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099.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0章 一而再再而三

第490章 一而再再而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眼看要被按中伤处,张枫逸突然一伸手,一把抓住小磊的手。

    小磊一惊,一边抽手一边叫道:“还敢反抗?我抽你丫……啊!”

    啪!

    张枫逸松手,闪电般一耳光在他脸上,小磊登时踉跄退了两步。

    张枫逸缓缓道:“谁告诉你我伤得很重?”一翻身,慢慢地从床上翻了下来,稳稳站立。

    一夜休息,他的伤口早好了不少,只要不过度用力,根本不用担心。

    小磊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还能站起来,惊道:“你不怕把伤口弄破?”

    “山里人没啥优点,就一个,耐搞。”张枫逸咧嘴一笑,“受伤什么的太正常了,比这重的我都受过,照样三两天活蹦乱跳,。想趁我伤了揍我?来,让哥瞧瞧,你哪来的这自信!”

    小磊一横心,抓着旁边的椅子就朝张枫逸砸了过去。

    张枫逸错愕道:“你还真敢动手,嘿!”一抬手,竟准准地抓住了椅子腿,生生把砸势给停了。

    小磊一愣。

    张枫逸另一手疾起疾落,“啪”地另一声响起,小磊惨叫着摔倒在地,脸上一个血红的巴掌印,嘴角鲜血溢出。

    张枫逸只手举起夺过来的椅子,作势欲砸。

    小磊魂飞魄散,一个翻身,跪在了地上:“帆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别生气,我不敢了!”

    张枫逸随手把椅子扔在地上,坐到了床边上。

    小磊这才松了口气,爬了起来。

    “我叫你起来了吗?”张枫逸淡淡地道。

    小磊腿一哆嗦,又跪了回去。

    “说吧,为什么要害我。”张枫逸看着他,“就算我从你那剥削了不少钱,也不至于到害我程度吧。”

    “我说!我全说!都是冷述师兄叫我做的!”小磊哆嗦着道,“他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我们接‘生意’的事,就悄悄找到我,说让我那样那样做,不答应的话他就跟我师父和馆主说,把我逐出师门……”

    “他还有这能耐?”张枫逸奇道。冷述会这么做,他完全可以理解,目的是为了把他庄帆逼离金龙武馆,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要说逐出小磊这和他同一辈份的弟子,这家伙似乎影响力太大了点。

    “馆主师伯把他当儿子一样看待,他要是煽风点火,师伯肯定听……”小磊哭丧着脸道,“帆哥,这事都是冷述师兄搞的鬼,他说你进馆后太不老实,可是师伯又不肯把你弄走,所以要动阴招……”

    张枫逸沉吟不语。

    听这意思,在是否让庄帆离开武馆这个问题上,冷述和萧蒙渠立场不同。原本张枫逸还认为萧蒙渠会这么看重自己,是别有用心,照这样看来,难道他真的是出于爱武之心才会这样的?

    脑中想起半夜时萧蒙渠制止萧采伊用的手法。

    换了个一般人,或者看不出什么,但偏偏张枫逸在部队时研究过各种国术的特点,加上他本身武术水平本来就高,连带着眼力也好,当时就发觉那招的使用之巧妙,远远在普通武者之上。

    至少,绝对不会在宋未或者展环之下,甚至有和宋未的师兄宗开相提并论的资格!

    宋未位于武道榜第十七位,展环低点,但也在二十四位,换句话说,萧蒙渠的真实水平绝对不会低于这个水准!

    萧蒙渠要是知道他一招之间透露了这么多信息,铁定会后悔死。不过要不是张枫逸进馆之后不断制造自己毫不懂武的假象,这次又在生命危险下都没展露出武术底子,萧蒙渠也不会这么大意。

    这个武术高手,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找寻八极拳的极限,才会对他“庄帆”青睐有加?

    小磊颤声道:“帆哥,我知道的都说了,可以……可以走了吗?我保证,以后在馆内绝对不会跟你说话!”

    张枫逸心念一转,含笑道:“刚才我只是吓唬吓唬你,咱们兄弟一场,怎么能这么绝情呢?来,起来吧。”

    小磊这才敢爬起来。

    张枫逸保持微笑:“不过我有个忙想要你帮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小磊小鸡啄米似地拼命点头。

    张枫逸早已把这家伙摸透,好色贪财,欺软怕硬,适当的威压和利诱,就能让他心甘情愿地帮忙办事。他低声道:“假如能办成,回头我帮你促成你和小红的事,另外再送你五千块。我庄帆一言九鼎,绝对不骗人!”

    小磊早就对小红眼红,只是后者虽然肯让他挨挨碰碰,却始终不肯让他真正得手,顿时心痒起来,更别说还有金钱诱惑,立刻道:“帆哥你说!”

    张枫逸笑笑,回身躺到了床上:“这事等我明天出院后再细说,你先心里有个底,回去吧。”

    小磊连忙点头,道别离开。

    看着他出了门,张枫逸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原本他还想着把冷述交给陆子琛和傅清绝来收拾,但那家伙实在太过份,让他不禁想在冷述被这两方收拾前,先给其来个教训。

    要拼奸诈,谁怕谁呢!

    ***

    在医院内休息了一整天,到晚上时,张枫逸的主治医生来给他进行检查,还开了体检单让护士带他去检查体内伤口情况。检查结果出来时,这医生看着他的检查结果不能置信地道:“这不可能!”

    萧采伊和傅清绝都在场,前者吓了一跳:“医生,他的情况有变化么?”

    医生摇头道:“不,我只是有点惊奇。他的恢复非常迅速,和我昨天的判断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恢复速度比我预期得还要快。庄先生你进行过什么特别的身体锻炼,或者服食过什么药物吗?你的身体自愈能力,至少在常人的五到十倍左右。”

    张枫逸想了想:“药倒是没吃过,不过我有近三十年在山里打猎的经历,不知道这有没有影响。对了,以前我受伤了经常用山里的野草敷伤口,也恢复得很快,这个算不算用药?”

    那医生精神一振:“经常在山区活动,确实对身体素质的提高很有效果。不过应该是你用的这种野草药影响更大,不知道那是什么野草?”

    张枫逸挠头道:“我不知道名字,以前我见过野兽嚼碎了那草敷伤口,我就取用了。”

    那医生微感失望,随即再道:“可以的话,能不能设法替我带点过来?我希望可以用它们做点研究,说不定可以造出更好的伤药,造福社会。”

    张枫逸笑道:“当然可以,等下次我回家顺便就给你带把回来。”

    那医生大喜,道谢之后才道:“你再在医院住一晚,明早我会给你再进行一次检查,如果没有问题,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等医生离开后,萧采伊说道:“真奇怪,陆子琛没来找我的麻烦呢。”

    张枫逸暗忖他当然不会找你麻烦,而是要去找冷述的麻烦。他表面上露出意外神色:“真的?不过你最好别大意,那家伙下手很狠的,要是真抓到你,搞不好比他儿子那天还变态呢。”

    一旁傅清绝像全不知情一样奇道:“陆尘风怎么个变态了?”

    萧采伊顿时双颊绯红,掩饰道:“他随口胡说的,哪有什么变态?”

    张枫逸故意逗她,一本正经地道:“我没胡说,我还记得他当时绑你的那个姿势,要不是有人来救,估计他能把你衣服全脱了,啧啧,想想那情景我就心跳不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