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97.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8章 一刀的价值
    车子到了春风大厦下面,两人在路边下车后,张枫逸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摸出来一看是贾灵的来电,知道这美女等不及,所以主动联系,正要接通时,陆子琛一把抢过他的手机,直接关了机,又把手机扔回他手里。

    张枫逸大感无奈,只好把手机揣回裤兜。

    陆子琛没看他,仰头望向大厦上方,轻描淡写地道:“你该知道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旁边有路人经过,都没理睬这看不出什么异常的俩人。

    张枫逸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只好含糊地应了一声。

    陆子琛倏然转头道:“尘风的死,是不是你做的!”

    张枫逸记起萧蒙渠的嘱咐,忙道:“不是不是,我们半途就找着机会逃了……”

    “你说谎!”陆子琛眼中杀气大盛,“假如你半途就逃了,刚才我说‘失去儿子’,你为什么不惊讶?”

    张枫逸一呆,脸色顿变。

    我靠!

    这家伙好狡猾的一招!

    的确,他们如果半途就逃了,那就不可能知道陆尘风已死。要知道这事并没有报警,除非去过现场,外人不可能知道。

    陆子琛死死盯着他:“进了我风波道场,你就不会再有命活着出来。但我给你选择的权利,是让我就在这放了你,还是让你上去!”

    张枫逸硬着头皮道:“人真不是我杀的……”心里想的却是难道自己的身份在今天暴露?这家伙要是非杀他不可,他绝对没有束手待毙的习惯。

    陆子琛冷冷道:“谅你也没有那能耐,那种超强的枪法,绝对是专业的人士才能达到。告诉我,是谁杀了尘风!”

    张枫逸脑中灵机一动,颓然道:“好吧,我说,但你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这是个利用风波道场迫使金龙武馆露出更多破绽的好机会,好看的小说:!

    陆子琛盯着他不说话。

    张枫逸一脸无奈地道:“是冷述!”

    陆子琛皱眉道:“想蒙混过关?冷述只是一个武馆弟子,哪来那么好的枪法?”

    张枫逸叫冤道:“我真没骗你!他当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蒙了面,事后也不跟我们说话,但肯定是冷述没,我认得他眼神!”

    陆子琛点点头,说道:“我信你。”末字刚落,他倏然手一推,手中的刀子瞬间穿透张枫逸腰部!

    张枫逸骇然张嘴,喉间“吼吼”地发出难听的声音,捂住了腰部。

    陆子琛已把刀子拔了出来,若无其事地转身走向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眼角有泪光闪动。

    尘风!

    这是爸送给你的第一个祭品,很快爸就会把那个杀你的人也送过去!

    仍在原地的张枫逸痛苦地跪倒,随即侧身倒地。

    这路上行人不少,立刻有人发觉他的异常,惊叫起来。

    不远处,一条人影站在一棵行道树后,盯着那边地上的张枫逸,对耳边的手机道:“他被陆子琛刺穿了左腰。是,没有来得及反应,流了很多血。嗯,我立刻回去。”

    ***

    午夜时分,燕京市第七人民医院的住院大楼内。

    十一楼的一间特护病房外,一个中年医生叹道:“只能说他命大,那刀要是歪一分,就会刺破他肾脏,命就没了。”

    站在他面前的是萧蒙渠和萧采伊,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医生再道:“不过暂时他不宜离开,做了止血处理,至少要在医院里呆24小时观察情况。”

    萧蒙渠点头道:“谢谢医生。那我们现在可以探望他吗?”

    医生笑道:“当然可以,这个人身体素质非常好,但暂时别给他吃任何东西。”转身离开。

    萧采伊忍不住推门而入,立刻看到病床上躺着的张枫逸正睁着眼睛看这边,惊喜道:“你没事太好啦!”

    张枫逸脸上却没喜色,苦着脸看着跟进来的萧蒙渠:“馆主,我对不起你。”

    萧蒙渠微微皱眉:“怎么说?”

    张枫逸叹了口气,把整件事说了一遍,最后才道:“是我太笨了,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这么狡猾。”

    萧蒙渠沉吟道:“他问你是谁杀的人,你怎么回答的?”

    张枫逸自然而然地道:“我当然说不知道,不然他为什么杀我?”他告诉对方是冷述动的手,这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好在陆子琛自己应该不会告诉萧蒙渠。

    萧蒙渠点头道:“也对。这不怪你,陆子琛这样的老江湖确实不好应付。你这伤有点重,还好陆子琛不擅用刀,否则肯定会发觉没对你造成大伤害。”

    张枫逸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当时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事实上早在跟陆子琛透露是冷述前,他就已经有了准备,悄悄动了下身体。他对于人体结构的了解,远远超出这种武者的想象,尽管只是毫厘之差的移动,已经完全把要害避开,使对方刺入的刀子无法伤到他的内脏,。

    旁边萧采伊忍不住道:“不如我们报警吧,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行,这事如果报警,牵连会更大,对我们不利。”萧蒙渠摇头道,“陆子琛会找你,那下一个肯定会找伊伊。伊伊你现在最好和傅兄弟寸步不离,他有能力保护你的安全。”

    “嗯,我明白。”萧采伊乖乖点头。

    “对了,他刚才不是跟我们来的吗?怎么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萧蒙渠突然想起这事来。

    “哦,他去上厕所。”萧采伊解释道。

    床上的张枫逸却知道那家伙肯定是去医生的办公室查看自己的医疗纪录,不过经过这次的事件,傅清绝对他的警惕性应该会有所降低,这一刀到目前为止算是一石二鸟,非常有价值。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三人同时看去。

    门口,贾灵和秦木均不能置信地看着病床上的张枫逸。

    “又是你们。”萧蒙渠皱眉道。

    张枫逸半个小时前给贾灵打了电话过去,告诉她自己受伤,暂时不能帮她的忙,没想到这美女这么快就赶来了。

    贾灵走到病床边,看着他腰上绑的绷带,忍不住了:“你伤得到底重不重?”

    张枫逸苦笑道:“差一公分你就只能见我的尸体了,你说重不重?”心里却是大乐。

    有了这伤,她也不可能再纠缠自己去搞燕云酒店的拳场,这一刀已经是一石三鸟了!

    贾灵脱口道:“那我们的约定……”

    张枫逸沮丧地道:“抱歉,我真的很想做你男朋友,但现在你要是想另找他人,我也没资格提意见。唉,都是我的错,帮不了你了。”

    贾灵一僵。

    房间里顿时静下来。

    片刻后,萧采伊迟疑道:“你刚才说什么?‘男朋友’?”

    张枫逸一震,一把捂住自己的嘴:“我靠!说漏嘴了……”

    后面的秦木惊疑不定地看向贾灵:“灵灵,他到底在说什么?”

    贾灵脸蛋早已胀红,结巴道:“我……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恨不得过去把那家伙给揍一顿。

    这都能说漏嘴?!

    张枫逸尴尬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木脸上血色瞬间消失,不能置信地看着贾灵:“你一直不肯跟我说怎么让他答应帮的忙,原来你……”

    贾灵脱口道:“秦木你听我……”

    秦木一个转身,奔出了病房。

    贾灵转头看向张枫逸,怒火瞬间腾升,再忍不下去,挥拳就朝他头上砸!

    萧采伊一伸手,格住了他的拳头,娇喝道:“你干嘛!”

    贾灵脸蛋上红得像着了火一样,怒道:“你让开!我要揍他!不让开我连你也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