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02.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3章 舍己为人
    小磊大失所望:“那你答应我的事……”

    张枫逸眼珠子一转:“那家伙是不是真的快死了,只有见到人才知道。假如他没事,那当然约定仍然有效,敢惹我庄帆,只要他一天没死,该有的报复一件也不会少!他现在在哪家医院?”

    小磊大喜道:“师父没说,但我可以去找找,一有消息马上告诉你!”

    张枫逸正要说话,敲门声响起,同时传来萧采伊的声音:“庄帆!庄帆!”

    两人对视一眼,小磊忙去开门,奇道:“伊伊你怎么知道庄帆在我这?”

    萧采伊没好气地道:“他不在他房间,当然是在你这个狐朋狗友这里,其他书友正在看:。”

    小磊讪讪一笑:“你们聊,我有事先去了。”跟张枫逸使了个眼色,溜了。

    萧采伊走进房间,反手关上门,忽然眼眶一红,泪珠滚落。

    张枫逸骇然道:“就算我逗过你,也不用哭得这么惨吧?”

    萧采伊刚刚涌起的情绪顿时被这一句破坏,娇嗔道:“谁说我是为那个哭的?”

    张枫逸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我事那我先走了。”作势欲离。

    萧采伊伸臂拦着他:“不准走,我……有事跟你说。”

    “看你这表情,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张枫逸细察她神情,“别告诉我你在为冷述那王八蛋伤心!”

    萧采伊一震:“你为什么骂他?难道他就是你不肯说的那人?”

    张枫逸挠头道:|搜索看最新|“我随便骂骂,嘿!先说你的事。”

    萧采伊在椅子上坐下,凄然道:“我现在心里很乱,唉。听说冷述的事后,我很担心,就去找傅大哥说话解闷,哪知道……哪知道他竟全文字+手打然说,冷述那种人死不足惜……”

    张枫逸大讶:“讨厌冷述的人不少,他这么说有什么奇怪?”

    萧采伊眼中水光又现:“可是你告诉过我,说傅大哥一定会找那个陷害他的人报仇,整个武馆他只讨厌冷述一个人,现在冷述又变成这样……你说,冷述是不是……是不是……”

    张枫逸心中微震,暗叫聪明。

    萧采伊人虽单纯,但绝对不是笨蛋,这么多迹象连在一起,确实容易被她猜透。看这意思,恐怕她是因为猜测冷述是被傅清绝所害,可是她对后者又是情深,两相矛盾,所以才会心乱如麻。

    萧采伊看向他:“一直以来,傅大哥都跟我说了些奇怪的话,以前我都不觉得有问题,可是刚刚我突然想起,觉得……觉得……”

    张枫逸在桌边也坐了下来:“他说了什么?”

    萧采伊心神已乱,忍不住说了出来:“上次你跟我说咱们武馆半夜运尸体的事,后来我没有再跟你去查,就是傅大哥跟我说不能管,我才没再管的。”

    张枫逸愕然道:“他说你就听?”

    “他说,假如真的有问题,查出来是对我大哥不利,就等于我害了我大哥。假如是假的,要是大哥知道我去查,这肯定会破坏我们兄妹的感情。”萧采伊垂首道,“我……我不想害我大哥,也不想破坏我和大哥的感情,就没管了……”

    张枫逸恍然大悟。

    原本他当时事后还想着怎么搞定这事,哪知道后来萧采伊再没提运尸的事,原来是有这层缘由。

    这样看来,自己还得谢谢傅清绝,虽然那家伙劝萧采伊的目的可能只是因为暂时还不清楚他这个庄帆是什么来路,并不是为了帮他。

    “还有,他还问过我好几次,我大哥是不是一直武术水平都是现在这样。”萧采伊茫然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大哥从回国找到我和我二哥时起,拳术水平一直都是这样,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张枫逸暗忖看来萧蒙渠是把家人也瞒住了,整个武馆上下,恐怕知道他真实水平的人恐怕一只手的手指都数得过来,难怪傅清绝和韩国盛都查不出结果,好看的小说:。

    萧采伊眼睛又润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庄帆你告诉我,冷述是不是其实不是生病,是被他弄伤了?”

    张枫逸很想说“是”,让这美女直接把整件事捅破,使傅清绝再难在武馆里呆下去,但却摇头道:“我有不同的看法。”

    萧采伊眼中浮起希望:“什么样的看法?”

    张枫逸暗叹一声,心说傅清绝你这是要欠我人情了,正容道:“咱们一件一件地说,问你大哥的武术水平,恐怕就跟我一样,是因为好奇。毕竟金龙武馆你大哥是馆主,居然不如你二哥厉害,谁都会感觉奇怪,我都问过小磊好几次。”

    萧采伊轻声道:“这个我理解,可是冷述的事……”

    “其实……有件事我撒了谎。”张枫逸露出迟疑之色,半晌痛下决心,“记得那天救我们的人吗?当时我已经认出了他是谁。”

    “为什么提那事?”萧采伊不解道。

    “听我说完你就知道了。”张枫逸叹道,“那个人就是冷述,我至少有**成把握!”

    “不可能!”萧采伊失声道,“冷述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枪法!”

    “这个存疑,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我不会认错,那个人的眼睛和冷述一模一样。”张枫逸半真半假地道,“我在山里打猎,长年都是处在生死边缘,所以必须用尽一切办法保护自己和抓到猎物,因此眼力练了起来。比如说我现在完全可以拿笔把你那天衣服被解开后,胸部的形状和大小给你画出来,保证差错不会超过一毫米,因为我看了就记得。”

    他这个时候提到这话题,萧采伊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只好道:“就算是冷述,那又怎样?”

    张枫逸颓然道:“陆子琛抓我时,我不是什么都没说,而是把那人可能是冷述的事告诉了他。”

    萧采伊霍然起身:“什么!”

    张枫逸苦笑道:“我怕冷述会报复我,所以不敢说出来。唉,现在说出来也迟了,但他现在出现问题,确实最大可能是陆子琛对他下的手。至于你傅大哥,恐怕和我是一样的,现在只是纯粹的幸灾乐祸而已。”

    萧采伊饱满的酥胸剧烈地起伏起来。

    张枫逸硬着头皮道:“萧小姐,坦白说我到现在都不后悔,因为冷述早就想杀我。那天救我们时,他看着我时,眼里的杀机可不是假的。不过有你在场,他始终不敢乱来,才会离开。那家伙是死有余辜,陪练员死的事,他就是个帮凶,不然怎么会半夜帮着运尸体?”

    萧采伊脱口叫道:“你骗我!我要告诉我大哥!”一转身,拉开门奔了出去。

    张枫逸叹了口气,没有拦她。

    他在说出这一切时,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最坏的结果就是萧采伊把事情告诉了萧蒙渠,然后后者一怒之下把他庄帆逐出武馆,又或者甚至大怒下起杀机。

    但无论如何,傅清绝的身份和可疑处被掩了下来,这家伙的任务就不会受到影响。

    要知道两人虽然目标相同,但和傅清绝相比,他张枫逸乃是从韩国盛那边来的私人任务,而傅清绝却是关乎国家利益的公务,身为前神剑特种兵,现在又是国安部的特别调查员,张枫逸脑中向来都是以国家利益为重,因此才不惜破坏自己的任务,来替傅清绝掩饰。

    门口处,一人声音忽然响起:“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做。”

    ↖(^w^)↗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