怎么也没想到陆尘风竟然有这招。

    而且门边的墙体也是触感有异,轻敲时声音非常沉闷,显然也是非常厚实,要凭暴力破出去太难了。

    萧采伊听得心里一凉。

    张枫逸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萧采伊不由道:“什么办法?”

    张枫逸重重地吐出一个字:“等!”

    只有等陆尘风回来,再伺机动手了。

    萧采伊明白了他的意思,颓然坐倒。

    张枫逸顺着墙边摸了起来,先掌握这房间的具体情况。

    黑暗中,萧采伊忽然道:“对……对不起。”

    张枫逸一怔,转头看去,当然什么都看不到。

    萧采伊低低地道:“白天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希望傅大哥是那样的人……所以我才……才说出了那种无礼的话。对不起……”渐渐抽咽起来。

    其实早在最初去找张枫逸,下意识想把傅清绝会“嫖娼”的责任推到前者身上时,她就因他的反应而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但白天怎么也舍不下脸和他道歉,此时身处绝境,她才终于有勇气说了出来。

    张枫逸心中对她原本还有几分怒气,此时完全消散,转身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柔声道:“别哭了,我原谅你。另外告诉你件很开心的事,你傅大哥是被人陷害的,但千万别问我是谁做的。”

    萧采伊娇躯一震:“真的?可是为什么不能问?”

    张枫逸笑了笑:“说出来,你会生气,会找你大哥,这样只会让陷害我们的人受到的惩罚变轻。但不说出来,傅清绝会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处理对方,保证不会让奸险小人得意。”

    萧采伊又是一震,半晌始道:“你好像很了解傅大哥……”

    张枫逸一呆,暗骂自己,忙道:“我只是比较会看人,不信咱们打个赌,要是跟我说的一样,那你让我摸摸你胸,否则我让你摸摸我的,公平吧?哈!”

    “臭流氓!”萧采伊果然立时被他引开了注意力,“我才不跟你赌呢!”

    张枫逸松了口气,心叫好险。

    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还好是萧采伊,要是被冷述给听到,绝对没这么好摆脱嫌疑。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处突然传来动静。

    张枫逸精神一振。

    他早已经让萧采伊和他一起动手,把嘴里的布条和头上的布袋都复了原,不怕陆尘风这业余的家伙看出破绽。

    片刻后,房门被推开,同时外面传来按动开关的声音。

    房间内顿时一片光亮。

    陆尘风大步而入,看着靠在墙角的两人,喝道:“把这贱人给我吊起来!”

    两人同时一怔。

    吊?

    立刻有人上前,把萧采伊提了起来,解开了手上的手铐。

    萧采伊挣扎着模糊不清地叫道:“放开我!”

    陆尘风摸出枪,抵到了她丰满的左胸正中,深深地抵了进去:“再挣一下,信不信我打爆它?”

    萧采伊又羞又惊,不敢再挣扎,被人拖到了房间正中,双手高高举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